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的审判

aki
2018-03-30 23:16:21

雪与少女

北海道部分的拍摄都真实地美到我,在荒芜的雪国边境生活的人们,在大自然的映衬下似乎特别渺小,在这座人口不多的小镇上,每个人的犯罪也可能被放大。生活在其中的人们隐忍而压抑,无法逃脱命运的阴翳。

子女要背负父母的犯罪生活到何时?

因为父亲是杀人犯,三隅的女儿始终活在阴影下,憎恨父亲的存在。

同时,三隅在少女咲江的生日上给她用雪堆积蛋糕,某种意义上,这个女孩像是亲生女儿的存在,给了她救赎。和大多的情节设置一样,两个各自背负着悲惨命运的人,产生了羁绊,一方决定为另一方实施名为犯罪的救赎。

在北海道的雪景中打闹的场面,以及后来三隅在监狱蘸着花生酱吃面包的场面,都隐晦暗示了两人的羁绊。

“不该降临于世的人”和“不该受到审判的人”

...
显示全文

雪与少女

北海道部分的拍摄都真实地美到我,在荒芜的雪国边境生活的人们,在大自然的映衬下似乎特别渺小,在这座人口不多的小镇上,每个人的犯罪也可能被放大。生活在其中的人们隐忍而压抑,无法逃脱命运的阴翳。

子女要背负父母的犯罪生活到何时?

因为父亲是杀人犯,三隅的女儿始终活在阴影下,憎恨父亲的存在。

同时,三隅在少女咲江的生日上给她用雪堆积蛋糕,某种意义上,这个女孩像是亲生女儿的存在,给了她救赎。和大多的情节设置一样,两个各自背负着悲惨命运的人,产生了羁绊,一方决定为另一方实施名为犯罪的救赎。

在北海道的雪景中打闹的场面,以及后来三隅在监狱蘸着花生酱吃面包的场面,都隐晦暗示了两人的羁绊。

“不该降临于世的人”和“不该受到审判的人”

这世上,有不该降临于世的恶人吗?

存在“会杀人”的人,和“不会杀人”的人吗?

这两者之间存在鸿沟吗?

有法律无法审判的人吗?

审判能够实现人的改过自新吗?

法律让犯人背负的十字架,是否有其意义。这部影片再次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初出茅庐的新人可能还能眼神坚定地说出,每个人的生命都有意义,每个人的命运都有意义。可是,这世上还是有人,因为一些“没有存在的意义”的人,而强行划上了生命的休止符。我们能说,杀人犯对无辜的受害者的生命有意义吗?法律的存在,是为了审判他、杀死他,还是让其改过自新?

重盛的父亲说,要是当时判他死刑就好了,他就不会第二度犯案了。杀人犯和普通人之间有差别吗?我们能够通过单纯的给人分类,实现内心的平衡吗?这个问题横在这个前裁判官眼前。

因为这个世界是复杂的,而我们要在这个复杂而危险的世界生存,所以它必须有规矩,必须有法律。

有人会被无故夺去生命,有人会为了他人犯罪,有人得不到应有的审判。而法律,审判官、律师都是在事后做出他们自以为公平的判断。但是这一次,法律制裁了应该受到制裁的人吗?如果法律无法实现人的改过自新,是不是就是一场单纯的“杀人”呢?站在公正的十字路口前,律师可能也无数次地,询问着这个问题。

金鱼与文鸟

律师的女儿养了金鱼,他告诉女儿,如果金鱼死了,要让它们“入土为安”。

这和后来三隅养的文鸟形成对照。因为自己走了,它们就一定无法苟活,他选择了结束它们的生命,并画上了同样的十字架的符号,这是他自我表达的方式。可是,他还是放走了一只,并在内心期待着,它还活地好好的。

可是到最后,画面里也没有出现活着的金鱼、探过来吃食的鸟,这些象征着生机和希望的存在,被隔离在灰暗色调的画面之外。

最后一刻,他努力朝窗外伸出的手,或许也是他尝试获得救赎、取得和解的方式吧。

第三次的杀人,杀掉的是三隅自己。这一次,凶手究竟是谁呢?

PS. 少女全程说自己是小时候从天台跳下去才致瘸的,可是她是先天的。她努力撒这个谎,是不是比起承认自己生下来就是残缺的,更愿意将其归结成谁的错,而让自己好受一些。单纯的猜想。

PPS. 简简单单的一个故事,愣是讲半天也没摸着头脑,很多铺垫无法制造足够的悬念,可以说是全程无高潮吧。。。

PPPS. 吐槽一下标题,知道是特殊原因,但是这个题目真是大写的别扭,大写的会错意。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三度嫌疑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三度嫌疑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