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酷的心 冷酷的心 8.1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30 10:10:29

这部流浪汉题材的影片,以四个主人公的爱情纠葛、各自的道德观念及生活方式,展示了拉美国家不同的人所持有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影片在讴歌真善美的同时,揭露了西方世界所存在的种种丑恶和痼疾,谴责了等级社会里资产者极端的个人功利主义及其人的伪善和残忍,表达了编导者鲜明的爱憎感情。

莫尼卡和阿伊迈是同胞姐妹,但两人的品质、性格、风貌却截然不同。莫尼卡具有东方女性的宽容、忍让的美德,是真善美的化身,是编导者着力刻画和推崇的偶像。姐姐夺走了雷纳托,为了心上人的幸福,她默默忍受了这个重大的打击,期望做名修女以了却尘缘。当阿伊迈诬陷她和胡安有私情借以掩盖自己的丑行时,她违心地承认同胡安有实际上并不存在的关系,以牺牲自己来成全姐姐并维护雷纳托的名声。她同其他人一样一直把胡安视为魔鬼的化身,但在同他于无意间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活生生的事实使她完全改变了昔日的看法。她发现在胡安蛮横无理的表面背后,隐藏着一颗乐于助人、热爱生活的滚烫的心,渐渐地她对他由反感而变得喜欢,直至深深地爱上了他。因此,当法庭不公正地审判胡安时,她毫不犹豫地挺身为其辩护,她维护的不仅是对心爱的人的感情,也是在维护正义。莫尼卡的心,像水

...
显示全文

这部流浪汉题材的影片,以四个主人公的爱情纠葛、各自的道德观念及生活方式,展示了拉美国家不同的人所持有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影片在讴歌真善美的同时,揭露了西方世界所存在的种种丑恶和痼疾,谴责了等级社会里资产者极端的个人功利主义及其人的伪善和残忍,表达了编导者鲜明的爱憎感情。

莫尼卡和阿伊迈是同胞姐妹,但两人的品质、性格、风貌却截然不同。莫尼卡具有东方女性的宽容、忍让的美德,是真善美的化身,是编导者着力刻画和推崇的偶像。姐姐夺走了雷纳托,为了心上人的幸福,她默默忍受了这个重大的打击,期望做名修女以了却尘缘。当阿伊迈诬陷她和胡安有私情借以掩盖自己的丑行时,她违心地承认同胡安有实际上并不存在的关系,以牺牲自己来成全姐姐并维护雷纳托的名声。她同其他人一样一直把胡安视为魔鬼的化身,但在同他于无意间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活生生的事实使她完全改变了昔日的看法。她发现在胡安蛮横无理的表面背后,隐藏着一颗乐于助人、热爱生活的滚烫的心,渐渐地她对他由反感而变得喜欢,直至深深地爱上了他。因此,当法庭不公正地审判胡安时,她毫不犹豫地挺身为其辩护,她维护的不仅是对心爱的人的感情,也是在维护正义。莫尼卡的心,像水晶般透明和纯洁,同阿伊迈的污浊和虚伪形成鲜明对照。

阿伊迈轻佻放荡,损人利己,是个一切以自我为中心的极端的个人主义者,是影片编导所鞭笞唾弃的对象。她以男人为玩物,具有强烈的占有欲和妒忌心,为满足个人私欲可以不择手段。为能得到雷亚尔庄园的财产、名誉和地位,她可以不顾妹妹的感情将雷纳托占为己有;她为胡安健壮的体魄和特有的“野性”魅力所吸引,可以完全置自己的未婚夫雷纳托于不顾而投进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当她成为雷亚尔庄园大公子的夫人后,居然还想让胡安做庄园总管而永远留在身边供她享用;为保住自己的名声和到手的实利,她不惜让莫尼卡做她的替罪羊以掩盖自己的劣迹。她谎言说尽、丑事做绝,是假恶丑的典型代表,把“魔鬼”的桂冠戴在她的头上,从任何角度来说都是最合适不过的。阿伊迈的外形是美的,灵魂却是丑恶肮脏的。她的爱——实际上她既不知道、也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爱——具有很大的破坏性,谁遇上她,谁就注定要倒霉。然而生活是无情的,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阿伊迈落得被马车拖死的可悲下场是罪有应得。

“魔鬼”胡安出场的最初几个镜头,确实给人留下个“魔鬼”的印象。他敢于在缉私队眼皮底下来住于大海之间进行走私;经常出入妓院、赌场;动不动就挥拳动刀同人打架斗殴;说话粗暴,待人无礼——所有这一切,无疑是个流氓、恶棍、暴徒的形象。然而,随着影片的发展,我们又不难看到造成他这种双重性格的社会原因和历史原因。他是不负责任的父亲同一个女人做爱的产物——一个为那种社会所鄙视和不承认的私生子。尽管他也曾在有影响的雷亚尔庄园生活过,但那里并不是他的天堂,他时时处处受到以索菲娅夫人为代表的上流社会的欺侮和排挤,他没有一个安生落脚之地。而这样一个从未得到过父爱和母爱的孤儿,最终就像奴隶一样被送到船上成了悲惨的童工。幼小心灵所受到的严重摧残和创伤,饱受虐待的痛苦经历,催发了他的早熟,他看透了那个社会的本质,对其充满了仇和恨,残酷的现实告诉他,要想生存下去,就必须同社会、权势、命运抗争;他要是弱者,就必然为弱肉强食的社会所吞噬,因此,他必须做个强者,就这样,他成了个无视法律的走私者和玩世不恭的流浪汉。这一方面是那个社会对他逼迫和影响的结果,同时也是他对不合理社会的一种消极反抗。影片编导对于这一点既没有采取姑息纵容的态度,也没有给予过多的指责,因为胡安本人并不愿无休止地过这种冒险的生活,他曾对渔民说过:“再有这么一两次就可以过平安的日子了。”他赚来的钱并不是仅为建造自己的安乐窝,而是慷慨地分给贫苦的渔民。影片并没有停留在对“魔鬼”胡安表面形象的刻画上,随着情节的发展,我们渐渐看到的“魔鬼”外衣下包藏着一颗火热的心。特别是他和莫尼卡相处以后,被莫尼卡纯洁和高尚的情操所打动,心灵中的善良和真诚得到了复苏。他对莫尼卡的友好、尊重和细心照料,对黑孩子科里勃里的收养和爱护,把自己的土地分给渔民,对受灾的渔民和前来逮捕他的雷纳托在遇险时的大无畏的援救,以及在法庭上的慷慨陈词,都表现出胡安是一个心地纯朴、向往自由、反抗专制、不畏强暴的人。他最终赢得了莫尼卡的爱,赢得了包括索菲娅夫人和雷纳托在内的大多数人的尊重和承认,是理所当然的。在他的身上,寄托了影片编导者改变这种不公平社会的希望。

和胡安形成鲜明对比的雷纳托也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影片的上半部,他是个彬彬有礼、思想开朗、对胡安的不幸遭遇给予一定同情的正面人物。随着故事的发展,雷纳托伪善的内心世界逐渐显露出来。在他得知阿伊迈和胡安的暧昧关系、特别是得知莫尼卡对自己的感情之后,他由对胡安的嫉妒发展成为仇恨。他从私怨出发,罗织罪名,向法院控告胡安。他亲自带领士兵去搜捕胡安,对于胡安在暴风雨的海中救了他的性命也丝毫无动于衷。只是当莫尼卡有理有据地出庭证实胡安无罪,并表明自己深深爱着胡安时,雷纳托的打算才全部落空,他不得不撤回起诉,与胡安握手言和。显然,对于维护旧秩序的上流社会代表人物雷纳托,影片编导采取了有分寸的批判的态度。

尽管影片多处借胡安之口,严厉抨击了严格的等级社会的丑恶和代表有产者利益的法律的虚伪,表达了对于社会的平等和人世间真善美的向往,但囿于编导者的思想局限,影片只能把那种社会所无法解决的矛盾寄托在命运的安排上,从而使影片带有浓厚的宿命色彩。在等级森严的社会里,贫富悬殊、阶级地位差别很大的青年男女之间的爱情是不可能成为现实的。为了解决这个矛盾,影片编导把胡安处理为贵族老爷的私生子,让他回到有产阶级的行列里来,完成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结局,实际上这是一种调和矛盾的做法。

流浪汉题材的影片是广为墨西哥观众所喜闻乐见的一种类型,因为这类影片有其严格的结构和模式,都有一个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的好故事。所谓墨西哥式的流浪汉影片,实际上是受了当时好莱坞警匪片的影响,这类影片往往以一个双重性格的人物作为影片的主人公,开始给人以反派角色的印象,而实际上却是隐含正义、乐善好施的正面人物,影片总是以他的成功和胜利而告终,这是同好莱坞警匪片最终让主人公锒铛入狱或在刑场引颈受戮的结局不同的地方。

本片的摄影加布列尔·费格罗亚是墨西哥电影界最有名望的三大摄影师之一。年轻时对摄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30年开始做摄影师,1932年步入影坛。后赴美国好莱坞学习。1936年独立摄影的第一部影片《在大茅屋那边》,便在1938年的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上获得最佳摄影奖。40年代回到墨西哥,同导演埃米里奥·费南德斯做搭档,拍下了《玛丽娅·康德莱丽娅》、《珍珠》等一批优秀影片。长期的实践使他形成了为国际影界所承认的个人风格,他拍摄的镜头节奏缓慢而严谨,突出社会环境、人物感情和自然风景的真实,画面寓意清新、朴实无华、构图精美、用光讲究,使影片富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和鲜明的绘画情调。至今他在国内外获奖已不下百余次。在本片中,他将波多黎各海岛上迷人的热带风光,以及人同大海搏斗的惊险场面尽收镜头之内,给观众以充分的美的享受。他善于捕捉人物的眼神,使不同的角色在瞬间以独特的镜语表达出极为复杂的内心世界。

主演“魔鬼”胡安的胡里奥·阿莱曼是个功底深厚、戏路颇广的性格演员,能胜任三教九流各种角色。他在《生的权利》一片的成功表演而得到“墨西哥电影美男子”的称号,多次获得国内最佳男演员奖。扮演莫尼卡的是我国观众所熟悉的集影、视、剧、歌、舞于一身的多栖演员安赫丽卡·玛丽娅。她出生在一个艺术之家,7岁时便开始在影片中担任角色。她温柔秀美,演技出众,深为墨西哥观众所喜爱,被誉为“墨西哥电影的新娘”。他们同其他演员默契自然的配合,使本片不仅在票房方面大获成功,而且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冷酷的心的更多影评

推荐冷酷的心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