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望树 愿望树 8.1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30 12:05:25

《愿望树》是苏联著名导演坚吉兹·阿布拉泽三部曲的第二部(另外两部是《祈求》和《悔悟》)。影片据格鲁吉亚人民诗人列昂尼泽的同名散文诗集改编。在诗集中,列昂尼泽怀着深深的感激和眷恋记录了他童年的感受。这里有诗人对故乡的回忆、童年生活的印象,还有少年时代丰富美丽的遐想。诗集由21个独立成篇的小故事组成。每一个故事里都有一个鲜明的抒情形象。在诗人的特殊的抒情世界里,故事情节是不连贯的。因此,在改编中,导演阿布拉泽首先面临的是,把原作中“平行地存在的”主人公们导入同一个故事,纳入同一条轨道,从而创造出一个电影化的完整可信的世界,同时又保持一个成年诗人回忆中的童年诗人的精神世界。在《愿望树》中,导演阿布拉泽和剧作家伊纳尼什维里一起,以20世纪格鲁吉亚农村生活为背景,以美丽少女玛丽塔的不幸爱情为叙事主线,成功地把一系列具有鲜明色彩的抒情形象再现在银幕上,使影片的整个形象结构,它的风格和主题都渗透到诗人的文学世界里去。

影片《愿望树》全然不是材料选编式的银幕改编,而是一部具有完整严谨的剧作结构的影片。阿布拉泽在一个个抒情形象中,开掘每一位演员的新的、甚至连他自己都尚未发现的潜质,从而突现出形象的精

...
显示全文

《愿望树》是苏联著名导演坚吉兹·阿布拉泽三部曲的第二部(另外两部是《祈求》和《悔悟》)。影片据格鲁吉亚人民诗人列昂尼泽的同名散文诗集改编。在诗集中,列昂尼泽怀着深深的感激和眷恋记录了他童年的感受。这里有诗人对故乡的回忆、童年生活的印象,还有少年时代丰富美丽的遐想。诗集由21个独立成篇的小故事组成。每一个故事里都有一个鲜明的抒情形象。在诗人的特殊的抒情世界里,故事情节是不连贯的。因此,在改编中,导演阿布拉泽首先面临的是,把原作中“平行地存在的”主人公们导入同一个故事,纳入同一条轨道,从而创造出一个电影化的完整可信的世界,同时又保持一个成年诗人回忆中的童年诗人的精神世界。在《愿望树》中,导演阿布拉泽和剧作家伊纳尼什维里一起,以20世纪格鲁吉亚农村生活为背景,以美丽少女玛丽塔的不幸爱情为叙事主线,成功地把一系列具有鲜明色彩的抒情形象再现在银幕上,使影片的整个形象结构,它的风格和主题都渗透到诗人的文学世界里去。

影片《愿望树》全然不是材料选编式的银幕改编,而是一部具有完整严谨的剧作结构的影片。阿布拉泽在一个个抒情形象中,开掘每一位演员的新的、甚至连他自己都尚未发现的潜质,从而突现出形象的精神美。在《愿望树》中,有许多幻想家。埃利奥斯孜孜不倦地寻找魔石、金鱼,他期待着有朝一日那些具有魔力的东西能给他的可怜的女儿们带来好日子;弗法拉幻想着爱情,虽然这爱情她从未经历,但对于她,那幻想的爱情永不会死去。在《愿望树》中,阿布拉泽最大限度地运用了演员的潜质,表现出那些善良人们的美好愿望最终都未能实现的悲剧美。

玛丽塔的形象是由当时还是业余演员的丽卡·卡弗扎拉泽创造的。在对这一形象的造型处理中,阿布拉泽突现了少女玛丽塔的超人世的美,而卡弗扎拉泽的纯情表演,则最大限度地加强了整部影片的悲剧气氛。

弗法拉一角,使她的扮演者著名演员索菲柯·齐阿乌列里获得极大成功。透过那层白色的愚蠢的面罩,齐阿乌列里在观众面前展现了弗法拉那彷徨无着又无助的内心痛苦与渴望。她衣衫褴褛,却还要涂脂抹粉,她走村串户地讲述自己臆造的爱情故事,其实是一种自嘲自怜的手段。因为那幻想的幸福爱情就是她的生活意义,那么,她的生活也就成了这个非现实的“表演”体现。契阿乌列里恰到好处地再现了弗法拉的“表演”过程——每到一个村子时就紧张不安,就像演员即将上台一样。震惊于玛丽塔的惨死,弗法拉纵情地在自己幻想的废墟上为自己的命运哭泣。齐阿乌列里以令人惊叹的可信性把面对残酷的现实的弗法拉在虚幻的想象中寻找生活支持的无奈与徒劳淋漓尽致地展现在观众面前。

阿布拉泽挑选演员的外部条件很讲究。他善于在演员的脸上、在他们的造型中突现真正的美,并用电影手段记录下来。在《愿望树》中,奶奶玛拉基阿一角几乎没有台词。她总共在银幕上出现了五次:玛丽塔回到村里,在小河旁,奶奶坐在岸边,迎着太阳眯起双眼,欣赏着孙女的美丽。随后是她和儿子被齐齐柯尔说服的那场戏。在玛丽塔的婚礼上,当玛拉基阿听到“出卖了!出卖了!把美丽的塔玛尔出卖了!”的喊叫声后,她慢慢地转过头去,默默在注视着喊叫声远去的方向……她似乎已经看到她轻易应允的这门婚事将酿成孙女的悲剧,她感到自己铸成了不可原谅的大错,那种无尽的痛苦,被女演员塔凯什维里以震颤心灵的真实的面部表情体现出来。还有当她看见孙女尸体时那段迟缓的、无声的内心独白,使观众也仿佛与她一起再一次听见了那“出卖了!出卖了!”的喊叫声。在玛拉基阿这一形象中,导演通过演员饱满深刻的表演处理,揭示出玛丽塔悲剧的实质。

《愿望树》充满了美和生活的真实,呼唤着欢乐、怜悯和深深的同情。影片阐述的不是某一个主人公的感受,而是在生活的全部复杂性中阐明某种客观的真实。因此,《愿望树》在观众面前展现的世界是非中心的。在格鲁吉亚那个农村的小世界中,故事情节随着主人公中心地位的转换而展开。影片中没有一个可以被称作“次要角色”的人物。这里所有的人物都是主要的,而同时又都是次要的,无论是那个带着傻儿子在村里徘徊的老太婆,还是美丽的玛丽塔。影片中的一个场面:齐齐柯尔站在乡亲们中间。乡亲们按照他的指示把不宜放牧的地方圈出来。在这几个镜头里,他明显地处于主要人物的地位。然而,当约拉姆喊叫着跑来把乡亲们打好的木桩都拔掉时,中心人物便成了约拉姆。接着便出现了打着小伞、满脸涂白的弗法拉,她不由自主地又取代了约拉姆的中心地位。这种非中心的主人公处理,体现出《愿望树》的艺术构思的客体化特点。影片中的每一个人物都体现了人的价值。“世界是一个剧场,而世上的人们则是演员”,《愿望树》证实了这句话。同时,可以说,《愿望树》是愿望、幻想的集体形象,而不是这些愿望和幻想的实现。

阿布拉泽在影片的造型处理上非常严谨。从《愿望树》的最初几个镜头所渲染的情绪氛围,到影片结束前玛丽塔惨死的悲凉情景,都完满地体现了导演所刻意追求的外景美,造型优雅、镜头内线条的清晰和镜头结构的严谨。阿布拉泽的影片不仅是艺术作品,而且始终是民族文化现象的一部分。在《愿望树》的导演处理中,阿布拉泽不仅吸取了格鲁吉亚绘画、音乐、文学的各流派的特点,而且还吸取了建筑学的各流派的特点,开掘出为格鲁吉亚文学艺术各领域的某些流派特点继续发展的一块新天地。影片《愿望树》超越了一般的改编界限,它是一部完整独立的作品,是用当代电影意识对经典文学作品的精神作出深刻理解的一次成功的创造。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愿望树的更多影评

推荐愿望树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