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玩家 头号玩家 8.7分

一个迷影导演和他所创造的虚拟与真实

刘小流
2018-03-31 00:02:17

你拥抱热情的岛屿 你埋葬记忆的土耳其 你流连电影里美丽的不真实的场景 ——陈绮贞《旅行的意义》

1

整个电影史的进步,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迷影”,也可以说“影迷”,但前者显然更准确一点,“迷影”可以是导演,可以是电影文化的批评者、研究者,如新浪潮时期的大家巴赞,也能是那些寻找、修复老电影的无名的电影博物馆长,还有最普罗大众的影迷。

导演通过致敬式的重复让一种电影表现手法迅速成为业界的程式;批评者通过对电影泛文化的研究,让电影对更多社会领域产生影响;影迷通过自发的迷恋和支持,让电影成为更多人生活的一部分,这也是一部部电影源源不断拍出来的原因。

作为第七门艺术,电影是唯一一门我们能准确得知其发源的

...
显示全文

你拥抱热情的岛屿 你埋葬记忆的土耳其 你流连电影里美丽的不真实的场景 ——陈绮贞《旅行的意义》

1

整个电影史的进步,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迷影”,也可以说“影迷”,但前者显然更准确一点,“迷影”可以是导演,可以是电影文化的批评者、研究者,如新浪潮时期的大家巴赞,也能是那些寻找、修复老电影的无名的电影博物馆长,还有最普罗大众的影迷。

导演通过致敬式的重复让一种电影表现手法迅速成为业界的程式;批评者通过对电影泛文化的研究,让电影对更多社会领域产生影响;影迷通过自发的迷恋和支持,让电影成为更多人生活的一部分,这也是一部部电影源源不断拍出来的原因。

作为第七门艺术,电影是唯一一门我们能准确得知其发源的艺术,也不过百余年,但这也太久了,以至于现在的我们其实很难想象电影发明(电视视频等泛影像等都在其后)之前我们如何看待世界的。

电影诞生最初,以记录性质的景观片居多卢米埃尔《所恩和的洪水》

如果没有语言让人们互相了解,我们在看到每一个陌生人之前都应该好好想想他是否会攻击自己——野生动物就是如此;而如果没有电影,我们是应该对每一种你未曾见过的生活方式所震惊。

电影让我们理解了西方人总是在喝咖啡,理解了会有同性之间的爱恋,理解了原来每个未曾谋面的人的每个行为都是有逻辑的。而这种理解的背后就是,我们借着电影,体验到了须臾一生根本无法体验到的众多人生,实现了杨德昌导演所说的,电影发明之后,我们的生命延长了三倍。

说这些废话,其实是因为《头号玩家》就是一部极致“迷影”的电影,它像是斯皮尔伯格给电影的情书,甚至大于“迷影”这个范畴,是对整个“电子一代”流行元素的简史,铺天盖地的电影、游戏、动漫梗成为这个青少年冒险电影最大的亮点之一。

这种电影、游戏元素融合也大有理由,电影之所以总能“力排众议”地从无声进化到有声、彩色、3D,是受到巴赞所说“完整电影神话”的支配,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完整的电影到现在都还没发明出来,而未来真正完整电影最可能的样子大概就是电影+游戏了。

甚至每一帧画面都有数个“梗”的密度,让它的确极大地满足了“死宅”的心灵。细致的影迷能爬梳出一二百个梗,让这部字幕之后并没有彩蛋的影片也真是在彩蛋界一时风头无二了。而能GET到多少,那种不可言传的喜悦也就多了几分也绝非虚言。

看一些老电影时我总会冒出另一种惊奇感,那就是电影如画布上的画的局部一样,是朝着周边延续的,它有意无意地完整记录下了已经远去的一个时代、一片区域、一些演员昔日的样子。所以回到电影场景中去,成为迷影所能想象出的最浪漫又最不可能的事。

而电影最惊艳的一场戏就是那场回到《闪灵》中的戏中戏了——在斯皮尔伯格这里,电影是造电影梦的工具

观影前建议你补补《闪灵》

2

要追溯到2014年的《星际穿越》,那时候第一次看到《玩家一号(当时的名字)》的条目时,署名的导演还是“诺兰”,看了剧情简介之后我就开始诅咒这个片子,因为发现这拍的是“我想的一个科幻故事”,事实当然不是这样。

我想每个试着写一个科幻故事的人受到某些现象启发,像是沉迷游戏中的宅男,看到VR技术的发展,都至少想过类似的一个故事:当游戏、电影技术发展到一点程度,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安慰的人整天在虚无的游戏中过一种随心所欲的人生。

《绿野仙踪》

所以和《绿野仙踪》、《纳尼亚传奇》、《勇敢者游戏》等一大票穿越到游戏、异世界的奇幻电影截然不同的是,这部多数情节发生在“游戏”中的故事在完全虚假的同时,又无可比拟的真实,也让游戏中大量的电影、游戏人物的出现变得合情合理——游戏设计者就是根据现实来扩充“绿洲”的。

这倒让我非常乐意想象若真是诺兰来指导这部电影,该是什么风格。也许他会更冷峻、玄妙一点吧,不过载着几人的邮车和游戏世界的对比剪切,简直和诺兰的那部《盗梦空间》一模一样了。

现实VS游戏

但这部被斯皮尔伯格打造成娱乐大片模样的佳作也不乏深度。游戏中是炫目的舞会、男女相拥时,在现实中是一个人在破破烂烂的铁皮筒之中自言自语,也如《黑镜》中的场景一般讽刺。而虚拟世界中的权力争夺和封锁,统治和奴隶,也多少是现实的某种折射。

下线

在线

更深的说,就牵扯到哲学了。《盗梦空间》、《香草的天空》等都处理过类似的问题:在可以长生不老、随心所欲的虚拟世界,和只不过是“真实”的现实世界中如何做选择?他们都选择了真实也许夹杂着更多痛苦的后者。

《香草的天空》&《盗梦空间》,回到现实的两种坠落

《头号玩家》的结局做出了同样的选择,但这个问题是被简单地用男女主角遇到爱情——在电影中更表面地表现为男女主角在现实中打kiss来解决的。

现实中打kiss更“真实”吧……

很难说有真诚地回答这个问题,也许是作为商品化的电影注定不能用虚无主义来引导观众而对这一问题浅尝辄止,但它抛出的问题却仍值得我们自己去思考。如果生活留下的无非一串感觉,有一天条件达到时,我们到底有没有充分的理由说服自己放逐现实?还是从根本上阻断它的发生?

3

斯皮尔伯格始终值得敬佩的是他深谙流行之道,因为他自己本身就能创造流行,而电影的流行之道,说白了就是把握住青年观影群体,把握住青春的力量,在他身上并见不到傲慢,我其实都不太相信这是已经72的斯皮尔伯格的作品,拍过《辛德勒名单》的他,拍了一部效果缤纷的游戏电影,可里面的青春、活力又真不像当代的年轻导演所具有的,看到《人工智能》的结尾部分时,我就开始相信他是个如孩子般的诗人,两年前他还拍了一部非常儿童向的《圆梦巨人》。

斯的童真和流行

而隔壁厅里的顾长卫用一群中年人打着厚滤镜来拍中学生题材的《遇见你真好》来看似“取悦”年轻观众时,他身上更多的恐怕还是不愿真正倾听年轻人只想捞点的陈旧迂腐。

他也一直往作品塞着“彩蛋”,《E'T》里和外星人交朋友的小埃利奥特正是他孤独童年的写照,所以那个E'T的属性是个软萌的动物形象。

那么《头号玩家》里最能为斯皮尔伯格代言的就是绿洲创始人了,在我眼里,他也代表了故事的另一层维度,在说创作者和受众间的互文。

绿洲创始人哈里迪

这个冒险故事之下,实则是和创作者的对话,发掘他在作品中留下的彩蛋,就是发掘出创作者的心结和故事,听到他真正想告诉玩家的事物——有时候后退也是一条路;记得迈出那至关重要的一步以防悔恨终身;看破输赢,享受过程。而这也需要受众的悟性。

最后哈里迪离去,面对韦德“你代表什么?”的回答是:“谢谢你玩我的游戏。”这恐怕最是斯皮尔伯格自己要说的话了:

谢谢你看我的作品,并且努力地试图发掘我想在画面中表达出的一切。对创造者来说,这就是最幸福的事。让电影成为你生命中的一枚彩蛋,是我最幸福的事。

3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头号玩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头号玩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