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块广告牌》:人们互相伤害,却又彼此相依

弗拉基喵尔
2018-03-3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人们互相伤害,却又彼此相依

——评《三块广告牌》

《三块广告牌》讲述了发生在美国密苏里州艾宾镇的一个母亲为了被奸杀的女儿而抗争的故事,但透过这个社会事件的表层,导演想探讨的并非只是关于母爱亦或是关于抗争,而是围绕这三块广告牌,从整个事件的不同角度切入,继而探讨人与人的关系,关于人们之间沟通的无力,处于不同情境中的人们之间始终无法逾越的隔阂,这种隔阂总是间接的导致悲剧的发生,但这又无可避免,主人公们在这些悲剧之中无法逃离,他们不希望却又只能以伤害彼此的形式得以生存,但伤害无济于事,在伤害过后,他们还是选择了爱,即使隔阂存在,人们还是会彼此相依,继续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中行走。

1、 视点

由于事件的复杂性,也正因为《三块广告牌》旨在挖掘人类情感深处的真相,导演在叙事上采用了全知视点,分别从女主角米尔德里德、警长威洛比、警员迪克森三个人物身上切入。影片的开端部分,一开始就将三人的视点引入,先是米尔德里德看到广告牌,来到广告公司找到韦尔比竖起广告,接着警员迪克森开车路过,看到广告牌,迪克森又打给警长威洛比,交代影片基本情境的同时,三个主要人物,和其他次要人物,如韦尔比、警长的家人等都被引入,也奠定了整部影片这种多角度的叙事的基础。

在三个人物的视点之外,电视台的新闻报道画面这个存在于媒介之中的视点在剧情的发展与转折中也起着重要的作用。第一次新闻报道是米尔德里德站在广告牌前质问警局,被威洛比和迪克森看到,威洛比找到米尔德里德谈话,告诉她自己命不久矣,观众才开始了解到每个人物心中的隐痛,这也迫使人物开始行动。而第二次则是在威洛比警长自杀后,这引起了米尔德里德内心的挣扎情绪,她进入了两难境地之中,第三次则是在广告牌被烧后,米尔德里德开车经过,她痛骂了记者,这时她已经不再在乎任何声音,决定坚持找到真相。新闻报道每一次出现都在叙事中标志着一个节点,使整部影片段落分明,更清晰的表现出人物内心的转折。同时,这个视点也代表着那些无关看客的视点,间接表达了本片的副主题,人物的内心真相潜藏在那些看似“真实”的事件表面之下,也探讨了大众传媒所谓的客观真实之下的虚假。

2、 暴力场面与音乐使用

人物之间的隔阂无法化解,在故事建构的这个美国南部小镇中,他们都只能选择以暴制暴,在人物关系发展的最激烈、矛盾最为尖锐的段落中,最终都以人与人相互之间的暴力行为作为情节段落的小高潮,导演将暴力场面直接的展现在观众眼前,作为人物心理的外化形式。

影片开始部分,牙医为威洛比说话,被米尔德里德夺过钻头钻在他的大拇指上,镜头没有回避血腥,反而切到大拇指的特写,放大了情绪效果。在米尔德里德与前夫的关系上,两人也是一开始就剑拔弩张,前夫来到家中,掀翻餐桌将米尔德里德抵在墙上,儿子罗比则用一把刀夹在父亲的脖子上,三人的矛盾一目了然。到了影片中段,威洛比警长自杀后,迪克森冲去广告公司将韦尔比扔下楼摔伤,米尔德里德也用了最暴力的方式回击,向警局扔燃烧瓶。

但导演在展现暴力场面时却又有意将激烈的情绪弱化,在几次以暴制暴的行动中,动听的音乐总是贯穿其中。在与迪克森相关的片段中,是美式的乡村民谣,如他去广告公司找韦尔比,导演在这里运用了一个晃动的手持跟怕的长镜头段落,跟随迪克森拍摄,给人临场感,同时背景音乐响起民谣音乐,歌词预示着人物的命运,形成声画对位的效果,使暴力场面不只是满足视觉快感的工具,而与画面形成隐喻关系,将人物关系的暴力性传达出来。这场戏也与最后迪克森为取证而在酒吧被打的场景相互对应,乡村民谣再一次响起,迪克森从施暴者变成正义的一方,这也表现了这个人物的成长。

3、 半封闭空间

《三块广告牌》的故事全部发生于艾宾镇中,这个镇子的空间看似开阔,实则封闭,广告公司与警局隔街相望,坐在米尔德里德家的秋千上可以看到三块广告牌,人们聚集在酒吧和餐厅,正因为这种半封闭空间的建构,使得其中的人物关系更为尖锐,增加叙事的张力。

但其中一场将米尔德里德的内心空间外化,晚上她开门走进女儿的房间,坐在床上,又听到了女儿叫妈妈的声音,画面淡入,流畅的转接到女儿安吉拉出事的那天早上的场景,母女两人爆发了争吵,米尔德里德一气之下让女儿走路回家,女儿的关门声响起,画面又切回坐在黑暗中的母亲,这段回忆揭示出米尔德里德内心最深处的伤痕,她始终对女儿怀有愧疚,也是她决定为此抗争到底、找出真凶的最主要的原因。妈妈的内心空间,和女儿的小房间的外在封闭空间向呼应,用这种空间叠加的形式,传达出母亲对女儿的爱,同时将这段重要情节用插叙的方式嵌入其中,也使回忆不显得突兀,不中断影片的叙事。

4、 食草动物

动物,是《三块广告牌》中最重要的意象,在这个以暴制暴的世界中,即使他们看起来都凶猛十足,相互伤害,但到了最后,观众才发现,其实他们的凶猛只是和世界对抗的下的保护壳,他们都内心都很柔软,就像影片中出现的各种温顺的食草动物。

最开始出现的是虫,在广告公司,米尔德里德把一只无法翻身的虫子翻过来,她自己也正是在这种绝望的情形下选择登广告,这是她唯一的出路,如同将死的虫子得到帮助。接着是鹿,米尔德里德在广告牌下种花给女儿,一只小鹿走来吃草,摄影机从米尔背后拍摄,鹿在后景中吃草,光线呈现逆光,一切都营造出梦境般的效果,使这个段落有着强烈的心理氛围,鹿成为了她内心中与女儿对话的愿望的外在形式。

兔子,是米尔德里德自身精神的代表,即使她只是一个和兔子一样脆弱的女人,她依旧选择强大起来,在广告牌被烧的第二天早晨,她醒来,看着自己的兔子拖鞋自言自语,给自己力量,决定不会放弃。

而马则与警长威洛比构成隐喻,影片开始部分,威洛比刚得知广告牌事件,他晚上在马厩喂马,妻子走来询问,他说:“有一场仗要打了”,后来他喂马后在马厩开枪自杀,威洛比倒下,他的马慢步走出马厩,威洛比在生命的最后陷于此事,像是被困于马厩的马,而他的自杀,是他与世界的和解。

5、 火焰终将熄灭

所有的矛盾最终化为两场火灾,先是警长威洛比死后米尔德里德看到广告牌被烧,接着她又向警局扔燃烧瓶烧了警察局,但这两场火也构成了人物的成长与转变,在火中本来已经绝望的米尔德里德在黑人小伙的帮助下重新贴起了广告牌。被米尔德里德烧伤的迪克森在医院遇到被自己打成重伤的韦尔比,影片用了主观镜头,透过迪克森从纱布中露出的眼睛,看到韦尔比给他倒了一杯橙汁,两人达成和解,迪克森在出院后获得了勇气,重新追查案件。

人物在经历相互伤害后,发现他们最终应该选择爱,应该彼此依靠。最后一场中,米尔德里德与迪克森开车上路,去爱达荷州寻找凶手,两人也在空间上突破艾宾镇的限制,镜头不再正面拍摄鲜红的广告牌,而是从广告牌的背面,拍摄两人的车驶向路的远方,镜头缓缓后移,造成一种逐渐远离的运动感和故事的结束感。

《三块广告牌》运用好莱坞经典的镜头语法,却讲述了一个并不类型化的故事,而其中优美的美国乡村音乐在和画面的对位中也表达了一种诗意的氛围,这些最终都指向人物的内心,这个故事中没有绝对的真相,也没有绝对的英雄,而是通过这个小镇上的小人物之间从彼此伤害到相互依靠的过程,告诉观众这个世界中复杂的真相,和人性中善恶共存的一面。

2018.3.29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