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鸥食堂 海鸥食堂 8.3分

日本电影《海鸥食堂》 波澜不惊的人间烟火, 涓涓细流的风土人情

女流氓
2018-03-30 10:52:03

文/女流氓

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旅行,喜欢浪迹天涯,为了冒险,为了离开朝五晚九的沉闷与平庸,为了满足内心的浪漫文艺情怀,为了吃遍各地美食,为了他乡遇故知,或者仅仅只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的任性。我也喜欢旅行,虽然没有去过很多地方,但是我一直保留着对陌生地域的向往和想象。这份丝毫不减的热忱总是被一部部电影,一本本书,一个个人撩拨着。现实生活与它们是隔离的,它们太高贵纯净,须有一抔净土支持生长,也许就是内心深处的一朵玫瑰,我们变成了小王子;亦或者是我们就是我们自己,坚决呵护着内心的小王子。不考虑现实的浪漫是岌岌可危的,完全现实的生活是枯槁压抑的,掺杂浪漫的现实是风情万种的,佐以现实的浪漫是自得其乐的。

...
显示全文

文/女流氓

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旅行,喜欢浪迹天涯,为了冒险,为了离开朝五晚九的沉闷与平庸,为了满足内心的浪漫文艺情怀,为了吃遍各地美食,为了他乡遇故知,或者仅仅只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的任性。我也喜欢旅行,虽然没有去过很多地方,但是我一直保留着对陌生地域的向往和想象。这份丝毫不减的热忱总是被一部部电影,一本本书,一个个人撩拨着。现实生活与它们是隔离的,它们太高贵纯净,须有一抔净土支持生长,也许就是内心深处的一朵玫瑰,我们变成了小王子;亦或者是我们就是我们自己,坚决呵护着内心的小王子。不考虑现实的浪漫是岌岌可危的,完全现实的生活是枯槁压抑的,掺杂浪漫的现实是风情万种的,佐以现实的浪漫是自得其乐的。

正子打着电话,路边大叔不动声色地凝睇着她,她也报以同样的眼神,两人无声对视,只听得到,海水啪啪,风声袭袭,海鸥丫丫,将怀中的猫放到正子手中,抚摸着,一言不发走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数不尽的小怪癖和难以言表的情结,就像电影《海鸥食堂》里的幸惠喜欢那些吃得很香,胖胖的动物,所以喜欢她的肥猫,喜欢芬兰不同于其他地方的圆滚滚的海鸥。影片开始以幸惠明朗清晰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语气为线索不断切换着镜头,让人感觉像白开水那样简洁干净,毫无味道可言但又引人发问。她说她的肥猫在妈妈去世之后死了,她很爱妈妈,可是奇怪的是她为猫流的泪竟然比为妈妈流的泪还多。对了,还有一点,妈妈很瘦。

日本人幸惠在芬兰的一个小镇上开了一家“海鸥食堂”,名字起得莫名其妙。每天早上都能看到她在餐吧工作台前平静认真地擦着快要被擦破的杯子,浅黄色阳光透过明净的窗户照射着她与空无一人的食堂,整个空间都是那么淡雅。后来,这份宁静被一位日本文化迷的芬兰帅哥打破。

芬兰小伙成为了她的第一位客人,金黄色的浓密头发,含蓄温情的眼神,礼貌得体的举止让人不得不心生好感。没想到幸惠给了小伙一个特权:每次都是咖啡免费。我当时极其肤浅庸俗地以为幸惠和这个小伙会擦出爱情的火花,后来的事实证明我这人不但庸俗,而且庸俗至极。幸惠每一次都低头不语,眼神温和地泡着咖啡,客客气气地微笑着端给芬兰小伙。这个芬兰大男孩给了她最早的希望,她为这份被满足的期望义无反顾抛开金钱盈利而买单。

影片徐徐铺展开来,出现了一个新人物:小绿。刚开始一看这个人,说实话我的心脏受到了刺激。这人长得也太出格了,特别是她的个人放大镜头有时让人有种惊悚感。再加上做事像大人,说话像小人的怪异之气让我心生好奇。小绿与幸惠刚认识因为没有住处就被幸惠留宿,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这样一段治愈人心的对白: “为什么把初次见面的我留宿在你家呢?” “因为……能够完全记住gachaman歌曲的人肯定不是坏人。”

小绿直爽活泼,可爱有趣。主动要求不要薪水在食堂帮忙来报答幸惠的收留之恩。俩个天真的女人每天守着门可罗雀的店,平和地等待着客人。小绿不理解幸惠为什么把日本传统食物饭团作为主菜单,入乡随俗迎合当地人口味不是更好吗?我也不理解,后来随着这杯“白开水”越喝越有味道,我开始钦佩幸惠对自己内心的信仰的独自坚守,她笃定地相信芬兰人总有一天会理解她的用意,懂得这家店的内涵。

在没有客人的期间,俩人也做了芬兰食物的尝试。其间还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大叔(之前在这家店工作)走进店来教幸惠泡出更好喝的咖啡,我也跟着这位大叔学到了一句神秘的咒语:“copiluwak”。看着以后每次幸惠冲咖啡时都会把食指伸到咖啡豆里,虔诚地像个孩子念出这句咒语,我笑着对自己说以后我冲奶粉喝时也念一句咒语。

我不得不慨叹导演的心细如尘,感情处理非常地含蓄不夸张。记忆犹深的是冲咖啡的大叔在海鸥食堂吃了日本饭团后,抱着自己的咖啡机漫步在街道上,突然定步低头一看,有一颗米饭遗留到了胸口前,拾起微小的米粒于手指之间端详几秒,我想着他会放到嘴里,如果是我的话。哈哈,果然不出我所料。随后不知道是大号还是小号还是其他什么西洋吹奏乐器发出的乐声响起,简直是珠联璧合又相得益彰。

三五成群令人讨厌的老婆婆老奶奶在哪里都有,她们总是在窗外驻足片刻,絮絮叨叨,无所事事。后来被肉桂卷的香味吸引进来,出卖了之前的种种假相。原来,她们也是非常和气的一群人。这家店慢慢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

三番五次怒目圆睁幸惠的大妈在喝醉酒后打开了自己的心里防线,对另外一个日本人正子哭泣倾诉。两人语言完全不通,但是也能理解对方透过表象直抵内心的辛酸苦楚。在绿子看来,芬兰人是害羞的,祥和的,宁静的,幸惠的一句话解答了她的疑问也契合了我的心声“不管到哪里,伤心的人还是伤心的,孤单的人还是孤单的,不是吗?”这种个体一致性与差异性让我想到《安娜卡列尼娜》的一句经典“幸福人家都很相似,不幸人家却各有各的苦难。”

正子对芬兰人的宁静祥和百思不得其解,旁边的芬兰小伙脱口而出“因为我们国家有森林”。于是正子眼神里闪动着清澈明朗的目光,带着对这个国家的信仰去了森林。捡了很多蘑菇却弄丢了,在打算回到日本之际,收到了自己的行李,打开一看,明晃晃,金灿灿的一大箱子,原来是自己丢的蘑菇。那个时候,她震惊,欣喜,我想她应该决定留下来了。

几个人坐在一起吃着饭团,幸惠轻描淡写地娓娓道来她的一部分过去,说的是亲情。那时,吃着饭团的小绿哽咽难止,无声抽泣,猜想她的胸口犹如巨石压迫,发闷发麻,隐隐作痛吧。她们每个人都带着过去带着故事在芬兰重新启动人生,很少袒露过去的悲伤,在异乡这片土地上每个人都对现在的生活用心探索发现,原来悲痛的人无处不在,孤独的灵魂四处游荡。这些每一个鲜活奇特,丰满真实,寂寞无奈的人相聚在一起,在美食和善意之中互相治愈。有时候,心墙的瓦解就在那么一瞬间,有点寂寞,又有点温暖。

人类都是以自己的视角去看世界,或许这是我们注定孤独的原因。我们渴求与其他的同类靠近,却也担心暴露自己,矛盾综合体,于是小心翼翼,懦弱胆怯,一点一点地伸出触角。然而电影女主角幸惠却是那样的真诚礼貌,平易近人,她看着那么令人舒服,姿态那么迷人。经历了亲人离世,只身一人在外国开一家属于自己独特风格的店,其间肯定经历了令人难以想象的苦难和磨练,年龄不算很大但也不小了,可是影片开头三位老太太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她到底是个大人呢还是个孩子呢?或许就是个小大人吧!”这个片段特别可爱,我很喜爱。

整部影片全然无关爱情,亲情也是几近没有,陌生人之间的对话贯穿了整条感情基线。普通,平凡,波澜不惊,甚至对于一些人来说是无聊乏味的,可是引用网上看到的一句话再也合适不过了:“像茶泡饭一样,吃了觉得一般,不吃会想。”当然,放在现实生活中这部影片过于理想化,没有一个坏人,都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不在意金钱利益,把柴米油盐过成了山高水长的幸惠在现实生活中得有多么足够硬实的经济能力和生活筹码。不过,正是因为少,因为没有,才让人格外想去重视,去珍惜,去保护。 我也希望自己在一地鸡毛满地狗血不堪的现实生活中能遇到幸惠这样久处不厌,心生欢喜的人,就像一处清喜的水泽,滋养灵魂。总有一些温馨的东西,随着生活的潮涨潮落不知不觉地遗落于孤单的沙岸,像一篇呆板的公文里突然冒出的美丽句子,那样令人惊讶,令人有浅浅的惊喜。

忽然想起来萧红在呼兰河传说的一段美丽的句子,很适合现在宁静,无所谓的心境:

花开了,就像花睡醒了似的。鸟飞了,就像鸟上天了似的。虫子叫了,就像虫子在说话似的。一切都活了。都有无限的本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是那么的自由。倭瓜愿意爬上架就爬上架,愿意爬上房就爬上房。黄瓜愿意开一朵黄花,就开一朵黄花,愿意结一根黄瓜,就结一根黄瓜。若都不愿意,就是一根黄瓜也不结,一朵花也不开,也没有人问它;玉米愿意长多高就长多高,它若愿意长上天去,也没有人管;蝴蝶随意的飞,一会儿从墙头上飞来一对黄蝴蝶,一会儿又从墙头上飞走了一只白蝴蝶。它们是从谁家来的?又飞到谁家去?太阳也不知道这个。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海鸥食堂的更多影评

推荐海鸥食堂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