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30 10:33:25

本片是一个心理悲剧,它提出了爱情,家庭,对亲人的责任感等问题。剧情的中心是两个已不年轻的人——女教师拉乌拉和医生鲁道尔夫的爱情故事。影片中没有急剧的情节转折,一切都构建在男女主人公细微的情绪感受及其变化中,人物的感情表现得非常含蓄,常常是尽在不言中。要在银幕上表现出影片的基调,对初次担任导演的古纳尔·茨依林斯基来说,任务是很艰巨的。古纳尔·茨依林斯基不仅参与了编剧,而且,他还是男主人公鲁道尔夫的扮演者。起先,他曾犹豫:演不演这个角色?但他又非常想在银幕上表现默默的、真正的爱情,他决定演了。当他还在写剧本时,他就选好了女演员,他觉得阿斯特丽达·卡依莉霞演拉乌拉正合适。这位导演认为,重要的是要在银幕上表现出这种强烈的真正的爱情的滋长过程。

在影片中,拉乌拉和鲁道尔夫的爱情是通过他们的九次相见来表现的。初次相识是鲁道尔夫来向拉乌拉借小船,他住的村子和拉乌拉的村子隔湖相对。借船那天,他见到拉乌拉在干活,还见到了她的两个孩子。关于拉乌拉,他什么都不了解。但也许,他对她已有了好感和同情,出于好奇,鲁道尔夫向邻居老头打听了拉乌拉家的情况。

第二次相见,是拉乌拉的女儿扎依戛病了,拉乌拉来

...
显示全文

本片是一个心理悲剧,它提出了爱情,家庭,对亲人的责任感等问题。剧情的中心是两个已不年轻的人——女教师拉乌拉和医生鲁道尔夫的爱情故事。影片中没有急剧的情节转折,一切都构建在男女主人公细微的情绪感受及其变化中,人物的感情表现得非常含蓄,常常是尽在不言中。要在银幕上表现出影片的基调,对初次担任导演的古纳尔·茨依林斯基来说,任务是很艰巨的。古纳尔·茨依林斯基不仅参与了编剧,而且,他还是男主人公鲁道尔夫的扮演者。起先,他曾犹豫:演不演这个角色?但他又非常想在银幕上表现默默的、真正的爱情,他决定演了。当他还在写剧本时,他就选好了女演员,他觉得阿斯特丽达·卡依莉霞演拉乌拉正合适。这位导演认为,重要的是要在银幕上表现出这种强烈的真正的爱情的滋长过程。

在影片中,拉乌拉和鲁道尔夫的爱情是通过他们的九次相见来表现的。初次相识是鲁道尔夫来向拉乌拉借小船,他住的村子和拉乌拉的村子隔湖相对。借船那天,他见到拉乌拉在干活,还见到了她的两个孩子。关于拉乌拉,他什么都不了解。但也许,他对她已有了好感和同情,出于好奇,鲁道尔夫向邻居老头打听了拉乌拉家的情况。

第二次相见,是拉乌拉的女儿扎依戛病了,拉乌拉来向鲁道尔夫求援,鲁道尔夫开车送她们去医院,还及时地自告奋勇为扎依戛做了手术。原来主张等外科大夫回来再开刀的值班女医生对拉乌拉说:“你丈夫手术做得真好。”拉乌拉什么也没说。在回家的路上,鲁道尔夫边开车边说:“他们把我当成你丈夫了,你丈夫呢?”拉乌拉简短地回答:“在监狱里,因酒后打猎打死了一个人。”

不知不觉中,鲁道尔夫想见到拉乌拉,他到拉乌拉家里去,拉乌拉不在,只见马里斯在切面包,马里斯对他很友好,请他吃抹了果酱的面包。他对马里斯也很关心,见到马里斯光着一只磨破的脚不能穿鞋,就立即为他包扎。拉乌拉的婆婆阿尔维娜走进屋来,鲁道尔夫告诉她:他已去过医院,扎依戛好多了。鲁道尔夫就是想借这两句话作为借口到拉乌拉家来见她的,但很遗憾没见到。

鲁道尔夫知道拉乌拉在城里的小学教书,他想在城里遇见拉乌拉,于是就主动地为邻居老头的妻子到城里去买盐。在商店里,一个留大胡子的人来退空酒瓶,售货员不让退,大胡子请鲁道尔夫帮助退,退成了。鲁道尔夫从商店出来,遇见了拉乌拉,这是他们的第三次相见。鲁道尔夫立即把拉乌拉手中的提兜接过来,并没话找话地把他帮大胡子退酒瓶的事告诉了她,拉乌拉说:大胡子是他们学校的司机。从拉乌拉身旁走过的学生向拉乌拉致意。两个女人站在路边聊天,其中一个与拉乌拉打招呼,但当她瞥见拉乌拉身边站着一个中年男子——鲁道尔夫时,她惊讶得把手中的一个瓶子滑落到了地上。还有一个女人从楼上的窗口不以为然地望着他们。在这里影片编导顺便表现了小城镇的人们受传统观念束缚的眼光。

鲁道尔夫说他把拉乌拉的小船划来了,他们可以坐小船回去。在船上,鲁道尔夫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拉乌拉,在这之前,拉乌拉只知道他是个医生。船晃动了一下,拉乌拉的提兜倒下了,露出几本学生的作业本,拉乌拉伸手去扶正提兜,鲁道尔夫也去帮她,两人的手相碰,拉乌拉说了声:“对不起。”鲁道尔夫问:“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拉乌拉没有回答,只是望着他,两人默默对视。鲁道尔夫手中的船桨一下一下地划着水,湖水泛起了漪涟,他们一直默默无语。湖水的漪涟隐喻着他们内心的不平静。

第四次相见,是一个下雨天,鲁道尔夫开车进城,把车停在公共汽车站旁,他招呼没有赶上公共汽车的拉乌拉上他的车。拉乌拉为儿子忘了把手表还给鲁道尔夫而向鲁道尔夫道歉,她问鲁道尔夫来车站干什么?鲁道尔夫说:“等人。”拉乌拉问:“没等到吗?”鲁道尔夫不掩饰地回答:“不,等到了。”他这句话是向拉乌拉表明:他想见到她,是专程来见她的,这种表面上什么也看不出来的感情已不可抑制了。车到了拉乌拉家门口,拉乌拉进屋去拿了手表还给鲁道尔夫时,两人的手又相碰了,他们又对视了一会儿。拉乌拉回身走向家门时,鲁道尔夫望着她的背影。

第五次相见是一个星期天,维娅约拉乌拉去游泳。拉乌拉来到湖边时,见到维娅和马里斯都在鲁道尔夫划着的小船上,鲁道尔夫正在教马里斯划船。拉乌拉站在湖边望着他们,眼前忽然浮现出丈夫里契帮人把卡车从泥泞地里推出来的情景,她立即扭头回去了。拉乌拉一想到里契,就会用冷峻的理智来克制自己正在滋长的强烈而真诚的感情。但她回到家之后,还是忘不了鲁道尔夫,她站在窗内默默地望着正在划船的鲁道尔夫。鲁道尔夫也不明白:拉乌拉为什么要避开他?

第六次相见是鲁道尔夫帮拉乌拉割草,还要替她背那一大包草,但拉乌拉婉拒了他,她背对着他,在努力回避他。她不敢正视鲁道尔夫,她怕一遇到他的目光,她会无力扑灭自己的炽热的感情。

第七次相见是鲁道尔夫专程开车进城到拉乌拉参加大会的会场外去等她,但他对拉乌拉说是进城加油,顺便来接她的。在车上,他们谈得很愉快,还一起分吃面包,拉乌拉到路边的小溪旁用手捧水喝。在路边,他们默默地对视着,终于拥吻了一下,他们的激情融入了周围诗情画意的自然景色中。但拉乌拉立即压制住了自己的感情,急速地说:“快回家吧!”他们上了车,突然路边的田野上出现了牛群,立即破坏了诗意的气氛,这隐喻着拉乌拉与鲁道尔夫的感情路途中的障碍和干扰。拉乌拉叫鲁道尔夫加快车速,而且离家还有一段路她就下了车。她走了一阵子之后,又回头一望,已看不见鲁道尔夫的车了。“回头”这一举动,充分表现了拉乌拉矛盾复杂的心理状态。一回到家,拉乌拉立即照镜子,凝视着自己闪烁着幸福微笑的脸。但这时,婆婆进屋来了,又谈到了里契,问拉乌拉去邮局没有?里契该有信来了,并问拉乌拉为什么回来得这么晚?拉乌拉说:这几天开会,没去邮局。婆婆一出现,拉乌拉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又恢复了她惯常的平静而冷漠的表情。婆婆刚离开,女儿扎依戛进屋来了。她说:今天她和弟弟在路边等妈妈回来,等了很久,她真怕妈妈不回来。拉乌拉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扎依戛说:“不知道,可就有这样的担心,你会不回来吗?”拉乌拉搂着女儿没有回答。婆婆和女儿的出现像是在拉乌拉的感情的烈火上泼了两盆冷水。

第八次相见是鲁道尔夫送扎依戛和马里斯姐弟到邮局去取爸爸的信,同时把拉乌拉接回来。车在邮局门口停下,孩子们进了邮局,鲁道尔夫站在车旁等着,拉乌拉来了,站在他身边望着他。鲁道尔夫说;“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孩子们从邮局出来,马里斯对妈妈说:“现在我把我的座位让给你。”他指的是鲁道尔夫身边的座位。上了车,马里斯让鲁道尔夫把车开得快一些,车后扬起了一团团滚滚的尘埃,远看像低低地飘飞的云朵,白鹳在飞翔,车窗外一派夏末的景色。他们四个人坐在车中,像是幸福的一家人假日出游,此时此刻,拉乌拉的心情很舒畅,后座上姐弟二人欢乐地在说笑。忽然,扎依戛记起了爸爸的信,她把信递给了拉乌拉。虽然,孩子们继续在欢笑,窗外的阳光依然是那么灿烂,景色也还是无比美好,但拉乌拉心中的幸福感消失了,她又感到了不自在,又意识到自己没有自由获得爱情。在这种感情的颤动中,在女主人公的情绪和心理状态的迅速转换中揭示出了她的复杂而丰富的内心生活。

第九次,也就是最后一次相见是在雨中的水井旁。拉乌拉在摇辘轳,鲁道尔夫来到她身边,在雨中与她拥吻,拉乌拉抚摸着他的脸说:他们不会幸福的,因为不只是他们两个人。拉乌拉让鲁道尔夫离开这里,走得远远的。鲁道尔夫同意了,因为他深知,如果拉乌拉不尽自己所能去拯救里契的话,她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拉乌拉婚后从来没有幸福过,丈夫入狱后她更有理由离开他,两个孩子也都对鲁道尔夫有好感。拉乌拉完全可以摆脱单调乏味的农村生活。认识了鲁道尔夫之后,拉乌拉身上真正的女性觉醒了,她感到幸福已快降临到她身上,她的眼睛更明亮了,照镜子时,脸上有一种幸福感,这真正的爱情使她有了改变。对鲁道尔夫来说,到农村后,城市的紧张感消失了,他的心灵渐渐获得了安宁,他的过去生活对他没有妨碍:他离了婚,儿子在母亲的新家庭里生活得很好。他向往着真挚美好的爱情。拉乌拉虽然对目前的生活很不满,但她默默地忍受着,心中的苦楚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夜里经常泪水浸湿了枕头,痛苦得每每把自己的嘴唇咬出血,但她没有勇气去追求幸福,过去的生活像阴影那样笼罩着她。里契过去从来无视她的存在,对她不关心,也不需要她,只是现在在狱中,他说他无时不想拉乌拉,以她作为生活唯一的支撑点,只有她才能保证他今后获得新生。而拉乌拉遵循的道德原则是:幸福不能、也不应以别人的不幸作为代价。影片表现了突然产生的爱情和责任感之间的矛盾,为另一个人的命运的忧虑,在成长中的孩子会不会失去父亲等问题。

拉乌拉和鲁道尔夫的感情是在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朦朦胧胧地产生的。当拉乌拉意识到自己的这种感情时,她感到惶恐,她努力回避,装作一付冷漠的样子。但实际上,她内心是多么向往这真挚而强烈的爱情啊!她和鲁道尔夫的相见,除去送女儿扎依戛去医院那一次,都是在自然景色的环境中。而且不管是划船或乘车,都离不开湖,不是在湖心就是在湖畔。因此,在夏日明媚的阳光下显得亲切悦人,在颤动的月光下有一种神秘感的湖,在芦苇丛中划动着的船,在湖的上空飞翔的白鹳,都不仅仅是银幕上的自然风光,围绕在主人公周围的这些形象是对拉乌拉和鲁道尔夫的内心生活的独特而抒情的伴奏。

影片最大的成就是细致地表现了人物的心理状态,不仅是主要人物,就是对维娅和阿尔维娜的心理刻画也很准确,而且,把人物的复杂矛盾的感情表现出来了。如维娅,她难忍生活的贫困和单调,她成天在地里干活,唯一的乐趣就是晚上到俱乐部里去玩一会儿,可回来晚了她妈妈还要说她。她向往幸福、丰富多彩的生活,希望有人真正地爱她,但她却没有遇到她所企盼的爱情。她妈妈老催着她去浇黄瓜、白菜,她说这些东西拿到市里去卖也就卖五戈比,她妈妈说:“这里五戈比,那里五戈比,加起来也不少啊!”她生气地顶撞她妈妈:“你一辈子就知道黄瓜、白菜、猪!”她恨这房子,这房子令人有一种压抑感,这是富农托马里斯的老屋。屋子里放满用具的吱吱响的餐柜像个堡垒似的伫立在墙边,户外,粗壮的,死气沉沉的百年大树把它的像有力的爪子那样的疙疙瘩瘩的树枝伸向这所老屋。这所屋子里有过屈辱和仇恨,维娅恨这屋子,恨墙上的挂钟,恨这屋子的主人杀了她父亲,她总觉得屋主人托马里斯的阴魂不散,她真想离开这个家,她对拉乌拉说:“你去跟妈说说,现在是她当家,可她被人家赶出来时,她不也恨这个家吗?”维娅对鲁道尔夫也很感兴趣,她曾挑逗过他,可是遭到了鲁道尔夫的婉拒。但维娅还是一个好心的姑娘,当她知道拉乌拉与鲁道尔夫真心相爱时,她劝拉乌拉离开这个家,鼓励鲁道尔夫去争取幸福。最后,她把餐柜掀倒,把杯碗盘碟、挂钟都砸碎了,以此发泄了她的仇恨。

阿尔维娜就希望维持目前的生活,她把这老屋里的一切都视作宝贝,每天小心翼翼地给挂钟上弦,打碎一个碗碟都会令她心疼。她也在默默地注视拉乌拉与鲁道尔夫的关系,晾床单时她冷眼望着在湖心划船的鲁道尔夫。每当拉乌拉沉浸在幸福的爱情中时,她总要提醒她到邮局去取里契的信,实际上,就是叫拉乌拉别忘了她是个有丈夫的人。她不仅自己忍受屈辱和仇恨,还让维娅和拉乌拉也忍受不幸和痛苦,她是旧习俗的维护者。

拉乌拉的性格揭示得很全面,片中不仅展示了她的爱情,而且还描绘了她在各方面的表现,影片逐渐地,通过她性格中不同的心理层面,刻画了她的丰富多彩的性格。

男女主人公的真挚的、无望的、尽在不言中的爱情具有强烈的震撼力。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湖上奏鸣曲的更多影评

推荐湖上奏鸣曲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