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汽 蒸汽 6.8分

Anti-,Im-,or -Less Mobilities?

Eco
2018-03-29 21:34:20

伯格曼《假面》的开头部分,先是几组动态影像的无序剪接,然后影像突然变成静止图片,图像不再运动,纯粹依靠剪辑变得连贯与运动起来。内容上,这些黑白的静止图片拍摄的是人体的局部,透漏出的庄严肃穆质感,让人联想到停尸房。突然铃声响起,画面中的人物睁开了双眼。原来起先看似静止的图像,实则有意保持静止的运动图片而已。伯格曼在电影开头给我们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却揭示了一个蕴含在电影深处、有如幽灵一般的的问题——是否存在真正的静止影像?

阿彼察邦的《蒸发》让我想到加拿大的实验电影艺术家 赖利•戈坦姆 (Larry Gottheim)《雾线》。当然,我说的只是影像雾气氤氲的画面与裹挟着实验气息扑面而来的影像气质。同样克制的拍摄手法,同样的黑白画面,同样的雾气弥散,同样的静止。人们总是在思索静止影像的美学价值,Justin Remes在<Motion(less) Pictures>之开篇中,曾经详细的分析过《雾线》。

雷蒙·贝洛称电影式静止中有一种“悖论式真理 (paradoxical truth) ”:电影中的静止影像是既固定(在空间)又移动(在时间中)。→影像的运动VS.意识的绵延→从影像虚假之运动中抽取真实的绵延运动。 再次我不想在赘述德勒兹经由柏格森所探讨的运动-影像之本质。

巴丢说 “人们不能把外部世界中作为物理现实的运动与意识世界中作为物理现实的影像对立起来。” 德勒兹认为必须放弃外部运动与影像的内部现实之间的对立,才能思考电影。因此,柏格森发现了影像与运动就是同一个事物。德勒兹用他关于“运动-影像”和“时间-影像”的核心概念把这一点综合起来。这里是另一个综合,我们又回到哲学的基本定义上:在影像与运动之间存在着断裂,德勒兹根据柏格森的理论在这之上建立了一种新的综合。这一点是本质性的,因为他使电影成为现实而不再是再现。因为如果影像与运动是同一个事物,那么影像就不再是运动的再现了,它是“运动-影像”。电影因此不再是再现,它将成为一种创造。

姜戈在其未完成的文章《无生成的影像》(time without becoming),从德勒兹的”四评柏格森“入手,认为: 影像本身(image-in-iteself)从来都是静止的,断裂的;而所谓的连续性运动只是意识的体验(image-for-us。 这么看来,巴丢在此刻站在了德勒兹一边,并已经回应了姜戈文章的立论根基,意识与影像其实不可分离。心动VS像动→意识绵延VS影像运动,已然不能作为静止影像的一个”悖论“看待。

但有一点我是认同的:真正能够印证、体现德勒兹的电影理论的或许并非是他在书中或繁或简地论及的那些案例,而恰恰是静止电影及其极致体现——缓慢镜头。 朗西埃分析贝拉·塔尔的《之后的时间》,讲的很清楚。

再次回到阿彼察邦,他的确是一位非常有潜质的导演,30有余的年纪,对影像的思考非常敢于突破,跨界也很成功,在本片的片尾人员列表中还看到了陈丹青。但是还没到真正考验他的时候,面对成功,能否保持创作初心,在你不被资本裹挟的同时利用资本,创造出更高影像质量的作品,还有待观察。

【瞎写的,随便看看。之前有个人(我猜测)给我的所有文章都打了没用,我希望他这次手下留情。】

4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蒸汽的更多影评

推荐蒸汽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