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30 21:55:08

根据著名侦探小说家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说改编的。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侦探小说以构思精巧、情节离奇、推理分析缜密著称。在西方,她与英国侦探小说家柯南道尔齐名。阿加莎·克里斯蒂在系列作品中塑造的大侦探波洛和柯南道尔笔下的大侦探福尔摩斯一样已成为智慧的象征。这部影片比较细致、准确、全面地表现了作家的创作风格和创作特征。

《尼罗河上的惨案》在艺术构思上是下了功夫的。影片没有落入西方同类影片那些故弄玄虚或哗众取宠的俗套,也没有在暴行与色情方面做低级无聊的展览。行驶在尼罗河上的“卡纳克号”游船上集中了所有可能谋杀拥有巨额资产的林耐特的人们。在影片开始,编导者用相当大篇幅,对各色人等的心态进行了点到为止的描绘和烘托。这些人以不同的态度、方式表现了他们与林耐特的不同关系。其中有被林耐特损害名誉的,有被她粗暴诽谤的,有被她父亲弄破产后沦为佣人的,还有自封“马克思主义者”要把林耐特“干掉”的,最明显要对林耐特报复的,是被她抢去了爱人的另一个女人杰基,她几乎时时追踪着林的身影。影片借此烘托了气氛,渲染了环境,起到了巧设疑云、妙布迷雾的作用。之后,创作者采用了步步紧逼的办法将情节推向高潮。如果说前面的戏

...
显示全文

根据著名侦探小说家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说改编的。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侦探小说以构思精巧、情节离奇、推理分析缜密著称。在西方,她与英国侦探小说家柯南道尔齐名。阿加莎·克里斯蒂在系列作品中塑造的大侦探波洛和柯南道尔笔下的大侦探福尔摩斯一样已成为智慧的象征。这部影片比较细致、准确、全面地表现了作家的创作风格和创作特征。

《尼罗河上的惨案》在艺术构思上是下了功夫的。影片没有落入西方同类影片那些故弄玄虚或哗众取宠的俗套,也没有在暴行与色情方面做低级无聊的展览。行驶在尼罗河上的“卡纳克号”游船上集中了所有可能谋杀拥有巨额资产的林耐特的人们。在影片开始,编导者用相当大篇幅,对各色人等的心态进行了点到为止的描绘和烘托。这些人以不同的态度、方式表现了他们与林耐特的不同关系。其中有被林耐特损害名誉的,有被她粗暴诽谤的,有被她父亲弄破产后沦为佣人的,还有自封“马克思主义者”要把林耐特“干掉”的,最明显要对林耐特报复的,是被她抢去了爱人的另一个女人杰基,她几乎时时追踪着林的身影。影片借此烘托了气氛,渲染了环境,起到了巧设疑云、妙布迷雾的作用。之后,创作者采用了步步紧逼的办法将情节推向高潮。如果说前面的戏是交待和铺垫,到餐厅中,杰基向她以前情人、现在的林耐特的丈夫猛击一枪实施“爱情报复”,戏就开始陡转。紧接着,深夜,又是一阵枪声,林耐特被枪杀。再接着,林耐特的女佣被人用奇怪而残忍的方式割断喉咙致死。由伤一人,到死三人,案情立刻趋向复杂。犹如在湍急的河流中筑起一条大坝,水势被拦截,而大坝随时有冲毁的可能。这种艺术技巧,在创作上谓之“蓄势”,它的目的是加强情节的紧迫感。至此,影片已依靠这一技巧成功地抓住了观众,迫使观众为眼前发生的血淋淋的现实焦虑、激动,并去思索:谁是真正的凶手?

作为侦探片,逻辑推理是必不可少的。但逻辑推理往往给人以枯燥感。在以视觉形象为主的电影画面中,大段的破案分析,难以吸引观众。这部影片为了消除侦探片这方面的弊病,编导者除了上面谈到的运用巧设疑云、妙布迷雾,在推理前,加强情节的紧迫感等手段,吊起观众急欲知道“凶手是谁”的愿望外,特别是在以下两点上作出了努力,取得了同类影片不易取得的效果,使影片变得新颖、生动,自始至终吸引了观众。

其一,调动观众的参与意识。影片一开始就将大侦探波洛放在故事的发展之中。波洛不是事件发生后的单纯的推理者,而是自始至终在事件参与者之中,这一构思,对调动观众的参与意识是至关重要的。实际上,波洛在影片中代表了观众。观众是不自觉地把自己放在波洛的地位。他们像波洛一样,观察卡纳克游船上的各色人等。波洛的思索,就是观众的思索,波洛的分析、判断,实际上也是观众的分析、判断。编导者借助于波洛,顺着观众的思路和心理对案情进行思考,而且不露痕迹地把观众的思考和分析引入“歧途”,最终使观众产生“意料之外”的效果。

其二,在悬念中运用电影手段进行推理。要使观众有浓烈的兴趣沉浸在推理之中,必须造成强烈的悬念。这部影片到死了三人之后,“谁是凶手”已成为观众感情与心理上的迫切需求,成为推动情节发展的总悬念。在总悬念的统率下,每一个有可能成为“凶杀犯”的人,便成为一个个接踵而来的小悬念。波洛的推理与回顾,不是干巴巴的语言讲解,而是采用了电影视觉手段。每一个可能凶杀的人,都随着波洛的语言推理,在银幕上来“演”一次他们各自如何枪杀林耐特的过程。也就是说,“语言推理”在银幕上已化为“形象推理”,且运用了快镜头,使之更符合侦破片的特点,观众感到既紧张又真实。随着凶手的频繁活动,破绽之处也越来越多。波洛最终令人信服地拨开疑云迷雾,抛开那些有谋杀“可能”而实际并非凶手的嫌疑人物,推论出真正的凶手是林耐特的丈夫赛蒙和他的同谋者、以前的情人杰基。这一结论出人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电影手段帮助了观众的思索推理过程,并使这一过程充满了娱乐性。

难得的是《尼罗河上的惨案》作为侦破片,编导者并没有一味地铺陈情节,而是注意到了人物性格的刻画。影片中的波洛机敏、沉着、幽默,其个性相当有特色。特别是影片最后,他从发浑的酒、有枪眼的披肩、留有红墨水的指甲等细节入手,并联系某些人的特殊语言,探幽发微,找出其内在联系的剖析,精确得当,显示了神通广大的大侦探的真正魅力。该角色的扮演者彼得·乌斯蒂诺夫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艺术家,他既编剧,又当导演、演员。他曾经因在《斯巴达克思》、《托卡皮》等影片中的成功表演而两次获得最佳男配角奥斯卡金像奖。而在这部影片中,他的表演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此外,影片对另外两个人物赛蒙、杰基的描绘也别具一格。影片既写出了他们谋财害命的残忍、狡猾、老练,也努力写出了他们犯罪活动的内因。最后,两人在绝望之后相互拥抱着开枪毙命的自杀结局,突出表现了凶手对“爱情忠贞”的一面,表现了人物内心世界的复杂性。特别应当指出的,这部影片中人物的对话富有文学色彩和幽默感,且贯串始终,它也已成为吸引观众津津有味地欣赏作品的重要因素。

“卡纳克号”游艇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一个缩影。大侦探波洛尽管神通广大,但罪行还是接二连三地在他身边发生,人们还是接二连三地死去。影片结尾,波洛望着惊魂未定的人们望着依旧美丽的尼罗河,轻叹一声气。雷斯上校环顾左右而言他的“女人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有人爱”——这句解嘲式的台词表达了创作者对这一犯罪现实难以作出正确解释的无奈心情。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尼罗河上的惨案的更多影评

推荐尼罗河上的惨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