三伏天 三伏天 5.2分

大路在前,无有选择

云飞扬
2018-03-31 00:04:0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2016年,一部饱受争议的影片入围了第66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大观单元及全景竞赛,说其饱受争议,是因为这部影片是由一个美国导演拍摄,而其故事和镜头语言,却是极致中国化的体现,因此仆一参展就引起了电影圈内的广泛关注,这部影片就是由美国年轻导演Jordan Schiele自编自导,彭浩翔监制,黄璐、罗蓝山、田牧宸主演的剧情影片《三伏天》。《三伏天》主要讲述了中国某小镇中一对未婚先育的男女和一个深爱男主的男人之间的故事,通过一条寻找之旅,让故事的三个主人公逐渐将内心中的迷茫和抽离挖掘了出来,侧面烘托出时代洪流之下,几个边缘人物面对命运这个人类大命题之时,所做出的牺牲与抉择。《三伏天》的故事还要从一个叫露露(黄璐 饰)的女孩讲起。露露是一个夜场中的跳舞女郎,所有人都知道她有一个男友白龙(田牧宸 饰),只是都不知道这个男友长什么样子。这天,白龙载着露露来到夜场,他们之间却多了一个处在哺乳期的孩子,而当露露结束自己工作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再也联系不上白龙,出于母性的本能,露露踏上了寻找白龙的旅途。在酒吧中,露露遇到白龙的男友、女装陪酒客sunny,这两个亦敌亦友的边缘人结成搭档,并在接下来的旅途中被卷入人性拷问的漩涡当中。平心

...
显示全文

2016年,一部饱受争议的影片入围了第66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大观单元及全景竞赛,说其饱受争议,是因为这部影片是由一个美国导演拍摄,而其故事和镜头语言,却是极致中国化的体现,因此仆一参展就引起了电影圈内的广泛关注,这部影片就是由美国年轻导演Jordan Schiele自编自导,彭浩翔监制,黄璐、罗蓝山、田牧宸主演的剧情影片《三伏天》。《三伏天》主要讲述了中国某小镇中一对未婚先育的男女和一个深爱男主的男人之间的故事,通过一条寻找之旅,让故事的三个主人公逐渐将内心中的迷茫和抽离挖掘了出来,侧面烘托出时代洪流之下,几个边缘人物面对命运这个人类大命题之时,所做出的牺牲与抉择。《三伏天》的故事还要从一个叫露露(黄璐 饰)的女孩讲起。露露是一个夜场中的跳舞女郎,所有人都知道她有一个男友白龙(田牧宸 饰),只是都不知道这个男友长什么样子。这天,白龙载着露露来到夜场,他们之间却多了一个处在哺乳期的孩子,而当露露结束自己工作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再也联系不上白龙,出于母性的本能,露露踏上了寻找白龙的旅途。在酒吧中,露露遇到白龙的男友、女装陪酒客sunny,这两个亦敌亦友的边缘人结成搭档,并在接下来的旅途中被卷入人性拷问的漩涡当中。平心而论,《三伏天》的故事算不上精巧,但是其在情感表达上却是做足了功夫。导演Jordan Schiele在影片发布会上表示,人类的情感是相通的,《三伏天》虽然讲述的是一个中国的故事,但是这类故事其实每时每刻都发生在世界各个地方,他不是用中国化的视角讲述了一个中国故事,而是用一个中国的背景诠释出全人类的一种情感悲怆。在《三伏天》中,母性本能是很值得渲染的东西,但是当亲情与爱情之间产生碰撞的时候,人物内心极致的挣扎与妥协才更让人动容。导演并没有强化渲染这两种情感孰轻孰重,他是用了一个写实的手法,展现出多重情感交织之下,人类对自我命运的抉择——这一点也是《三伏天》优于很多文艺电影的立意所在。而从类型角度来说,《三伏天》又不是一个纯粹的文艺电影,它有着很强烈的戏剧冲突。故事围绕的核心是孩子,而一女二男的三角关系也弥足深刻,《三伏天》的监制是香港著名导演彭浩翔,彭导的影片一贯具备很鲜明的特色,其对于叙事手法的解构也是很多编剧和导演难以企及的地方。《三伏天》中对边缘人物的塑造很大程度上有着彭导影片的影子,而其影片中一贯存在的对当下时代的焦虑,也在《三伏天》中有一定的呈现。这大概也是彭导在发布会上说自己特别喜欢《三伏天》这个故事的原因之一吧。说完故事和类型,再说台词。《三伏天》的台词问题是很多人诟病的地方,有的人感觉像是翻译过来的台词,有违和感,但是我们换一个角度来理解,无论是露露、白龙还是sunny,他们都是这个社会中的边缘人物,台词的违和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是对这种边缘化的一种体现,虽然不知道导演是特意如此还是无心插柳,单从这个角度来说,《三伏天》的台词算得上是一个很好的加分项。好的电影是需要带有一种思考性在里面的,而当下中国电影缺乏的恰恰是这种思考性。《三伏天》做得最好的一点是人物的抉择,影片中的每个人物看似摆在面前有很多路,但其实他们能选择的也只有一条罢了,这是他们作为自己的一个局限性。社会是一座城,每个人都是城里的居民,我们终自己的一生都走不出这座城,这座城就是我们生命的局限。《三伏天》的最后,露露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孩子,她最终选择带自己的孩子离开,直面自己的生活。我们不去想这个孩子跟着露露一起成长之后会是一个什么结果,我们只知道,看似《三伏天》的故事结束了,但其实一切才刚刚开始,这个时代赋予我们的担子,我们逃不开也抹不掉,一切,如法。

2016年,一部饱受争议的影片入围了第66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大观单元及全景竞赛,说其饱受争议,是因为这部影片是由一个美国导演拍摄,而其故事和镜头语言,却是极致中国化的体现,因此仆一参展就引起了电影圈内的广泛关注,这部影片就是由美国年轻导演Jordan Schiele自编自导,彭浩翔监制,黄璐、罗蓝山、田牧宸主演的剧情影片《三伏天》。《三伏天》主要讲述了中国某小镇中一对未婚先育的男女和一个深爱男主的男人之间的故事,通过一条寻找之旅,让故事的三个主人公逐渐将内心中的迷茫和抽离挖掘了出来,侧面烘托出时代洪流之下,几个边缘人物面对命运这个人类大命题之时,所做出的牺牲与抉择。

《三伏天》的故事还要从一个叫露露(黄璐 饰)的女孩讲起。露露是一个夜场中的跳舞女郎,所有人都知道她有一个男友白龙(田牧宸 饰),只是都不知道这个男友长什么样子。这天,白龙载着露露来到夜场,他们之间却多了一个处在哺乳期的孩子,而当露露结束自己工作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再也联系不上白龙,出于母性的本能,露露踏上了寻找白龙的旅途。在酒吧中,露露遇到白龙的男友、女装陪酒客sunny,这两个亦敌亦友的边缘人结成搭档,并在接下来的旅途中被卷入人性拷问的漩涡当中。

平心而论,《三伏天》的故事算不上精巧,但是其在情感表达上却是做足了功夫。导演Jordan Schiele在影片发布会上表示,人类的情感是相通的,《三伏天》虽然讲述的是一个中国的故事,但是这类故事其实每时每刻都发生在世界各个地方,他不是用中国化的视角讲述了一个中国故事,而是用一个中国的背景诠释出全人类的一种情感悲怆。在《三伏天》中,母性本能是很值得渲染的东西,但是当亲情与爱情之间产生碰撞的时候,人物内心极致的挣扎与妥协才更让人动容。导演并没有强化渲染这两种情感孰轻孰重,他是用了一个写实的手法,展现出多重情感交织之下,人类对自我命运的抉择——这一点也是《三伏天》优于很多文艺电影的立意所在。

而从类型角度来说,《三伏天》又不是一个纯粹的文艺电影,它有着很强烈的戏剧冲突。故事围绕的核心是孩子,而一女二男的三角关系也弥足深刻,《三伏天》的监制是香港著名导演彭浩翔,彭导的影片一贯具备很鲜明的特色,其对于叙事手法的解构也是很多编剧和导演难以企及的地方。《三伏天》中对边缘人物的塑造很大程度上有着彭导影片的影子,而其影片中一贯存在的对当下时代的焦虑,也在《三伏天》中有一定的呈现。这大概也是彭导在发布会上说自己特别喜欢《三伏天》这个故事的原因之一吧。

说完故事和类型,再说台词。《三伏天》的台词问题是很多人诟病的地方,有的人感觉像是翻译过来的台词,有违和感,但是我们换一个角度来理解,无论是露露、白龙还是sunny,他们都是这个社会中的边缘人物,台词的违和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是对这种边缘化的一种体现,虽然不知道导演是特意如此还是无心插柳,单从这个角度来说,《三伏天》的台词算得上是一个很好的加分项。

好的电影是需要带有一种思考性在里面的,而当下中国电影缺乏的恰恰是这种思考性。《三伏天》做得最好的一点是人物的抉择,影片中的每个人物看似摆在面前有很多路,但其实他们能选择的也只有一条罢了,这是他们作为自己的一个局限性。社会是一座城,每个人都是城里的居民,我们终自己的一生都走不出这座城,这座城就是我们生命的局限。《三伏天》的最后,露露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孩子,她最终选择带自己的孩子离开,直面自己的生活。我们不去想这个孩子跟着露露一起成长之后会是一个什么结果,我们只知道,看似《三伏天》的故事结束了,但其实一切才刚刚开始,这个时代赋予我们的担子,我们逃不开也抹不掉,一切,如法。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伏天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伏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