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以解脱 只有跳脱

小c
2018-03-30 14:40:0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很遗憾,即使是这样的奇幻题材,也没有试图给出解决烦恼的灵丹妙药。

所以,解忧杂货店并不能解忧。面对忧愁,人们能做的似乎只有逃避,逃又逃不远,所以我想到了这个词:跳脱。跳一下,脱离了烦恼的现实,可最终还要落回地面。 用这这个词来形容整个电影的情节安排也是恰如其分的。多个故事围绕孤儿院展开,又用杂货店的老房子完成时光的穿梭。观者仿佛面对一道大墙,跟随着镜头一次次地跳起,看到了墙那边的故事,来不及投入百分百的情绪就落下来,蠢蠢欲动的意念也不得不摆脱出来,再跳起时,墙外面已是不同的人和事了……最终,如我一样的观者只是望着面前的墙,期盼着导演编剧能大发仁慈,安排那些人和事走过墙来给个交代。毕竟情节是落下来了,可心还悬在半空中。当然,除了演职员表,我们什么也没有等到。这就是本片评分不高的原因――做足了前戏,却没有高潮。这是赤裸裸不负责任的耍流氓。

没看过原著,但透过改编后的作品还是看到了原作的强大张力。秦朗为了音乐梦想饱尝生活的艰辛,受到圈内所谓音乐人的嘲弄侮辱,他仍然坚持,直到孤儿院失火,为了救人而葬身火海;浩博爸爸欠了高利贷,逃债途中驾车冲出公路,坠入大海自杀,夫妻双双殒命;晴美是个舞女,有个男人说要买下鞋店送给她经营,其实这人不过是个骗子罢了。舞女发现后,痛改前非、奋发图强改变自己,后来掌管了孤儿院,结果还被几个熊孩子给绑架了……仔细想想,整个影片中的情节充斥着阴郁、绝望甚至是残忍的空气,但是看过后,心里竟还是温暖的。这也许就是东野圭吾的方式,他的鸡汤给的好,好就好在他并没有在明媚春光里捧上一盏香茶,而硬要在凛冽雪夜的荒野茅屋里递过一杯咖啡――苦涩,但有温度。

说实话,点开电影时,并没有抱过高的希望。在机场等航班总要看个片子的,大约东野圭吾不会太让人失望吧。事实证明,正是如此。电影目前的打分(尽管已经很低了)也还要归功于原作的内在构思。解忧杂货店如果被写成能实现愿望的阿拉丁神灯或者能时空穿梭的多啦A梦时光机,则会显得索然无味,顶多算个俗套的童话故事罢了。而不能“解忧”的解忧杂货店才是高明的安排,把几个并无新意的故事串联成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成人寓言。

有一个情节让我印象深刻。浩博刚来到孤儿院的时候,说忘了自己的名字和生日。从此,他就叫张默,进入孤儿院的那天就是他的生日。其实,他都到了上学的年纪,怎么可能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和生日,他只是要“跳脱”罢了,给自己一个重生。尽管,烦恼还在那里,张默最终还是浩博。

人小的时候,不知道忧愁,好的坏的,睡一觉都忘记了。长大以后,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去学习、去记住,而失掉了忘记的能力,于是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堆积起来,让人不堪重负。

很欣赏艾尔弗雷德·苏泽的一段话,他说:“长期以来,我都觉得生活——真正的生活似乎即将开始。可是总会遇到某种障碍,如得先完成一些事情。没做完的工作,要奉献的时间,该付的债,等等。之后生活才会开始。最后我醒悟过来了,这些障碍本身就是我的生活。”

长了几岁年纪以后,愈发深深认同上面的话。上中学时觉得高考麻烦,上了大学就好了;上了大学觉得找工作麻烦,找到工作就好了;等工作以后,觉得每天都是麻烦,加薪升职、结婚生子、房子车子……生活不是解决问题以后才开始的,生活就是麻烦本身。只不过穷人的麻烦都是相同的――就是缺钱嘛――而富人却各有各的麻烦。

如果真的有人没有烦恼,就好像电影里投给解忧爷爷的那张白纸,没有忧愁,一片空白,那就完美了吗?恐怕不是,找不出烦恼写上去,这本身就是个大麻烦。你需要在自寻烦恼的夜晚,苦苦思索,夜不能眠…… 不知不觉,打发了飞机延误的时光,马上要登机了。如此说来,写影评也算是一种跳脱吧,这大概也是不能解忧的解忧杂货店存在的意义吧。

2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解忧杂货店的更多影评

推荐解忧杂货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