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过后,一地鸡毛

野人阿韦龙
2018-03-30 20:08:3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片子最大的一个隐喻就是,革命并没有彻底成功,革命的成果遭到窃取。

推翻snow的统治以后,表面上看似革命成功,但是实际上却暗流涌动,因为最高权力出现真空,各方人马都在为夺取统治权而进行角逐。让我们看看他们的表现:

十三区的科恩女总统直接就以施惠国临时总统自居,并试图报复性的举办新一届饥饿游戏,让国会区的儿童的死这种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的方式来安抚其他区的叛军,夺取人心。之前的多次利用凯特尼斯和其他游戏幸存者做的政治宣传也就不过多叙述。

二区的指挥官Commander Lyme,作为最忠于国会区的二区,在《嘲笑鸟》(上)的结尾处曾经说明二区存放了国会区的主要军事设施,足可见国会区对二区的放心程度与其他区天差地别,当然二区的这种忠诚必定需要一定的政治交易,那就是国会区对二区的压迫程度(与其他区相比较)是最小的,二区历来培养了不少职业贡品,孩子们把参加饥饿游戏视为荣耀。而Commander Lyme同样也是二区参加饥饿游戏并活下来的选手,当推翻snow的统治,如果十三区的科恩上台,那么之前二区作为政治交易的那种对国会区的“忠诚”,很有可能会被揪出来遭到政治清算,退一万步讲,就算发

...
显示全文

这片子最大的一个隐喻就是,革命并没有彻底成功,革命的成果遭到窃取。

推翻snow的统治以后,表面上看似革命成功,但是实际上却暗流涌动,因为最高权力出现真空,各方人马都在为夺取统治权而进行角逐。让我们看看他们的表现:

十三区的科恩女总统直接就以施惠国临时总统自居,并试图报复性的举办新一届饥饿游戏,让国会区的儿童的死这种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的方式来安抚其他区的叛军,夺取人心。之前的多次利用凯特尼斯和其他游戏幸存者做的政治宣传也就不过多叙述。

二区的指挥官Commander Lyme,作为最忠于国会区的二区,在《嘲笑鸟》(上)的结尾处曾经说明二区存放了国会区的主要军事设施,足可见国会区对二区的放心程度与其他区天差地别,当然二区的这种忠诚必定需要一定的政治交易,那就是国会区对二区的压迫程度(与其他区相比较)是最小的,二区历来培养了不少职业贡品,孩子们把参加饥饿游戏视为荣耀。而Commander Lyme同样也是二区参加饥饿游戏并活下来的选手,当推翻snow的统治,如果十三区的科恩上台,那么之前二区作为政治交易的那种对国会区的“忠诚”,很有可能会被揪出来遭到政治清算,退一万步讲,就算发布大赦令没有政治清算,但是在一个人人平等区区平等的理想状态下,二区在之前相对于其他区的那种政治和军事优势将荡然无存,这种“可预见的”地位降低的失落感和那种无法预见未来态势走向,不受自己控制和影响的感觉,将会促使二区的领导者和人民试图争取更大的主动权和话语权。因此,他们必须通过与其他势力进行政治交易达成结盟。结盟对象是谁?如何结盟,我会在后文当中分析。

八区的指挥官佩勒指挥官,也就是那个女性黑人,她是最有意思的一个角色,在《嘲笑鸟》(上)当中,当凯特尼斯一行人到第八区慰问伤员的时候,出来迎接的也就是就是这个黑人女性,与十三区不一样,八区缺乏足够的军火,没有坚固的基地没有火力很猛的防空武器,可以说八区面临的压力和十三区比起来大很多,然而就是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佩勒依然能够带领八区的人民做斗争,这足以说明佩勒具有不亚于科恩的号召力与影响力,从《嘲笑鸟》(下)当中佩勒在进攻国会区之前发表的演讲更能佐证这一点。。。然而重中之重则是,佩勒一直是以一个soldier的身份自居(详见《嘲笑鸟》(下)当中佩勒发表的演说),而不是像科恩一样作为一个幕后的leader或者说Politician,在《嘲笑鸟》(上)当中佩勒直接拿起武器参与战斗,相比起科恩这种做幕后决策( 《嘲笑鸟》(下)当中二区指挥官Commander Lyme曾对科恩说过你隐居幕后太久了),佩勒在士兵心中更加亲切,不陌生,她的所作所为也能被大家所关注和支持。

此外,佩勒与科恩相比较,她有更多的良心和原则,更珍惜人的生命,而不是像科恩一样视人命如草芥为达目的可以任意摧残,在嘲笑鸟下当中攻击二区的军事设施时,她拒绝让自己的军队陷入无意义的地面作战中,重视军人性命,同时在劝降第二区的抵抗者时要求增添一座医疗站,这些都说明了她拥有更多的人性和道德,也能看出其实她和科恩政见并不一致,只不过是因为革命而暂时进行合作,因此,相比较起狡诈冷血的snow和腹黑虚伪的科恩,很显然佩勒更适合总统这个职位,通过电影我们也能看出嘲笑鸟对佩勒的言行还是比较认同,我相信佩勒作为科恩之后第二有影响力的领导人,肯定有自己的(相对良性的)野心和欲望,虽然她并不会为了上位像科恩一样做出无底线的丑恶勾当,但是在科恩总统被嘲笑鸟射杀后,出现新的权力真空时,为了争取权力她不会放手。

佩勒爱惜士兵,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不让自己实力受损

爱惜士兵

相对于科恩来说,佩勒还尚有良心

相对于科恩来说,佩勒还尚有良心

但是,正如当年的XX战争胜利以后,蒋某人作为名义上和实际上的领导人,在当时的国内的威望之高无可撼动,同样的局面出现在科恩总统身上,科恩作为最早反抗和露面的领袖之一,通过多次的政治宣传,其形象早已深入人心,积累了大量的政治资本,在赢得战争胜利之时,就已经以当仁不让的以临时总统自居。其地位难以撼动。如何将其拉下王座,接下来这两个人物就是关键。

第一个关键人物:普鲁塔什,科恩总统身边的谋士

饰演普鲁塔什的是已故演员菲利普·霍夫曼,我非常喜欢的一位演员,演技精湛,他所饰演的普鲁塔什曾经是75届饥饿游戏的总设计师,也是一位间谍,因此,他可以说是为数不多的同时了解snow和科恩的人,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在科恩的团队中扮演了智囊的身份,很多决策都出自他手,对于这样一个天才式的人物,我相信他在长期和两位不同阵营的总统共事的过程中都明白了这两位总统都不是什么好鸟(当然他自己也不是什么传统意义上的好人),普鲁塔什在《嘲笑鸟》(上)劝降艾菲·纯科特的时候曾经说过一句暗示性极强的话:“谁都可以被替换掉”,他已经提前预见到,这次所谓的以争取自由的革命最终会成为少数人对权力的角逐,因此一种来自聪明人的“取而代之”的想法肯定会产生,不过我们需要注意的是,普鲁塔什见过也经历过多次政治斗争,积累了很丰富的政治经验,因此他明白自己现在需要的不是坐上总统的宝座,即在战争结束,形势还不算稳定的时候,自己不是要成为那个明面上的leader,因为很有可能就会被随之而来的一场政治运动抹杀。而是要成为一个具有实权的“隐形领袖”,以幕后人自居。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必定会展开一系列的行动。普鲁塔什明白:想要将科恩拉下王座,唯一的办法就是从内部攻破堡垒。这也是他后面结成联盟利用凯特尼斯干掉科恩的思路。

第二个关键人物:snow,snow作为前施惠国的总统,最高领导人,其上位过程被芬尼克揭露过一些,手段残忍,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目标明确,老奸巨猾但却又高傲,自负。他和科恩彼此之间心知肚明对方是什么货色,在他眼里科恩这种充满野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也只不过是模仿自己的跳梁小丑,而真正让他感兴趣的只有嘲笑鸟凯特尼斯,因为在他眼中的凯特尼斯才是自己的对立面,这只嘲笑鸟善良勇敢,但是也弱小,甚至有些愚蠢,他的高傲自负和自以为是的聪明,让他在看到这只嘲笑鸟以后觉得反正你拼不过我,没有急于灭杀,反而是颇有兴趣的看着对方作妖(原谅我就是用这个词才觉得形象一点),心理就是我看你这个小妮子还能作出什么花来。。。然而施惠国举办了七十五届饥饿游戏,所做的恶果实在太多,积重难返,溃坝一旦开始就无法阻止,snow还是低估了凯特尼斯的勇气和影响力,也低估了反抗区人民的勇气和决心,最重要的是他低估了民心的作用,特别是在最后的国会区总统府攻守战当中,他的自负让他高估了科恩的道德水平,本应该像是两位骑士之间有序的对决,结果却变成了野蛮人的无底线进攻,科恩丧心病狂的轰炸了无辜的儿童,刷新了战争的下限,还把这个锅甩给sonw,纵使snow再聪明此时也难以力挽狂澜。

snow就这样被打败了,一向自负的他也难以接受失败的命运,特别是被另一个低配版的自己——科恩所击败,他对于科恩这种刷新下限的行为既开心又难过,开心的是他看到他的对手比自己还要邪恶,所谓的革命不过也就是一场披着正义外衣干着罪恶勾当的闹剧而已,他已经预见了这次革命的结局是如何,他也很高兴这次革命变了质。难过的是自己被这种伎俩所击败。他不甘心,他想要让对方付出代价,作为一头恶狼,同时作为一块高傲的硬骨头,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在对手啃掉骨头的时候崩掉对面两颗门牙。于是他告诉凯特尼斯所谓的轰炸儿童的真相,尽一切可能在科恩和凯特尼斯之间制造嫌隙和裂缝,就算是死也要和对面同归于尽,他成功了!

通过上面对各个关键人物的分析,整个革命的走向因为各方人马的心怀鬼胎最终还是偏离了原有的方向:

1、科恩通过无底线的轰炸取得了胜利,并携胜利之威以临时总统自居,妄图通过举办新一届饥饿游戏对国会区进行清洗,安抚人心,巩固自己的地位。

2、二区指挥官和人民过往的效忠和依靠的对象国会区的势力灰飞烟灭,过往的政治交易和政治承诺已成为一纸空文,面对科恩上位以及接下来可能出现的政治清算和地位下滑,妄图在国会区扶植新的代言人和势力

3、八区指挥官佩勒,其具有不亚于科恩的能力,且基层士兵和民众对其熟悉程度更高,距离感更近,更亲切。与科恩政见不完全一致,相对来说有底线和道德,也有个人的野心与欲望。

4、普鲁塔什,了解科恩和snow,已经提前预知革命最终会变质偏离目标,有个人的欲望和野心,希望坐山观虎斗,试图成为权力的实际掌控者(隐形领袖)

5、snow,被科恩打败,不甘心,也非常清楚这一次革命的实质是什么,为了报复不惜赌上一切,把真相告诉凯特尼斯,制造嫌隙,乐于见到革命支离破碎。

让我们捋清楚这其中的先后顺序,二区的领导人Commander Lyme和普鲁塔什出于利益考虑联合到了一起,知道轰炸内幕的普鲁塔什找到八区的领导人佩勒,说明了真相,佩勒作为一个有底线的领袖,既不愿意充当告密者,也不愿意真相被掩埋,策划者得以逃脱不被追究责任,在凯特尼斯要和snow见面的时候,没有阻止。而此时的snow因为不甘心败于科恩,赌上一切告诉了凯特尼斯真相,试图制造矛盾。凯特尼斯见过snow以后,普鲁塔什必定是得知过消息的,他是全片最了解凯特尼斯的人之一,所以他非常清楚嘲笑鸟接下来的复仇,不过出于自己的利益考虑,他乐见其成,坐山观虎斗,最后坐收渔翁之利。所以他并未将此事告知科恩,而之后科恩则通过投票举办新一届饥饿游戏,并决定公开处决snow,举办新一届的饥饿游戏借此安抚人心这一行动,让凯特尼斯总算看清科恩的真面目,联想到妹妹的惨死,决定复仇。于是假意同意举办新一届饥饿游戏,实则提出亲自处决snow来寻找复仇机会。而这一切普鲁塔什其实都看在眼里。

终于,在处决snow时,当凯特尼斯向科恩射出复仇一箭,在snow眼里看来,自己的对手和自己一起下地狱的目标已经实现,对方的革命终究已经变质,竭嘶底里的狂笑。。。而此时普鲁塔什那邪魅的一笑,说明了凭借着他对凯特尼斯的理解(《嘲笑鸟》(上、下)当中普鲁塔什多次向科恩证明自己非常了解凯特尼斯),这一切都是在他计划之中,他成为了最大的赢家之一。

snow在看到对手被射死,竭嘶底里大笑

普鲁塔什一切皆在掌控之中的微笑

科恩死后,权力出现新的真空,八区的佩勒凭借在底层士兵和民众当中的支持以及自己不输给科恩的演说和号召能力,成为新的总统,普鲁塔什成为幕后的伙伴,二区则获得相应的政治允诺。嘲笑鸟被流放,远离权力中心,其母亲作为一种隐形的人质威胁继续留在国会区。盖尔热衷于政治,在第二区被提拔为队长。。。。故事到此基本落幕。

一切已成定局

制胜联盟瓜分果实

当年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当中曾经表明:法国大革命似乎要摧毁一切旧制度,然而大革命却不知不觉中从旧制度继承了大部分情感、习惯、思想,一些原以为是大革命成就的制度其实是旧制度的继承和发展。

电影中老旧的施惠国及饥饿游戏随着战争而结束,那么人民真的自由了吗?贡品制度真的被终结了吗?饥饿游戏真的完结了吗?

也许我们从艾菲·纯科特身上可以略窥一二,作为从贯穿整个系列电影的人物,艾菲是国会区的贵族们的真实写照,她的境况则是绝大多数贵族们的一个缩影,她热爱享乐,美酒美食社交化妆服饰就是她的日常生活。当作为国会区的特殊代表到其他区进行宣传工作的时候,对于其他区的底层人民的那种不自主的轻视、好奇甚至带有一点点的紧张都展露无疑,她秉性不坏,但是擅长于见风使舵,参加革命或者反对革命对她来说并不是一种自发的行为,反正只要有可以发挥自己才能的地方,整日与华丽的服饰和妆容相伴就足够了,作为凯特尼斯的礼仪导师,不管是第一部还是第二部当中我们都能看出艾菲极尽奢华但是又稀奇古怪的装扮,到了《嘲笑鸟》(上),艾菲被带到13区,最开始的她无所事事,对13区的一切事情都不感兴趣,对森严的纪律和匮乏的物质供应表示不满,整日把自己关在房中摆弄自己的那套礼服,抱怨没有好看的假发,只能用头巾把自己原本的真发遮住,当时的艾菲穿着从前两部的极尽华丽到变成和普通的13区人民一样,我想她心中的那种落差应该非常巨大。

当她答应普鲁塔什的要求负责帮嘲笑鸟做造型的时候,面见科恩时居然还戴了一副和13区着着装格格不入的墨镜,之后又对普鲁塔什说了一句“你知道什么才需要革命吗?她(科恩)的头发”,可见当时的她虽然暂时归顺了反叛军,但是她依然怀念国会区那种纸醉金迷的生活。

脸上夸张的眼镜和13区格格不入

在正式帮助凯特尼斯拍摄宣传片的时候,她的服饰已经从标准的13区工作服变成了一种颇有时尚感的穿搭,中间一条修饰用的小腰带,高跟鞋、指甲油也都全部配齐,也许有人会为此辩驳说爱美是人类的天性,但是正如服饰和化妆品的功用一样,修饰能力的强弱也是人类不平等的一种具体表现,底层人员无法在装扮自己上投入更多的时间精力和成本,但是艾菲·纯科特就能做到。

从此刻开始,艾菲·纯科特的服饰已经和13区开始分道扬镳

手上的指甲油

性感的露背装+高跟鞋

等到了《嘲笑鸟》(下)我们再见到艾菲·纯科特的时候,已经是旧的统治被推翻,凯特尼斯即将要处决snow的局面了,此时的艾菲·纯科特身上已经没有了在13区时候的落魄,不管从妆容还是从服饰全面回归到了第一二部的模样,即过国会区的标准妆容,头上戴着夸张的假发,身上穿着造型别致的羽毛点缀的礼服。试问,光贡品大道上站着的那几万个反叛区的战士的清一色的棕、灰、黑,其价值总和能否比得过艾菲身上的一件礼服。阵营已经改变,统治者已经改变,穿戴一如往常!贵族们的生活并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公审snow前夕,着装恢复往日的艳丽

这一刻,艾菲·纯科特心中在想啥,估计是已经麻木了吧

同样我们可以把目光转移到第八区的领导者佩勒身上,在《嘲笑鸟》(上),当凯特尼斯第一次见到佩勒的时候,佩勒身上手上到处是烟渍和灰尘,头上破破烂烂的裹着一块头巾,身上穿着一件脏兮兮的背心,背挎着枪支。在《嘲笑鸟》(下)佩勒在进攻国会区之前发表演讲时,那一身破烂的行头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身(抱歉我实在是不太会形容)宽松的礼服,有点像宽大的和服,无论是肥大的袖口、高耸的垫肩,长长的带子,都预示着这绝对不是一件适合作战穿的服装,并且佩勒脸上已经开始出现了简单的化妆,例如非常明显的画眉,也许此时的佩勒已经退出了实际作战,像科恩一样转变成为了幕后指挥,等到了佩勒最后现身的一幕,她的服饰更加的复杂,花纹也更加跃动,我们甚至可以看到她涂了口红。类似的例子还有科恩,科恩最大的变化就是头发,从开始一头及腰长发(笑)到最后整齐的齐肩短发,也都在暗示着其角色身份从一个反叛军首领到一个野心家的转变。革命已经被背离初衷,统治者开始堕落。哪怕已经推翻了snow的统治,新的施惠国也还是在旧的施惠国尸身之上建立起来的,新国家的墙壁不可避免的要借用一些旧国家的断壁残垣来铺垫、填补。

初见佩勒,标准的战士造型

此刻,佩勒也应该也退出了实际战斗

画了眉

1080P里面能看到口红,这图不一定能看清楚。

最看是的科恩,长发

正式的披肩+齐肩短发,标准的女政客造型

多年以后,如果有后人在施惠国的档案馆有幸看到对当年在贡品大道发生的事件的记述时,也许会添加一句评语,革命过后,一地鸡毛。

普鲁塔什I写给凯特尼斯的信

普鲁塔什I写给凯特尼斯的信

普鲁塔什I写给凯特尼斯的信

黑密斯这句话可以说是很经典了。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饥饿游戏3:嘲笑鸟(下)的更多影评

推荐饥饿游戏3:嘲笑鸟(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