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30 10:31:31

1976年,世界电影艺术大师路易斯·布努艾尔已是77岁高龄的老人,但他的创作激情依然不衰,拍摄了《欲望的隐晦目的》,为自己的创作生涯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1939年佛朗哥开始在西班牙实行法西斯独裁统治,布努艾尔被迫离开了祖国,1949年他加入了墨西哥国籍。但是,布努艾尔始终眷恋养育了自己的祖国,忘不了童年的生活和大学时代的经历。他怀着对故土、对亲人和朋友的深情厚谊,在西班牙完成了他的谢世之作。

《欲望的隐晦目的》改编自比埃尔·卢维的小说《女人与木偶》,这部著名的作品曾先后四次被搬上银幕。布努艾尔抓住了小说的精髓,深化了主题,他受到小说中男主人公的一句话的启发,画龙点睛地将片名定为《欲望的隐晦目的》。

该片是布努艾尔对人的心态、尤其是对人的内心深处不易觉察的东西进行的又一次探索与解析,具有一定的超现实主义色彩。布努艾尔在他的回忆录《我最后的叹息》中写道:“不管怎样,我一生中,在与令人兴奋而又无条理的超现实主义团体为伍的时间里——三年多的时间——保留了一些东西。首先留给我的是,对于得到承认和渴望的人的内心的自由探索,这是一种非理性的、隐晦的,一切都源于我们的冲动,我内心深处的呼唤……我从

...
显示全文

1976年,世界电影艺术大师路易斯·布努艾尔已是77岁高龄的老人,但他的创作激情依然不衰,拍摄了《欲望的隐晦目的》,为自己的创作生涯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1939年佛朗哥开始在西班牙实行法西斯独裁统治,布努艾尔被迫离开了祖国,1949年他加入了墨西哥国籍。但是,布努艾尔始终眷恋养育了自己的祖国,忘不了童年的生活和大学时代的经历。他怀着对故土、对亲人和朋友的深情厚谊,在西班牙完成了他的谢世之作。

《欲望的隐晦目的》改编自比埃尔·卢维的小说《女人与木偶》,这部著名的作品曾先后四次被搬上银幕。布努艾尔抓住了小说的精髓,深化了主题,他受到小说中男主人公的一句话的启发,画龙点睛地将片名定为《欲望的隐晦目的》。

该片是布努艾尔对人的心态、尤其是对人的内心深处不易觉察的东西进行的又一次探索与解析,具有一定的超现实主义色彩。布努艾尔在他的回忆录《我最后的叹息》中写道:“不管怎样,我一生中,在与令人兴奋而又无条理的超现实主义团体为伍的时间里——三年多的时间——保留了一些东西。首先留给我的是,对于得到承认和渴望的人的内心的自由探索,这是一种非理性的、隐晦的,一切都源于我们的冲动,我内心深处的呼唤……我从未背弃这一切。”事实正如他自己所言,自从布努艾尔1928年拍摄第一部影片《一条安达鲁狗》起,他的作品就与超现实主义结下了不解之缘。从他在漫长创作岁月中拍摄的32部影片中,我们可以看到超现实主义对他的影响。但这种影响不是表象的,而是置于他作品的核心之中。布努艾尔不是把超现实主义奉为神圣之物,而是将其作为一种滋补自己的营养而吸收。因而,不论是在超现实主义的鼎盛时期还是衰落时期,不论他的作品是表现现实故事,还是探索人的欲望,他都能有效地利用超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并以此来丰富自己影片的表现力。

《欲望的隐晦目的》的故事情节基本完整,影片描述了马德奥对孔奇塔的追求及由此引起的波折。布努艾尔利用这个并不复杂的故事展现了人的复杂、千变万化的内心世界。他通过马德奥对孔奇塔强烈的占有欲及孔奇塔性格的多变揭示了人的本性。

本片男主角马德奥有钱有势,是上流社会中的一员。他衣着讲究、举止文雅,可视为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马德奥在家中首次见到孔奇塔时,立即为她的美貌所动,产生了占有孔奇塔的欲望(在这里,布努艾尔以人的最原始的欲望——性欲来代表人的各种欲望)。他精心安排了勾引孔奇塔的行动,企图在温柔的气氛中得到孔奇塔。

马德奥失败之后,他想利用金钱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他把金钱视为万能,他利用孔奇塔母亲的贪婪,往孔奇塔家里送钱、送东西)。但金钱也未能使马德奥如愿。后来,马德奥好不容易把孔奇塔带到了自己的别墅。他和孔奇塔上床之后却解不开她的紧身裤(孔奇塔穿的无法解开的紧身裤具有明显的象征意义)。面对唾手可得的孔奇塔,马德奥却无法使自己的欲望得到满足,欲望的再次受挫使他潸然泪下。

马德奥对孔奇塔恼羞成怒,他借用表弟的权势让警察把孔奇塔母女逐出法国。由于马德奥忘不了孔奇塔,在欲望的驱使下,他来到西班牙的塞维利亚找到了孔奇塔,并为她买了一栋房子。在马德奥认为可以万无一失地得到孔奇塔时,他却受到了孔奇塔的嘲弄。孔奇塔当着他的面与别人做爱,使他的感情和尊严受到了残酷的打击。他抛弃了温柔的外衣,狠狠地毒打了孔奇塔。

布努艾尔对马德奥的占有欲所进行的层层透视(包括欲望的萌发,对欲望的种种追求,欲望的不断落空),达到了由浅入深地剖析人物内心世界的效果。

在本片中,布努艾尔对孔奇塔多变的性格也做了细微的描写,从另一个方面揭示了人的复杂心态。孔奇塔是个令人捉摸不定的姑娘,她聪明、美丽,但又狡诈,有时甚至厚颜无耻。家境贫寒的孔奇塔既不甘心当马德奥的玩物,又有意与其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她玩弄马德奥的欲望,接受他的钱财,可又拒绝委身于他。为了准确地表现孔奇塔,布努艾尔对这个人物做了新奇的处理。他启用两位女演员扮演孔奇塔,一位是法国演员卡洛尔·布盖(纯洁、美丽),另一位是西班牙女演员安赫拉·莫利纳(漂亮、性感),两个女演员代表了孔奇塔性格的两个侧面。卡洛尔饰演的孔奇塔代表纯洁的一面,安赫拉饰演的孔奇塔则代表她狡诈的一面。两个演员交替在银幕上出现,两者之间没有明显的分界线。布努艾尔利用两位演员合演一个人物,充分展现了人的善恶相间、美丑混合、难以捉摸的多面的内心世界。他曾对制片人西尔贝曼就此作出解释说:“你认识我的妻子,我已与她共同生活了40年,可有时我却感到她好像是另一个人。一个女人不总是一个样子,而是有许多副面孔。”布努艾尔通过对男、女主角的刻画,完成了对人的多角度、全方位、深层次的剖析,达到了他揭示人的本性的目的。

此外,布努艾尔通过该片还巧妙地表达了他对整个世界危机的看法。布努艾尔饱经沧桑,他对世界上发生的种种危及人类生存的问题,如人口爆炸、战争、核试验等,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他为人类在发展中破坏了自身的生存环境而忧虑。在《欲望的隐晦目的》中,除了直接出现的汽车爆炸、抢劫、炸弹爆炸等场面之外,还利用报纸、电台广播涉及了飞机失事和病毒蔓延。布努艾尔将炸弹爆炸的滚滚浓烟安排在影片的结尾,一方面要表明马德奥欲望的落空与外界动荡不安的环境有密切的联系,另一方面也表示了布努艾尔对当今世界的看法——世界已变得混乱不堪,人类已难以找到一块可栖身的净土。

在叙事结构上,该片采用了现实、倒叙、反复交叉的叙事手法,以马德奥在火车包厢的叙述为基点,将先后发生在巴黎——瑞士——塞维利亚的事情贯穿起来,这样既增加了与观众交流的融汇点,又保持了故事的完整性。这种“旅行”的叙事手段是布努艾尔喜欢运用的手法之一。

超现实主义的色彩在该片中还有一些表现,例如在影片中几次出现一个破麻袋,马德奥与孔奇塔游览拍照时也不忘拿麻袋,而这个麻袋与剧情没有任何关系。另外,在咖啡馆里,一只苍蝇落到马德奥的酒杯里,侍者发现后说:“一只苍蝇!我已经追了它好几天了!这可好,掉在你的杯子里!我给你换一杯酒。”这些场景不仅与本片情节无关,而且也没有特定的含义。布努艾尔经常把自己做的梦(包括别人讲给他听的梦)、想象及潜意识中的朦胧意念在影片中表现出来,成为他创作中的一个组成部分。

影片即将结束时有这样一场戏:马德奥经过一个店铺时,透过玻璃窗看到一个女人从破麻袋中掏出一件带有血迹的旧衣服,这个女人认真地缝补这件破衣服。马德奥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不理会身边的孔奇塔,而且异常激动。这幅女人缝补衣服的画面使人联想到荷兰风俗画家弗尔美的画。布努艾尔的第一部影片《一条安达鲁狗》中就曾出现过这幅画的镜头,在他最后一部影片的结尾处又再现了弗尔美的画,可以说,布努艾尔借此向他辛勤耕耘了多年的影坛告别。这个女人为什么缝补?它内在含义是什么?是缝补《一条安达鲁狗》中被剃刀割破的眼睛?还是缝补被撕裂了的感情?这恐怕会成为永恒的谜。布努艾尔自己曾经说过:“《欲望的隐晦目的》里最后一场戏(也就是我拍摄的在爆炸之前的最后一场戏)使我非常激动,我也说不清为什么,也许永远是神秘的。”

布努艾尔已于1983年7月29日离开了人世,他的作品所表现的幽默、嘲讽及独特的风格给人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朦胧的欲望的更多影评

推荐朦胧的欲望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