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伏天 三伏天 4.6分

《三伏天》:“拾起”还是“放下”,这是一个问题

吾嘶电影
2018-03-3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由彭浩翔监制,黄璐、罗蓝山、田牧宸主演的剧情电影《三伏天》,日前定档3月30日在全国各大院线上映,影片通过讲述小镇里一对青年男女生了一个孩子,由这个孩子引发的一系列人性故事,深刻解读了当下小镇青年内心的迷茫和挣扎,道德和伦理的碰撞,本能和人性的交锋,折射出时代背景之下,情感的宣泄和无处安放,具备鲜明的文艺特色。值得一提的是,本片的编剧、导演Jordan Schiele是个地地道道的美国人,他把自己对人性的理解和悲悯情怀,塑造出来一个中国本土化的镜头腔调,这一点属实不易。

男友白龙(田牧宸 饰)带着正处在哺乳期的孩子离奇失踪,这让在夜场工作的跳舞女郎露露(黄璐 饰)难以接受,她在酒吧遇到与白龙有旧的陪酒男sunny,一对“情敌”踏上了寻找白龙和孩子的探寻之路。白龙的踪迹终于出现,可是三人之间的情感纠葛却让露露再也看不清这段感情,当她得知孩子已经被白龙送人之后,母性的觉醒指引她找到了自己的孩子,在孩子的哭声中,她的灵魂得到了新的拷问和救赎。

故事发生的时间正值三伏,整个世界的空调都仿佛停止运转,汗水淋漓,滴落在一女二男的身体和床单上,热,是看完《三伏天》之后的第一感觉。很早以前有一个说法,地球是一个炼场,而人生在地球上是为了赎罪而来,《三伏天》将整部影片都渲染上了蒸笼的色彩,底层人物面对命运摆布之时凸显出来的挣扎和不甘,将整部影片的张力以极致的戏剧动作体现了出来。露露寻找孩子,母性的本能是其一,更多地却是一种负罪和恐慌,她面对白龙时候的歇斯底里,本质上也是对自己内心压抑的情感的宣泄,但她又不是封闭的,她是渴望交流和渴望爱的,因此当她最终明白自己在白龙身上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时候,她才做到了反省。找上孩子是人物最后的一个动作,起初之时孩子是她的救命稻草,但是当她看到自己的孩子的时候,她的内心又开始了一次对话,这促使她选择将孩子留给收养者。

影片发布会上,演员黄璐说有关于结局部分孩子是带走还是留下,这一点很多人是有分歧的,确实,将孩子留下,体现的是一种善良的母性,能够体现出露露这个人物的“舍”,是自己对自己的宽恕,在选择把孩子留下的那一个瞬间,这个角色就做到了放下,也就得到了救赎。但如果是将孩子带走,这又体现了另外一个层面,即拾起。放下是很简单的,也是很符合逻辑的,但是拾起对人来说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你选择拾起,那就是选择了世俗意义上的责任,你面对的将会是未来的人生。如果《三伏天》是走哲理路线的话,选择留下孩子是很出彩的设定,但是很显然《三伏天》的着重在在于人性的体现上,因此选择拾起则更能揭示出影片的内涵,对于露露这个人物的现实层面的塑造更具备意义。

而在镜头语言上,导演也做到了丰富而具备内涵,无论是光影的运用,还是空间内细节的排布,《三伏天》的镜头语言都是超过很多商业院线电影的。露露找上sunny,二人对话的那几场戏,光影的运用很有王家卫的风格,不需要台词,整个气氛就被烘托了起来;至于后面很多长镜头的运用,也多有贾樟柯导演的写实主义风格的特点,一个美国导演,运用这样的镜头语言表达,来讲述一个根植于中国小镇、充满中国味道的故事,《三伏天》之前,笔者认为这是一句玩笑话,但是《三伏天》出来之后,这确实不是一个空谈。不过导演Jordan Schiele也说了,《三伏天》所展现的故事并不仅仅是中国特色,无独有偶,这是在世界范围内普遍存在的现象,自己只不过是用一种中国式的表达方式,表达出了一个人类共有的命题罢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三伏天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伏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