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ME! BLAME! 7.7分

BLAME! 留白类科幻漫画的顶峰

乌鸦十三
2018-03-3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冰山运动之雄伟壮观,是因为他只有八分之一在水面上。

——海明威

这是一部很有可能因为开篇飘忽的画风、跳跃的剧情而被错过的经典漫画,诞生于一九九八年。

还有另一种情况,就是读者对深埋于表层冰山下的剧情内涵产生错误的理解,拉低了它的深度,把它作为一部普通科幻漫画来理解。两点都注定了它是一部小众作品。但就像《少女革命》一样,由于它风格化的绘制手法和谁都不能忽视的巨大留白带来的可能性又决定了它不会被埋没在众多平庸的作品之中。

我对《BLAME!》的评价是S+,在科幻类漫画中,它是顶峰之一,全篇没有任何媚俗的剧情,即使是弐瓶勉本人,在商业化的浪潮中,也已经注定不可能再创作出如此经典的作品。随着他较为通俗易懂的新作《希德尼娅的骑士》的流行,重新认识到《BLAME!》价值的人会越来越多,作为一篇完整读后感,这里将发布剧透警报。如果你未曾看过《BLAME!》,那么希望你先去看漫画(注意千万别看台湾东森的版本,网络自译最好的版本是夜露死苦汉化组的,同时还应参阅疑似前传《NOiSE》、短篇合集《BLAME学园》,以及在有生之年居然真的诞生了的动画剧场版《BLAME!》)。如果你已经看完了一遍《BLAME!》,想进一步探讨其中深埋于表层冰山下的巨大内涵,那么我们可以开始了。

小孩子看的东西?

至今在中国社会中,对漫画和动画的主流理解,依然是“小孩子看的东西”,然而,在表达一些难以用实物表达的思想和事物的时候,CG与手绘却是最有效的创作手段。尤其是在科幻类作品中,CG的运用已经无处不在,主流社会也在一步步接受这一观点——在艺术创作里,漫画、动画和真人扮演的高低界限是完全不存在的。弐瓶勉毕业于东京工业大学,专业是建筑,在美国纽约获得建筑学学位,他很清楚的知道,《BLAME!》中类似超级戴森球的巨型都市构造体、硅素生命、网络球、统治局等一系列深刻的概念,采用真人扮演在现阶段是根本不可能的。这是只能诞生于漫画与动画中的思想实验,是以世界大型都市化为基础,对现今这个初级网络社会进一步发展的黑暗揣测。类似《EVA》、《攻壳机动队》、《少女革命》、《BLAME!》等作品,即使是资深的阅读者,也至少需要三到五遍的精看,才能结合自身知识面,给出相对深刻的个人理解,但我仍然建议十二岁至二十岁的年轻人可以看这类作品,肯定比看某些官方推荐作品要好些,这些作品不是那些普通推荐者能真正理解透的,就连作者本人的理解都只能算是千万个人理解的其中一种。

超越作者的可能性

真正出色的留白类作品,甚至能超越作者本人的想法,带给世界完全不同的可能性。比如卡夫卡的《审判》,在苏联以手抄本形式流传时,大家都以为是某位苏联人的政治讽刺作品——某人某个早上醒来,忽然被当局宣布是罪犯,但又不告诉他犯了什么罪,反正从这天开始他就是罪犯了,要求他自我批评,在规定的日期去参加审判——何等完美的大清洗大整肃运动日常啊,结果却出自一位已经去世的捷克作家之手。《BLAME!》也同样如此——极为稀少的文字与极其丰富的画面——它的缺点恰好是它巨大的优点,那就是让数百种可能性在剧情留白里都能得到合理化解释,不与任何人相关,包括作者自身的设定。下面我就将提出一套自洽的体系来重建《BLAME!》的世界观。注意我只阐述与世界观有关的部分名词及对世界观做出总述,具体角色和名词可参考https://book.douban.com/review/1463150/——非常清晰的名词解释。

A 网络球

这在2018年大概是比较容易理解的概念了,但弐瓶勉在1998年就提出了它。网络球就是网络中一切的总和,目前世界的网络化大概是网络球资料的十万分之一,通过云技术和VR、AR的进一步发展,连接设备的极端小型化,人类自身身体及基因的数据化,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可能再过五十年,能够达到网络球的万分之一。网络球已经将《BLAME!》世界中的所有资料储存进了云端,并且主导整个世界的全部生产建设活动,然而要管理和修改网络球系统的核心功能,则需要具备权限的人类网络遗传因子(见B词条)接入认证。目前世界的认证手段刚刚到达脸部识别,再经历身体扫描、全身数字化、脑部插口、基因数字化后才可能进入网络遗传基因数字化认证的阶段。

B 网络遗传因子

我比较习惯把它叫做网络DNA数字化证书密码,这样比较容易理解一点。原理也容易理解,就是将每个人的DNA数据完全数字化,这样的密码认证系统几乎是不可破解的,也极为方便。网络球失控以后,统治局(见C词条)希望停止这种失序的情况,然而拥有未被污染的网络遗传因子的人类已经找不到了,统治局也没办法跳过这个完美的认证系统去修改系统权限,因此派出了一批安全警卫(见D词条)进入基底现实(见E词条)寻找还能接入系统并通过网络球认证获得全部管理权限的人类,这就是本漫画主角雾亥的出身——未发生系统逻辑混乱前的安全警卫。

C 统治局

类比一下的话,相当于WIN系统的Administrator,即系统超级管理员,不过是人工智能。作用也类似,虽然拥有全部权限,但必须由实际人类用户操控才能修改核心机能。《BLAME!》中的情况就是,统治局拥有网络球一切权限,可是持有未被污染的网络遗传因子的人类不下指令,相当于没有用户,不管AI的智能化程度多高,也没法对系统做出重大修改。在统治局还能管理安全警卫(见D词条)的情况下,它先派出了一批安全警卫(其中包括雾亥)去寻找人类用户,但在漫画中的时代,安全警卫系统逻辑已经被污染和修改了,脱离统治局控制自行行动,因此出现了新安全警卫(如未被统治局数据复刻的莎娜可、驱除系、上位驱逐系)与旧安全警卫(如雾亥)之间的矛盾和对抗。

D 安全警卫

可以理解为拥有多项功能的升级版杀毒软件(其实更接近于现在拿到系统全部权限以后的360全家桶,其行为已经脱离系统和用户的掌控),当然已经高度自动化,军事化,拟人化,并能在基底现实(见E词条)里自由行动。由于所有资料储存于网络球云端,生产身体的材料可从基底现实中随意获取,因此只要都市中的警报系统被触发,马上就会由造换塔(见I词条)就地生产出安全警卫对周边的污染源进行实时清除。一开始的安全警卫,主要是在持有不正确的网络遗传因子的用户试图非法连接网络球时,予以阻止和清除,而在漫画中的时代,安全警卫系统逻辑已经混乱,只要是被判定为携带不正确的网络遗传因子的物体,全部都会被其消灭,不管他们是否想连接网络球。安全警卫有多种级别,在漫画临近结尾处,被非法下载并合成,未拥有完整机能的最高等级安全警卫几乎将雾亥和硅素生物(见F词条)中最强战力普谢尔加临时警卫都莫夫斯基一起消灭,可见其能力之强。但这类权限似乎被统治局牢牢控制着,被污染后的安全警卫不能随意制造,未被统治局数据复刻的莎娜可是level6级别。

E 基底现实

就是现实世界。由于在漫画时间线之前的一个阶段,人类已经主要在网络球前身——网络苏菲亚中进行一切社会活动,现实世界反而成了更虚假的世界,因此被称为基底现实,有钱有权的人都进行了完整身体改造,通过认证的网络遗传因子接入网络球工作、生活,没钱没权的人则只能在半遗弃的现实世界里做低级工作糊口。

这种差距过大的社会状况催生了两种人类进化思想,第一种主张抛弃身体,所有资料储存于云端,通过遍及现实世界各地的造换塔就地下载云资料生成代理构成体(见J词条)管理基底现实,要求所有人类全部进行网络遗传因子数字化改造,接入网络球的前身,网络苏菲亚。这一思想最终造就了网络球这个近乎无限的网络世界,并分化出统治局帮助人类管理世界,安全警卫清除未接受网络遗传因子数字化改造的无用的“一般人类”。

第二种则是从贫民中诞生的教团,以技术高超的黑客为基础构成,其思想类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为什么人类要放弃身体,接受网络苏菲亚的管理?凭什么你们的网络遗传因子就能有高级权限代代相传,我们的就什么都不能做?通过极限的技术化、信息化身体改造,并尝试黑进网络苏菲亚和安全警卫前身系统下载资料,最终产生了硅素生物这一与安全警卫同根同源,却出于不同目的改造的新物种。实际上硅素生物的目的反而比较纯粹,试图掌握自身命运的极限,对身体的改造登峰造极,有专注于战力改造的超强人物普谢尔,还有专注于信息化改造,网络技术能力堪比统治局的达芬·诺尔林·贝加(见F词条),比漫画时代中现存的一般人类和亚人种(见G词条)要进步的多。在弐瓶勉的外传短篇中,甚至有个硅素生物女孩,穿越了难以想象的路程,最终被雾亥搭救,走出了都市构造体(见H词条)。

F 达芬·诺尔林·贝加

这是漫画中我认为的最强个体,在我眼里甚至略胜于主角雾亥。如果没有达芬·诺尔林·贝加的话,雾亥再流浪几万年也未必能有什么突破性成果。他的目的非常简单——接入网络球。但他本人是硅素生物,根本不能通过网络认证正式接入,该怎么办呢?办法当然也有,那就是临时连接,相当于WIN系统的安全模式(Safe Mode),在这个模式中,虽然功能不是完整的,但是不需要系统超级管理员(Administrator)权限,就可以对系统做一些核心的改动,甚至接触到所有资料。网络球的临时连接,就是它的Safe Mode,接入这个模式,不需要真正纯正的网络遗传因子认证,只要差不多的早期人类的网络遗传因子认证就可以了。

达芬·诺尔林·贝加拿到了这个差不多的遗传因子,就是圣武的遗传因子资料。圣武由于居住在和网络球互不干涉的东亚重工管理区域,其遗传因子数字化证书较为纯正,虽然不能获得Administrator超级管理员权限,但进行临时连接是可行的。

达芬·诺尔林·贝加利用这个数字证书为自己伪造了圣武的用户名,通过临时连接,真的接入了网络球登录界面。这时,统治局出场了,高度智能化的它,马上就发现了这一黑客行为,开始进行系统干涉,但达芬·诺尔林·贝加展示出了超人的技术,继续修改系统权限,距离完整接入网络球仅一步之遥,最后在统治局和雾亥、西波多人合作中被击败了。

在生命结束的最后一刻,对网络球的执念,让他放弃了自己的身体,强行下载能接触到的所有资料,将最高级别安全警卫数据和网络球系统端保存的纯正网络遗传因子认证数字资料都下载了出来,此时西波为了给雾亥开门,同样利用圣武的用户名重复登录进了达芬·诺尔林·贝加的系统,这些数据就被下载到了西波的身体里——正是这个纯正网络遗传因子认证数字资料与最高级别安全警卫数据资料以及西波本人的数据资料结合,通过被硅素生物改造过的非法造换塔的强制生成,孕育出了雾亥的新希望,一个拥有未被污染的纯正网络遗传因子的胚胎,保存在有着西波的脸、最高级别安全警卫身体的腹部。

达芬·诺尔林·贝加凭借一己之力,彻底改变了都市的未来,死前寥寥数语,也预示了硅素生物在长年的孤独与自我改造中,实际上所追求的与安全警卫已别无二致——“我,不管怎样,都想看看网络球。”

G 一般人类和亚人种

都市里被网络球承认的“真正的人类”,即拥有纯正的网络遗传因子认证的人类,基本已经不存在了,雾亥可能已经流浪了数千年,走了几百层超级构造体,一个都没找到。原因应该是教团利用盗取的安全警卫数据所制作的病毒,散布进了网络球之后,引发了快速扩散的变异,使得“真正的人类”被感染后腹背受敌,硅素生物杀他们不说,连网络球的安全警卫也要清除他们,只有部分统治局单独派出的安全警卫(雾亥这一批)还在坚持寻找他们。时光飞逝,几千年后,都市里只剩下了一般人类(未接受网络遗传因子认证改造手术或者网络遗传因子认证已被病毒感染)和亚人种(半机械半人类,改造机械人),但他们也在挣扎求生,在外传短篇中,已经有某些阶层产生了中央政府,但想突破阶层之间的隔离构造还是难如登天。

H 都市构造体

我认为都市构造体是戴森球的一种超级变体,由地球表面开始建设,先把地球表面完整覆盖,然后整体向外一个阶层一个阶层重叠,借由东亚重工的重力炉技术和空间技术,很快就建设到了月球,将整个月球包裹在其中一层,从漫画近结尾处观测者一章的信息来看,甚至木星的位置都已经被用来储存建造都市的原材料,并已经基本搬空,可见都市的规模很可能已经包裹了整个太阳系。由于网络球的失控,这一建设行为还将永久持续下去,直到有真正的人类下指令为止。

I 造换塔

类似云盘,将网络球云端中的资料下载出来,利用四周的材料直接3D打印代理构成体。

J 代理构成体

安全警卫、驱除系、统治局控制的代理构成体,都是所谓的代理构成体的一种。材料取自基底现实,通过3D打印随时生成,通常采用人海战术,可能是因为高级别的代理构成体所需数据过于复杂和容量巨大。

个人理解的《BLAME!》世界观总述

未来某个时代,人类已经主要在网络苏菲亚中进行一切社会活动,现实世界反而成了更虚假的世界,因此被称为“基底现实”。有钱有权的人都进行了完整身体改造,通过认证的“网络遗传因子”接入网络苏菲亚工作、生活,没钱没权的人则只能在半遗弃的现实世界里做低级工作糊口。

网络苏菲亚不断自我发展,主张人类应该抛弃身体,所有资料储存于云端,通过遍及现实世界各地的“造换塔”就地下载云资料生成“代理构成体”管理“基底现实”,要求所有人类全部进行“网络遗传因子”数字化改造,接入网络苏菲亚。这一思想最终造就了“网络球”这个近乎无限的网络世界,并分化出“统治局”帮助人类管理世界,“安全警卫”清除未接受“网络遗传因子”数字化改造的无用的“一般人类”。

此时,从贫民中诞生了教团,以拥有高超网络技术的黑客为主体,通过极限的技术化、信息化身体改造,并尝试黑进网络苏菲亚和“安全警卫”系统下载资料,最终产生了“硅素生物”这一与“安全警卫”同根同源,却出于不同目的改造的新物种。

教团利用盗取的安全警卫数据所制作的病毒,散布进了网络球之后,引发了快速扩散的变异,使得“真正的人类”被感染后腹背受敌,硅素生物杀他们不说,连网络球的安全警卫也要清除他们。

“统治局”为了挽救“网络球”和人类,派出了一批“安全警卫”进入“基底现实”寻找还能接入系统并通过“网络球”认证获得全部管理权限的人类,这就是本漫画主角雾亥的出身——未发生系统逻辑混乱前的“安全警卫”。

此后经历了漫长岁月,“安全警卫”系统逻辑已经混乱,只要是被判定为携带不正确的“网络遗传因子”的物体,全部都会被其消灭,不管他们是否想连接网络球。最早的那批安全警卫,应该已经只剩雾亥一人。

雾亥穿越了难以想象的遥远距离,从近地空间一直走到木星外围,得到了生电社的首席工程师西波的帮助,在封闭阶层——东亚重工控制区域得到了较为纯粹的圣武的“网络遗传因子”,但被超强的“硅素生物”普谢尔夺走,交给了达芬·诺尔林·贝加。

达芬·诺尔林·贝加利用这个“网络遗传因子”数字证书为自己伪造了圣武的用户名,通过临时连接,接入了网络球登录界面。在生命结束的最后一刻,强行下载能接触到的所有资料,将最高级别“安全警卫”数据和网络球系统端保存的纯正“网络遗传因子”认证数字资料都下载了出来。

此时西波为了给雾亥开门,同样利用了圣武的用户名重复登录进了达芬·诺尔林·贝加的系统,这些数据就被下载到了西波的身体里——正是这个纯正网络遗传因子认证数字资料与最高级别安全警卫数据资料以及西波本人的数据资料结合,通过被硅素生物改造过的非法造换塔的强制生成,孕育出了雾亥的新希望,一个拥有未被污染的纯正网络遗传因子的胚胎,保存在有着西波的脸、最高级别安全警卫身体的腹部。

雾亥与最高级别安全警卫几乎同归于尽,自我修复花了很长时间,“统治局”私自复刻了原安全警卫莎娜可的数据,让她重生为由“统治局”控制的“代理构成体”,去保护失去个人记忆的西波及她腹部的胎儿——这里,莎娜可曾说这是她和西波共同的胎儿,推测是指统治局有故意泄漏资料给达芬·诺尔林·贝加以拯救网络球的可能性,这个胎儿的产生是统治局、硅素生物、雾亥、西波共同努力的结果。最终,在与上位驱除系的战斗中,莎娜可牺牲了自己,雾亥带着胎儿球体再次在都市中流浪,他必须去到都市边缘,胎儿才能发育。

在漫画的最后几页里,一句对白都没有。雾亥不断和高级安全警卫战斗,身中数枪昏迷在类似巨型下水道的建筑物中。一股巨大的洪流带着他和胎儿球体顺着巨型下水道飘向一片海草,慢慢出现了像是星星的光芒,球体自己从雾亥怀中离开,向光芒飘去……

最后一页,雾亥身后多了一个小女孩,她戴着防毒面具,目光中有着过于成熟的忧虑,望向雾亥开枪的方向。

伟大的《BLAME!》永不终结

一部诞生于二十年前的作品,带着当时作者青涩的思想,还显稚嫩的画风,今日重读,却仍感慨万千,不知所言。

《BLAME!》没有明确的开头,同样没有明确的结尾。和所有伟大的留白类作品一样,露出海面的冰山越是雄伟,海面下的基础就更是深邃。08年初读之后,已过去十年,每次重读都有新的细节催生出新的理解,其中自然会有作者考虑不周之处,但经过岁月的洗礼,这种画技和设定的部分不成熟反而更加深了作品的风格烙印。就像米兰·昆德拉说的那样,“贝多芬也写过很多糟糕的段落,但正是这些糟糕的段落,反而更衬托了他出色乐章的伟大。”

我想雾亥永远不会停止寻找,就像K一样,他将追求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甚至宇宙的尽头。

《BLAME!》的故事永远不会终结。

1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BLAME!的更多影评

推荐BLAME!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