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玩家 头号玩家 8.9分

No Game,No Life——唯一的彩蛋是“现实”

张华弥
2018-03-30 23:30:5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没看过还谈个屁的恋爱,回爱尔兰种土豆吧

御宅王这个角色本来应该是西蒙佩吉的万年基友弗罗斯特来饰演的,但是白胡子巫师是个胖子这种事情没人相信,所以找来了睿智沉稳的马克·里朗斯。同时为了协调西蒙佩吉掩饰不住的谐星色彩,特意给他选择一个迈克尔凯恩一样的化身。

在这个糟糕惨淡的未来世界,我们不清楚它的政府和经济如何运转,我们只知道,在这个未来世界的虚拟世界里,谁掌握的八十年代流行文化知识(和情怀)越全面,谁就更容易成为御宅王的接班人。

御宅王创造了“Oasis”宇宙,之后主宰这个宇宙秘密的三把钥匙被藏匿到各地,集齐这三把钥匙可以得到插在石头里的大师剑,于是主人公帕西法尔必须找到亚瑟王,现在他手上有神圣手雷。就差一个特瑞·吉列姆给他敲椰子壳作马了……

剧本本来可以这么走的,但是御宅王的大宝藏 Is More than One Piece,摆明了让大家组

...
显示全文

没看过还谈个屁的恋爱,回爱尔兰种土豆吧

御宅王这个角色本来应该是西蒙佩吉的万年基友弗罗斯特来饰演的,但是白胡子巫师是个胖子这种事情没人相信,所以找来了睿智沉稳的马克·里朗斯。同时为了协调西蒙佩吉掩饰不住的谐星色彩,特意给他选择一个迈克尔凯恩一样的化身。

在这个糟糕惨淡的未来世界,我们不清楚它的政府和经济如何运转,我们只知道,在这个未来世界的虚拟世界里,谁掌握的八十年代流行文化知识(和情怀)越全面,谁就更容易成为御宅王的接班人。

御宅王创造了“Oasis”宇宙,之后主宰这个宇宙秘密的三把钥匙被藏匿到各地,集齐这三把钥匙可以得到插在石头里的大师剑,于是主人公帕西法尔必须找到亚瑟王,现在他手上有神圣手雷。就差一个特瑞·吉列姆给他敲椰子壳作马了……

剧本本来可以这么走的,但是御宅王的大宝藏 Is More than One Piece,摆明了让大家组队前往新世界,但是我们的主人公,一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流行文化的脑残粉,偏偏要独来独往,诨号麦克小飞,开一辆阉割版的 DeLorean ,不仅穿越不了时空,得意技居然是开倒车,嘴上说独来独往,身体上又和一个黑客和技术宅大叔惺惺相惜,这个大叔本性娇羞,总是让我想到Cowboy Bebop里的杰特。

深度动漫宅的两位不好好开车,分神也不是因为漂亮姑娘,而是女猎人的坐骑——《阿基拉》里金田的摩托。后来几个人成为了联盟,加上之前两位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一个中国小学生,一个“我累娃刚大木”的东瀛小哥。

女猎人原来是反抗军成员,男主正和她你侬我侬的时候揭穿了未来资本主义大企业从经济上剥削劳工的残忍事实,光顾着学约翰·屈伏塔发骚(我就是喜欢这个译名)的男主没有发觉的是,作为反抗军头头的领袖,肯定容不下作为帝国官员的大BOSS。

大BOSS的阿凡达神似超人,但是一不穿紧身衣,二不戴眼镜,一看就不是混ACG圈的,讨论公司发展方向时完全以中国网页游戏的标准,点击一下,充值一生,游戏体验极差,连无线密码都记不住,咒语咏唱也不屑做,大企业人心都他妈黑球了。在这个世界里,对流行文化的熟稔程度就是战斗力啊!

最后男主如我们愿以偿获得了胜利,他问御宅王为什么是他,御宅王说,你让我想起我横渡英吉利海峡时同行的一个孩子,他死了,而且我也已经死了。

只有斯皮尔伯格能拍《玩家一号》

用纽约客评论员安东尼·莱恩的话说,像詹姆斯·乔伊斯放过的狠话:“接下来几百年《芬灵根守灵夜》够那些教授学者忙活了” ,斯皮尔伯格的《玩家一号》也够流行文化的专家大拿忙活到……《复仇者联盟:无限战争》上映前了。

玩笑话不仅仅是玩笑话,因为对于自持能够勘破《玩家一号》中的亚文化狂欢和致敬、哪怕是品头论足细数片中的彩蛋,这种行为,多少和老斯的初衷相悖。我非常讨厌各种影视公号深扒、解读细节、彩蛋,顶着“你不得不知道的XX个彩蛋”、“看不懂XX彩蛋就看不懂XX”这样的文字,尤其面对斯皮尔伯格的电影,你唯一需要知道的,就是第一次进入电影院的兴奋感,一种小男孩的视角。

而进入《玩家一号》方式,就是记住你热爱的那些东西。他们是由那些同样热爱你所热爱的事物的人创造的:电影、游戏、音乐、文学、动漫……由人类头脑虚构创造出的艺术品(当然,在《玩家一号》里,是流行文化)。

其中最囊括一切的媒介(艺术)就是“Oasis”,而它则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哈利迪的作品。哈利迪,就像汤姆·汉克斯在Big(《飞向未来》)里饰演的那个被魔法在一昼夜见变成大人的小男孩,在玩具公司为人们创造欢乐,却在社交场合上难以融入成人的世界,所以把哈利迪和乔布斯相比并不妥当,乔布斯或许是个人格狂躁傲慢要求极端的商人,但我们从哈利迪身上看到的斯皮尔伯格的夫子自道,更多是一个在现实世界畏手畏脚、说话支支吾吾、总想起身离开会议室回到自己房间的大男孩。

哈利迪,或者说,我们热爱的那些东西,意识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不能独全,我们的“热爱”解放却又囚禁我们,阻碍我们,再深入地说,就涉及到“真实”和“虚拟物”何者更“真”的问题了,但是老斯不是龌龊斯基姐妹,老斯选择了温情脉脉的和解之路。一个幽灵将一个如灵魂般纯粹的彩蛋交给了一个虚拟化身。

非常讽刺的是,幽灵在虚拟世界里给出的彩蛋,叫做“真实”。夫子自道的老斯在这一刻还是软弱了下来,经过两个半小时密集的彩蛋、迷影梗和CGI轰炸,会心观众早已沉浸在对往日不可追忆的美好时光的缅怀里痛哭流涕,因为《玩家一号》的“真实”和老斯自己的《少数派报告》、《人工智能》等近反乌托邦背景的电影比起来太孱弱了,老斯成功地把我们掷入璀璨的流行文化旋涡,却不能有效传达那个彩蛋。

毕竟,如果真的有“Oasis”,谁不会在里面多呆一会儿?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头号玩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头号玩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