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屐树 木屐树 8.8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30 21:39:02

这是一部风格独特、真实的农村故事片。其独特处是在于作者埃·奥尔米并非按一般故事片的戏剧结构去处理影片的剧情进展。他并没有将故事的叙述中心同人物塑造相结合,也没有把注意力放在戏剧冲突的设置、展示以及解决上。奥尔米更多注意的是叙述集体居住在一座农民院落中的各个家庭的生活流程,他们的日常欢乐与痛苦。影片在这方面的表现是真实的,作者尊重生活的真实再现,以此为基础,他不遗巨细地描述生活场景,因此,影片被欧洲影评界列为一部“生活流”的代表作是有一定道理的。例如,宰杀生猪的场面,影片几乎是不厌其烦地从农民集体抓猪、屠户进场院、宰猪、放血、劈猪、开膛、除内脏等逐一展示。像这种场面在一般影片中是习惯通过省略法,分切成几个重要的阐明性镜头,以免给观众以繁琐拖沓之感。但在影片《木屐树》中,作者对此是全过程地加以表现的,使观众的审美感能集中到宰猪流水作业的真实性上。再如在表现米涅克木屐断裂,自己修理不好尔后赤脚步行回家的场景时,也是全过程地描述这段并不简短的场景。同宰猪的场面一样,观众从细节的真实性中攫取审美的实质,而并不感到厌烦,相反,对米涅克这个孩子产生了一种深切的同情。

从这个意义上看,奥尔米实

...
显示全文

这是一部风格独特、真实的农村故事片。其独特处是在于作者埃·奥尔米并非按一般故事片的戏剧结构去处理影片的剧情进展。他并没有将故事的叙述中心同人物塑造相结合,也没有把注意力放在戏剧冲突的设置、展示以及解决上。奥尔米更多注意的是叙述集体居住在一座农民院落中的各个家庭的生活流程,他们的日常欢乐与痛苦。影片在这方面的表现是真实的,作者尊重生活的真实再现,以此为基础,他不遗巨细地描述生活场景,因此,影片被欧洲影评界列为一部“生活流”的代表作是有一定道理的。例如,宰杀生猪的场面,影片几乎是不厌其烦地从农民集体抓猪、屠户进场院、宰猪、放血、劈猪、开膛、除内脏等逐一展示。像这种场面在一般影片中是习惯通过省略法,分切成几个重要的阐明性镜头,以免给观众以繁琐拖沓之感。但在影片《木屐树》中,作者对此是全过程地加以表现的,使观众的审美感能集中到宰猪流水作业的真实性上。再如在表现米涅克木屐断裂,自己修理不好尔后赤脚步行回家的场景时,也是全过程地描述这段并不简短的场景。同宰猪的场面一样,观众从细节的真实性中攫取审美的实质,而并不感到厌烦,相反,对米涅克这个孩子产生了一种深切的同情。

从这个意义上看,奥尔米实际上是有意突破西方电影剧作中常见的那种主张代表两种力量撞击的冲突论,而是让生活本身来体现这种对立、冲撞的存在与内涵,因此并不能认为影片纯粹是农民家庭生活的繁琐再现。作者是有意通过对一些农民家庭不同命运的细致、真实的描绘,反映他对农民的爱和对妨碍各个家庭幸福生活的势力即地主阶级的恨,如影片中表现地主家宴请宾客度周末的情景,只是客观地记述宾主冷漠的面部表情和他们聆听钢琴弹奏时的情形。这种场面如果是孤立地表现,丝毫也不能体现任何深意,人们甚至相反地看到了这一剥削阶级的“高雅生活素质”。但是,由于影片作者是有意识地采取对比的形式,伴随农民艰辛、贫苦的家庭日常生活来表现地主的生活,使观众在对比中产生鲜明的爱和恨。

当然,我们也并不能笼统地称《木屐树》就是一部“生活流”影片,原因在于作者对于生活并非采取纯客观的态度。根据一般理解,“生活流”电影十分主张直接拍摄进入电影摄影机视野中的生活事实和事件,既不作选择,也不作评价,形成“客观化”的真实表现,让观众自行去攫取审美感受。但是,《木屐树》却鲜明地作出了一种创作选择。首先,作者选择了几户农家:如巴提斯蒂是一个身强力壮的中年农民,勤劳、能干、爱家庭、爱孩子,最后也因为孩子而遭地主驱逐;寡妇带领老公公和孩子生活,牲畜的不幸病倒使她想到了圣母玛丽亚的援助;布吕诺同自己的孩子并无对抗性仇恨,但是,为了教育儿子干活,他竟然像仇人那样殴打他;再如斯苔法尼原是青年女工,结婚后,她看到了城市居民的不幸,并且不顾偏见而领养了一个弃婴。这些人都够不上真正的典型,但是,埃·奥尔米却以此作为农民阶级中的不同代表。他们都为改善自己的生活而在同一种社会势力抗争。埃·奥尔米在作出这种选择后,实际上是对他们的斗争作了总结,巴提斯蒂被驱逐出庄园,寡妇的病牛痊愈,但并不明白真正的原因,布吕诺似乎明白了棒打并不一定是最好的教育方法。实际上,影片的作者是把希望寄托在斯苔法尼与她的新婚丈夫身上,因为他们表现了一种作为和力量,他们不顾一切可能产生的偏见,收养了一个弃儿,埃·奥尔米同样没有把他们的所作所为视为感情冲动的结果,而是写成他们亲眼目睹城市生活的同样艰难之后产生的一种理智的行为。

埃·奥尔米在看似孤立地表现农村生活细节时,把这种生活同外界联系起来,尤其是同城市中的一些鲜为人知的事件或现象联系起来。因此,斯苔法尼的生活态度也是导演埃·奥尔米对生活的希望所在。

埃·奥尔米没有把《木屐树》处理成一般的“生活流”影片。因为“生活流”影片一般都局限在“收集”生活的“即景表现”,并不从戏剧结构的角度去太多注意其内在联系,“生活流”影片满足于按生活的原型联接在一起,有时甚至在真实性的要求下采用一种杂乱的连接,使影片仅有片段的逻辑程序而无总体的连贯。但在《木屐树》中,作者并不注意过多“个人”与社会的明显关系,而是强调“一家人”,即群体的日常生活。作者正是通过自然的真实的生活细节表现,使人具体地感到是群体在忍受社会剥削,而不是某个人或某个家庭;他们是作为一个阶级在活动,从而使人感觉到了影片在客观地表现平凡生活景象的背后所蕴含的深刻的社会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木屐树的更多影评

推荐木屐树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