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很丧的人生论

芥末和三文鱼
2018-03-30 22:05:58

坦雅·哈丁的悲剧,剥开美国的表皮,分明就是一个随处可见的“出身决定人生”的故事。

在没打开这部电影之前,我没有意识到这是一部传记电影。当我发现这一点后,整部电影变得惊喜。导演抛弃了传统传记规规矩矩的形式,采用采访对谈的形式为我们呈现了一幅回忆录的画卷。如果不是这种形式,观众也许就没法迅速get到坦雅粗俗、低级的“受出身和家庭影响而形成的”性格,因为即便在远离故事发生之时足有20年后,坦雅依旧保持着她叉开大腿吸烟骂脏话的形象。包括其母、其前夫的形象也在一言一语的对话中坦率地摆在台面上,激起观众不断倒吸气。

说老实话,坦雅的确不讨人喜欢。从小在母亲的咒骂和打击中长大,养成了坚硬的外壳,像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然而她在人前摆着一副冷漠疏离的面孔,回到家中面对更加冷酷的母亲,她又变成一只小心翼翼的鸟儿,对母亲反复的埋怨不知所措。

坦雅的母亲对我来说是一个可怕的映像。因为我的父亲除了不吸烟不对我骂脏话之外其他与之极类。过分理性、重视能力的增长而忽略心理健全、爱之深责之切……如果孩子健康长大并且获得了成功的人生,那么这样的父母也同时将获得众人的追捧;一旦孩子并不如预期地成长,恼羞成怒的他们只会责怪你没有按照他们的话去做。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小孩,毫无尊严和自信可谈。

对于成长在如此环境下的孩子,能健全地长大成人,已让人觉得不易。坦雅除了可怕的家庭环境之外,还算是有自己的一技之长,并且在15岁遇到未来丈夫时还度过了相当一段美好的日子。如果不是这出意外,即使她永远拿不到金牌,也无非是人生中小小的遗憾,对这样出身的孩子来说,该知足了。可惜的是,脏兮兮的小孩再闹,往往也得不到疼爱。

电影直到最后30分钟之前,始终保持着浮夸而滑稽的音乐风格和自嘲式的采访独白。在那之后,当坦雅即将踏上她最后一次比赛的冰场之时,悲剧显露出它本来的面目。全片最动人之处也是此处。坦雅凝视着镜中苍白无神的自己,深知这次比赛全国都等着看她如何被真正的白雪公主击败,她用力地往颧骨两边抹上腮红,对着自己挤出微笑,紫红色的嘴唇弯成了一道僵硬的弧度,一点也不好看,她的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最后滑落在脸颊,她再次尝试用力地笑,看起来终于像是开心了一些,而眼中的泪却更多了。导演故意给她打了唯一一束追光灯,四周的漆黑映衬着女演员脸色的惨白,我很难不看出坦雅的内心已经溃败。

人生总是一个环环相扣的故事,种种因素的作用之下,情节依次走向必然的结果。没有任何如果,任何假设都是不可能存在的。坦雅从她出生之日、从她爱上滑冰、从进入冰场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是最后这个40岁的满口污秽、永远不受精英阶级待见的坦雅。

所以,即使有许多“人定胜天”、“七分靠打拼”之类的格言鞭策着你追赶眼前的胡萝卜,偶尔也不得不懊丧地陷入这样的人生论,把脑袋埋进被子里哭一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我,花样女王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花样女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