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之城 玻璃之城 7.9分

《玻璃之城》下的香港历史剪影

moviesabook
2018-03-30 09:36:48

影片的开头,伦敦的灯火、奔腾的孩童,渲染了新年的欢乐氛围,这一年是1997年。一对中年情侣驾车赶往灯火盛会,彼此脸上洋溢着数不尽的幸福。而车祸却发生了,情侣双双丧命。这一对情侣,经历了香港在英国管治下的最后二十几年,他们的逝去恰与英治时代的落幕相吻合。

图片来源:《玻璃之城》电影截图

尔后,两人各自的子女闻讯,前来处理后事。镜头转向摩天的玻璃建筑,华丽而又疏离。这是香港――青年徐港生和韵文相恋、分离,而后聚首的地方。20年过去,焕然一新的城市埋藏了昔日许多的记忆,也昭示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启。逝去的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它在那一代香港人心里烙下怎样的记忆?我们可以从影片中看出端倪。

20世纪70年代的学生运动

一张标有日期的旧报纸,揭示出青年许港生和韵文所处的时代——1971年。

...
显示全文

影片的开头,伦敦的灯火、奔腾的孩童,渲染了新年的欢乐氛围,这一年是1997年。一对中年情侣驾车赶往灯火盛会,彼此脸上洋溢着数不尽的幸福。而车祸却发生了,情侣双双丧命。这一对情侣,经历了香港在英国管治下的最后二十几年,他们的逝去恰与英治时代的落幕相吻合。

图片来源:《玻璃之城》电影截图

尔后,两人各自的子女闻讯,前来处理后事。镜头转向摩天的玻璃建筑,华丽而又疏离。这是香港――青年徐港生和韵文相恋、分离,而后聚首的地方。20年过去,焕然一新的城市埋藏了昔日许多的记忆,也昭示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启。逝去的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它在那一代香港人心里烙下怎样的记忆?我们可以从影片中看出端倪。

20世纪70年代的学生运动

一张标有日期的旧报纸,揭示出青年许港生和韵文所处的时代——1971年。

图片来源:《玻璃之城》电影截图

这一年,美国驻日本大使发言人称“要把钓鱼台还给日本”。这一公然侵犯中国主权的行为引发了海内外华人的愤慨。1971年4月10日,华盛顿爆发了2500人参加的保钓大游行。同年4月15日,台湾也爆发了以台湾大学、政治大学为首的保钓游行。 影片讲述的是香港大学生自发组织保钓游行却遭受港府镇压的历史。许港生是这场运动中的积极分子,是爱国青年。可是,他的人生轨迹,被这场运动深深影响。他被捕入狱,满腔热情和尊严都被摧残。出狱之后,许港抛下韵文和父亲,只身去了法国读书。临别那一句“香港没意思”,意味深长。

1971年香港学生保钓游行

香港学生对社会和自身命运的关注,始于20世纪60年代末。发端期的学生运动有三个历史事件:(1)1968年1月21日,中文大学崇基学院学生会召开“中文列为官方语言”座谈会,向港英政府提出“应以中文为官方语言”的要求。(2)1968年1月30日,香港大学学生会时事委员会举办大学教育与社会论坛,参加者猛烈抨击学校教育严重脱离社会实际的倾向。会后,学生将改革报告递交校长。校方接纳学生代表参加校务会议,并准有投票权。(3)1969年8月22日,珠海学院开除了二名批评学校校政的学生,导致该校及其他学校学生静坐抗议。

至70年代,香港学生已经不局限于对个人前途的关心,而是以学生的社会责任感,坚决捍卫国家利益。影片中的许港生是这一代香港大学生的代表,他们与海内外其他中国人一样有着炙热的爱国情怀。如此宝贵的记忆,被遗忘在了现代香港这座现代化的不夜城之下,实在令人惋惜。

20世纪70年代的港式爱情

70年代的韵文和许港生
90年代的韵文和许港生

九龙的群山中,有一座最负盛名的狮子山,而此山最令人留连的地方因数临近主峰的望夫石。南宋词人刘克庄从对它有这样的描绘: 望夫石,江悠悠;化为石,不回头。山头日日风和雨,行人归来石应语。 这首诗所描绘的场景与许港生和韵文的爱情一样,悠长婉转地漫过风风雨雨的岁月 ,却又坚如磐石,义无反顾,争吵与物理距离也不曾动摇它。这是一种有别于木心先生《从前慢》里一生一人的爱情,更有别于琼瑶式的海誓山盟、海枯石烂。它更接近于《花样年华》里的周慕云和苏丽珍,彼此相爱但各自却又经营着另一个与俗世的圈子。与苏丽珍和周慕云不同的是,许港生和韵文更为亲密。许港生永远不会问:“假如我有两张船票,你会不会跟我走?”因为答案在他心里是确定的。

影片中,许港生和韵文青年时期的爱情极美,这既是因为编剧写故事的方式,也因为导演拍人物的技巧,更是因为演员对角色的理解与诠释。青年时期时,两人分属男生和女生阵营。嬉闹玩耍,总是相隔一些距离。韵文天真浪漫地笑,而港生笃定地看着笑得灿烂的她,慢镜头扫过每一个眼神交汇,捕捉男女主角每一个细微的表情,这就是导演刻画青年爱情的方式。更为重要的事,她找到了最传神的演员,舒淇和黎明的把人物的每一个细微表情变化演绎得很出色。

韵文探望被捕的港生

英国管治下的香港语言教育 影片有两处介绍英国管治时期的香港语言教学的注脚: 第一处:康桥(韵文的女儿)骂David(港生的儿子)说:“死香蕉,拽什么英文?现在97年了,好好学好普通话吧!”1997年,英国结束对香港近一个半世纪的管治,香港重归中央政府治理体系。一张新的玻璃大幕展开,从此,普通话将与一代代香港人的前途息息相关。

第二处:中年韵文与港生重逢在为高级精英准备的普通话课程上。曾经对香港失望的青年又回来了,他们重逢在一个新的历史节点。 无论是韵文女儿对英文的愤怒,还是中年韵文像孩童一般需要学习普通话,这背后有着深层的历史原因:

19世纪40至50年代的香港,中文私塾以中文为教学语言,洋办学校以中英两种语言教学。史钊域于1866年宣布修改中央书院章程,将英语列为必修课。1877年,轩尼诗就任第八任总督。他设立一个委员会,研究加强英语教育。70年代末期,中央书院原定每周中英文各4小时课程安排被改为英文5小时,中文2.5小时,且英文为必修课,中文为选修课。自此以后,香港便开始了重英文轻中文的教育风气,而当时社会用人单位重视英文人才又更助长了此风。

普通话课程上的韵文

影片中,中年港生和韵需学习普通话,是英国管治这一历史事件的产物。

老殖民地建筑到玻璃之城 David来到陌生的香港时,电影的镜头随着他的目光缓缓扫过街边玻璃样式的摩天建筑。玻璃光鲜简洁,与殖民地时期的建筑风格截然不同。这象征着脱离英国管治的香港,开始作为一座全新的城市走向世界舞台。 玻璃建筑反映出建筑的重建。重建的目的,固然是为了摆脱从旧建筑中重温昔日英国管治的噩梦。作为一个香港人,对于旧建筑的记忆却是复杂的。据说,导演张婉婷和编剧罗启悦创作这部电影的背景,正是香港大学的旧建筑面临拆毁。

有人指责张婉婷借这部电影缅怀殖民岁月,笔者认为这是一种贬低人格的侮辱。怀旧原本针对的是过往的具体人事,而不具有鲜明的政治方向。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况且,张婉婷导演即便怀念过往,也绝没有流露出赞美殖民者的情愫。港生和韵文的颠沛流离的爱情,正是殖民时代里的故事。愤然离开的港生,选择了改变城市面貌的建筑专业。

站在玻璃建筑里的David

香港诗人梁秉钧在诗作《老殖民地建筑》里写道: 这么多的灰尘扬起在阳光和 阴影之间到处搭起棚架围上 木板围拢古老的殖民地建筑 仿佛要把一砖一瓦拆去也许 到头来基本的形态仍然保留 也许翻出泥土中深藏的苦酸 神奇的圆顶和宽敞的走廊仍 对着堵塞的墙壁也许劈开拆毁 梯级也许通向更多寻常的屋宇 我走过廊道有时开放的灿烂 有时收藏起来的盆花走下去 影印论文看眼荷花池歪曲 的倒影尖塔的圆窗飘成浮萍 梁秉钧先生是影片中许港生和韵文的同代人,于70年代就读于香港大学,90年代任教于此。这篇诗作,据说也是以即将要被拆毁的香港大学旧建筑为题材。

无论是张婉婷的电影,还是梁秉钧的诗中,都透露出隐隐的挣扎、矛盾和悲哀。面临新的变局,他们理智上更深的情怀上都是接受的。可是,他们是殖民时代的亲历者而不是旁观者,他们从孩提到成人,悲喜记忆全都埋于这个时代。如果玻璃象征着记忆的埋藏,那么他们就是这场历史变局的主角。激动、怅然、愤慨……他们应该被理解,被善待。 一部《玻璃之城》,似在倾述一种比怀旧更为复杂的情愫,但那绝不是期盼历史的倒流。

扫码关注公众号:moviesabook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玻璃之城的更多影评

推荐玻璃之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