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薄荷 双生薄荷 6.5分

论怎么吃干抹净一只外强中干凶巴巴的兔子

不吃肉🌴
2018-03-30 13:49:0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整个片子的基调都是偏深沉的,色调也属冷色调为主,音乐很抓耳,看完之后十分过瘾,美中不足的是剧情太单薄,但也足够回味。那么再退回去,这部片子到底讲了什么?在我看来,是光央养了一匹狼却自以为养了一只小奶狗最后被对方吃干抹净的事。

「本人非原漫粉丝,以下言论均属个人根据电影情节的发散思维。」

电影一开始的时候出现的是光夫,此人气场强大,能力突出,从家具陈设里也看出他经济条件十分不错,属于那种非常有魅力的精英男。

后来他接了光央的电话,答应帮其处理尸体。接电话的时候他十分冷静,开车丢尸的时候他十分冷静,反倒是光央手足无措,不知所以然的模样。这个时候还不知道他是光央的“狗”,所以看起来像是具有社会地位的大佬帮自己的小奶狗处理麻烦。

在开车途中插入了两人回忆,这才明白两人的“地位”,光央是“主”,光夫是“狗”。但光夫答应光央的那一刻,我竟然从他眼里看出的是激情和兴奋,他答“汪”的时候声音平静且克制,像是在抑制某种情绪——激动亢奋的情绪。

再回到现实,处理好尸体后两人驾车离开。路上光央一直絮絮叨叨说后悔杀人,说要去自首,光夫只是问“你在说什么啊,”,但当他讲到“我爱那个女

...
显示全文

整个片子的基调都是偏深沉的,色调也属冷色调为主,音乐很抓耳,看完之后十分过瘾,美中不足的是剧情太单薄,但也足够回味。那么再退回去,这部片子到底讲了什么?在我看来,是光央养了一匹狼却自以为养了一只小奶狗最后被对方吃干抹净的事。

「本人非原漫粉丝,以下言论均属个人根据电影情节的发散思维。」

电影一开始的时候出现的是光夫,此人气场强大,能力突出,从家具陈设里也看出他经济条件十分不错,属于那种非常有魅力的精英男。

后来他接了光央的电话,答应帮其处理尸体。接电话的时候他十分冷静,开车丢尸的时候他十分冷静,反倒是光央手足无措,不知所以然的模样。这个时候还不知道他是光央的“狗”,所以看起来像是具有社会地位的大佬帮自己的小奶狗处理麻烦。

在开车途中插入了两人回忆,这才明白两人的“地位”,光央是“主”,光夫是“狗”。但光夫答应光央的那一刻,我竟然从他眼里看出的是激情和兴奋,他答“汪”的时候声音平静且克制,像是在抑制某种情绪——激动亢奋的情绪。

再回到现实,处理好尸体后两人驾车离开。路上光央一直絮絮叨叨说后悔杀人,说要去自首,光夫只是问“你在说什么啊,”,但当他讲到“我爱那个女人”时,那双眼睛暼了过来,然后车猛的停在路上。

那只他年少时代的豢养的“狗”搂过他他的脸亲了下去,他气急败坏地推开,而光夫则使了更大的力气去钳制住他的脸,去吻他,吻着吻着,那双手拉开了他的拉链。这时候光央急了,几乎在用全身的力气去推开他。他虚张声势地说“我杀了你啊”,然而对方并不care,人家以一种近乎粗暴的方式扶住他的头使他靠近自己,挑衅地说“那就来啊”,然后又十分冷静的抛出了一个问题——你明明腰都直不起来了。进而甩开他,徒步走了。光央是“喂喂喂”地示弱般挽留人家来着,但人家还是走了。

这一段的背景音乐大提琴的独奏听着激烈又矛盾,而很多潜在的细节开始慢慢浮出水面,崭露头角。光夫对光央的感情?毫无疑问,他喜欢他,想要占有他,积极践行少年的承诺,做他的狗。那么光央呢?第二次强吻的时候他没有推开光夫,而是在对方接近雷池的时候使劲推开的。也就是说,他并非是因为醉酒的缘故体力不及光夫,而是他沉浸在那个吻里了。当光夫要更进一步的时候,他却开始犹豫不决,不知道该不该进,于是他拼了命地开始往外推对方。光夫也是知道他这种感情的,于是把他的威胁根本不放心上,而是强制输入一般说——你明明腰都直不起来了。明明身体那么诚实,那为什么又要推开我呢?这匹狼根本就不在意他和女朋友的事,他只是看不惯“主人”这样逃避。

而两人的性格也在这一段更加清晰。光央心里住着兔子,软软的,外面却要强行亮着自己的爪牙,使自己看起来阴鸷暴力,实则外强中干。光夫心里是匹狼,狠辣、理智又具有侵略性,但在光央面前又一副任君宰割的可怜兮兮的奶狗模样,实则腹黑。

所以后来的情节就很顺理成章了。被警察轻轻一诈的光央惊慌失措,他蜷缩在小角落里给光夫打电话。但听到电话那头熟悉的女声的时候,他几乎第一时间往光夫家跑。他为什么急?因为光夫?还是女朋友?他狠狠地揍他,却不见对方脸上有任何痛苦、忍耐的表情。谁说施暴的人一定有主动权?那时间明明是光夫在逼他。光夫蜷缩在地上哭,他呜咽着说都怪你,都怪你的眼睛。

于是女人被他赶走了。他脱掉外套,坐在椅子上,然后说“给我舔”,他妥协了。光夫匍匐着跪在他膝前,以一种慢慢悠悠的、隆重的仪式开始享用这场胜利。酒吧里光夫用手指温柔地转过他的脸,他顺从地接受那人的吻。

影片里又一段回忆开始了。律子一开始讲话的时候光夫是敷衍、走神的,但是最后他拉过女孩,吻了上去。因为他站的地方通过走廊可以直直地看过去,他看见了光央暗沉的脸和眼睛。后来光央喊他过去,让他旁听自己和女孩上床的过程。这场床戏从始至终都是他们两个在较劲。光央脱掉女孩的外套,看的是光夫;吻着女孩的脖子,看的是光夫;女孩享受在情事里的脸被他扶过去,让光夫看见,自己看的还是光夫。他甚至都没有投入进去。

后来光央走了,光夫和女孩也发生了关系。但他是真的享受吗?他连衣服都没打算脱,也没吻她,而是直接往那位置去了。这一切,是因为她身上光央的味道。前面也有个细节与之对应。光央得知女友在光夫家第一次动手之后,他听见光夫阐述挖回女孩并与她发生关系时只是在听,看到光夫又吻上女友时也没有动作,却在听到“是光央的味道啊”这句话时冲了上去,比之前还大力地施暴,自己都因此摔在了地上。

那么这么多年,其实两个人对彼此的感情都是明白的吧。后来光央被黑社会小弟老大欺负了个便,还被拍成DVD给到了光夫手里。吃桃那段太过经典,不加赘述。医院里光夫说我以为你会死,光央道已经死了。这里是两人情感一个质的改变。

出院后光央提出金盆洗手,然而一波三折,他还是被人利用,成了真正的侩子手。这次他没打算让光夫帮他,他打过去电话,却只听听他的声音。然而光夫还是找到了他。这一段是电影里为数不多的光夫失去冷静的场景,他低吼,摔东西,心疼地抓住光央的手;而光央看到光夫那一刻气急问你怎么来了,随之在老大面前失态大叫,还被踢了伤腿。最后,他揪着光夫,嘴里道“我对你…”,话难以启齿,化为了吻落在那人嘴上。

养伤期间光央在思考,思考两人的出路。这里没有描写光夫的心理,但我明白,光夫只想牢牢抓住光央。这里两人又不是同一个选择。光央留下自己的项链,决心一个人远走他乡。但我说过,光夫是狼,他一定不惜代价抓住猎物。他失态,嘶吼,带着哭腔说怎么总是就不见,把自己绷成了一张弓,但电话过来的时候他又是冷静的声音,无比冷静地威胁。

刀割破脸,血透过指缝流出来,他泄愤一般嘶吼:我同样也无路可退了。——所以不用顾虑我到底和你是不是一类人,不要再自作主张让我去过平静却没有你的生活,更不要觉得我会因此而幸福。而光央的眼泪像珠子一样,一颗又一颗。

故事的最后,两个人一起去往韩国的船上。前途未知,但似乎已经是最好的未来。那个软乎乎的兔子最后连表面的张牙舞爪都不会了,十分笨拙。他装作无意的看了看他的狼,说脸好像肿了吼,接着把自己的止痛药给这匹居心叵测的狼,还要再啰嗦问:吃了没。他像无意提起一样问:你能和我一起去死吗?

狼最后笑了,还笑的蛮矜持,就跟自己是小奶狗一样,他知道这只兔子已经在自己肚子里了。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9)

查看更多回应(9)

双生薄荷的更多影评

推荐双生薄荷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