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分子 恐怖分子 8.8分

《恐怖分子》:每个人都有成为恐怖分子的潜在性

糕糕
2018-03-30 23:47:2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个人非常偏爱这部电影。

周郁芬与丈夫李立中结婚七年,李作为医生在外工作,而周则在家中完成她的写作事业。李是一个规矩、甚至有些呆板的人,他总是不断地洗手来缓解内心的焦虑;周则是典型的“文艺青年”,她所追求和喜爱的东西,丈夫是尊重但不理解的。影片中有一个细节,李和老同学碰面,那同学说:“怎么也没想到周郁芬最后会嫁给你。”一句话告诉我们,这并不是一对合衬的夫妻。

一天,周接到从贩毒团伙逃出的女孩淑安的来电。淑安谎称是李的情妇,并已怀孕,想要约周出来见一面。周心中生疑,而淑安的电话再也拨不通,这时她并没有找到丈夫去问清原委,而是将这件事情写进了小说。之后她重逢旧情人沈维彬,并从家中搬了出来,与沈同居。

李通过小说得知了妻子与他分开的原因,并到金的公司与妻子对峙。妻子只甩给他一句话:“你连现实与小说都分不清吗?”

同时,李升职的愿望破灭。这个没有什么朋友的男人在遭到事业与婚姻的双重打击后,找到老朋友老顾一起喝酒。席间,老顾问李的升职是否如愿,李撒谎说已经如愿。第二天,酒醒之后的老顾发现自己的枪不见了,镜头切换到李这一方。

李拿着老顾的手枪,先打死了阻碍自己升职的上司,后又来到金与妻子同居的家中,解决掉了二人的性命。无比压抑的电影到现在,大家都舒了一口气。

可没想到,镜头再一转,李的上司照常到医院上班,而李被子弹打穿的头颅,躺在肮脏的洗手池沿上。金与周躺在一起,周突然干呕——与丈夫李多年的求子心愿,竟然与情人实现了。

到底谁是恐怖分子?每个人都是潜在的恐怖分子。在这个都市中,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名利双收,想着如何过上心目中“体面”的生活。追逐名利的欲望与不尽人意的现实碰撞着,我们任由躯体穿梭于摩登建筑之间,无暇去顾及自己以及身边人的心灵感受。在同情李的同时,我们是没有资格去责怪周的。因为作为李的妻子的她,多年来并不能得到丈夫的理解和关爱。只有她要走的时候,丈夫的脸上才显露出焦急的情绪。

说到底,仍旧是这个时代造成了这一系列悲剧。在现代化的都市,“人”已不是真正的人,而是维持都市正常运作的工具。每个人都是这庞大的都市机器上的小小零部件,螺钉与螺母在本质上并没有区别。也就是说,零部件并不是独一无二的。在维持机器运转层面上,谁都可以被替换。于是我们活在被替换与不能更好地运转的焦虑之中,根本没有时间和心力去关怀自身与交流情感。

杨德昌再一次将手术刀对准台北——这个高度现代化的都市,冷静、克制地把其内在的病症暴露给观众看。然而他并没有切除病灶或给出药方——因为这本不是导演应做的事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恐怖分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恐怖分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