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海瑞

道生一
2018-03-30 06:17:3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近日看《大明王朝1566》,对于海瑞,心中有着万般的敬佩,更有着满满的同情。周敦颐写的《爱莲说》几乎是人人读过,对于出于污泥而不染的莲我们自然是人人敬佩和喜爱,但对于处于淤泥之中的莲,我们又如何不有着满满的同情呢?

看过一些书,所有的观点都是说政治不是非黑即白的,行走在黑白之间的灰色地带就是政治家和政客,所以越是简单的道理对于政客来说越是难以接受,越是明白的事情对于政治家来说越要糊涂。规则对于政客们来说可则用,不可则或改或弃,长期游走在灰色之间,政客们早已黑白不分,是非不辨。于是乎我们可以看到所有的政客都以利为本,因为以利为本,于是乎我们也就看到了豺狼满地,恶犬盈门。

海瑞第一次出手的时候,朝廷决定在浙江改稻为桑,官员为了上下其手,竟然毁堤,放水淹没良田,百姓无家可归,无米下锅,官府也是拒不救灾,以期让百姓贱卖田地,最终可以中饱私囊。刚出场的海瑞并不孤独,因为此刻他是裕王,徐阶等人调来保护百姓的,这时候的海瑞心中是相信裕王等人的。以一个小小的县长对抗省长,任何一个所谓的聪明人都不会这么做的,但海瑞做了,因为他相信黑的绝对不会变成白的,因为他相信邪不胜正。所以海瑞义无反顾地答应了。从结果来看,海瑞在和浙江巡抚的斗智斗勇中获得了胜利,巡抚倒台了,但现实却给了海瑞一个狠狠的巴掌。倒了一个郑泌昌,来了一个赵贞吉。

赵贞吉是徐阶的徒弟,自然就是裕王的人。但赵贞吉到的第一件事不是保护百姓,而是保护皇上的名声。在海瑞得到了真相的时候骂海瑞讪直卖名,沽名钓誉,不识大体。这个时候的海瑞明白了,严嵩也好,徐阶也罢,哪里有什么真正的好人啊,不过都是争权夺利罢了。所谓的真相,不过是有人借自己的手打击政敌而已,此刻的海瑞,心中真的是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海瑞第二次出手是在京城,这次的对手是高居九重天,深藏在魏巍的宫墙之内的皇帝。嘉靖皇帝避居西苑二十年,一心一意想修炼成仙,在嘉靖的挥霍之下国库早已经是入不敷出,年年亏空。虽然号称有明一代最聪明的皇帝,但一个把聪明才智都用在修仙的皇帝对一个国家来说是一场严重的灾难。从张璁到严嵩再到徐阶,无论内阁的首辅怎么更换,皇帝始终是把国家当做自己的私产。无论是北边的鞑靼还是南边的倭寇或者是国内的流民,在嘉靖看来都不如自己修仙来得重要。皇帝大权独揽,一意修仙,底下的官员则阿谀奉承,上下其手。此情此景,海瑞心中之愁苦无与伦比。于是海瑞上了一道奏疏。 天下因即陛下改元之号而臆之曰:“嘉靖者言家家皆净而无财用也。海瑞就像是把皇帝的新装赤裸裸戳穿的孩子一样。在海瑞心中,事情非黑即白,他也讨厌所谓的灰色地带这样的说法。所谓的灰色地带,不过是一种懦弱,是一种逃避罢了。就像海瑞说的,皇帝的错人人皆知,但人人不说。官员的贪污人人皆明,但人人不改,这就是所谓的灰色地带。

纵观整部电视剧,许多的官员对于海瑞的行为甚是不解。举世皆醉,为何海瑞非要独醒?《楚辞·渔父》写到,世人皆浊,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哺其糟而啜其醨?何故深思高举,自令放为?”屈原曰:“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湘流,葬身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难道高尚者注定是如此孤独的吗?抑或是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才是真理?悲也,命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明王朝1566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明王朝1566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