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和青春说再见

泉の向日葵
2018-03-29 18:30:31

每年的春天一来,我都会想起一个叫王彩玲的女人。

住在闭塞的小县城,脸颊布满黑斑和疙瘩,却有着动听的歌喉与蠢蠢欲动的歌唱梦想。

我猜很多人都知道,她来自电影《立春》,导演顾长卫。

那是顾长卫的第二部导演作品。他的导演处女作《孔雀》便获得柏林电影节银熊奖,一出手而天下惊。

此前的漫长年月,他的名头是“著名演员蒋雯丽的老公”。当过五年奶爸,曾被誉为“中国第一摄影师”,和张艺谋、陈凯歌、姜文等都有合作。再往前推,他是爱绘画的西北男孩,长着少年老成的脸。

有人把成功转型的顾长卫归为第五代导演。与看上去有些驽钝的外表相持,他始终保持着慢悠悠的拍片速度,这在速成时代被普遍认为是质量的保证。

所以当他在《最爱》三年后捧出很“不顾长卫”的《微爱》时,不少人和我一样惊掉了下巴。

顾长卫导演作品

但就是这部电影,创下了他有史

...
显示全文

每年的春天一来,我都会想起一个叫王彩玲的女人。

住在闭塞的小县城,脸颊布满黑斑和疙瘩,却有着动听的歌喉与蠢蠢欲动的歌唱梦想。

我猜很多人都知道,她来自电影《立春》,导演顾长卫。

那是顾长卫的第二部导演作品。他的导演处女作《孔雀》便获得柏林电影节银熊奖,一出手而天下惊。

此前的漫长年月,他的名头是“著名演员蒋雯丽的老公”。当过五年奶爸,曾被誉为“中国第一摄影师”,和张艺谋、陈凯歌、姜文等都有合作。再往前推,他是爱绘画的西北男孩,长着少年老成的脸。

有人把成功转型的顾长卫归为第五代导演。与看上去有些驽钝的外表相持,他始终保持着慢悠悠的拍片速度,这在速成时代被普遍认为是质量的保证。

所以当他在《最爱》三年后捧出很“不顾长卫”的《微爱》时,不少人和我一样惊掉了下巴。

顾长卫导演作品

但就是这部电影,创下了他有史以来的最高票房成绩:2.86亿,比代表作《立春》足足高出了107倍。

叫好与叫座的拉扯间,他的下一个选择会是什么?

又一个四年过去。《遇见你真好》来了。

这一年,顾长卫61岁。他说,他想知道16岁的儿子在经历什么,于是有了这帮“高四”生的故事。

某种层面而言,它有不少和《微爱》的相似之处。

但看过电影,你会发现,它仿佛秘密地回溯到《孔雀》的起源。

几个相对而言没有太大名气的青年演员——如果不是年底《演员的诞生》爆红,大多数人对女主角蓝盈莹的印象都停留在《甄嬛传》“浣碧”阶段——演绎着被生活放逐的悲欢离合。三个男生甚至可以一一和《孔雀》里的姐弟三人对应:梦想成为作家的张文生是不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体育生谢伦是世俗的实用主义;“闪电”阿虎则有着荒诞的虚无主义色彩。

本该陌路的三人,因为高考失利共同来到了紫荆复读学校。这里是囚笼,把他们困在其中;这里又是他们幻想能冲破命运的新起点,好像墙上涂抹的标语:“辛苦一年,幸福一生”。在贫富差距壁垒尚不那么明显、高考还没有沦为“阶层性考试”的年代,它确实曾值得人为之奋斗。

一开始给人物定调的相遇

但与刘杰的《青春派》相同甚至更甚,编织他人青春的顾长卫相比描摹冲刺期学子们面对学业与家庭的双重压力,更乐意选取这些荷尔蒙少年热血与迷茫的截面。这个爱情集中营容纳下形形色色的另类与疯狂。假小子珊妮轮班收集抗议食堂涨价的签名,张文生当众朗读写给姗妮的小说,小霸王青龙带着一群小弟向校花凌彩彩求爱,阿虎深夜扛着厕所门板狂奔,陈奇计划燃放巨大烟花表白,周小弥和谢伦不滚不顾地跳河……一票儿“为爱痴狂”的主角中,只有那个沉默苦读如哑巴一般的校花最像循规蹈矩的正常人,最像昔日的你我他。

《遇见你真好》几近脱离现实的不真实,恰如一场盛大的幻梦,是角色们更是顾长卫的青春乌托邦。

身为全国艺术院校恢复高考第一年的幸运儿,文革的记忆覆盖了50后顾长卫整个中学时代,顾长卫的青春期想必没多少光怪陆离的乐趣可言。但如今他在自己儿子身上,却看到了自己当年的样子,以及错过的青春:

"我儿子跟我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性格、行为方式都很像我,看到他就像看到我当年的自己。然后我偶然知道了儿子好像有喜欢的人了。而且更让我感同身受的地方,就是他青春期的这种状态,一举一动简直是自己年轻时的翻版,我很能理解他的想法,因为我当年也是这样的。所以青春是美好的,也是特殊的、令人印象深刻的,随即我就萌生了拍摄一部关于十七八岁年轻人电影的想法,希望能唤起大多数人对青春时光的向往。"

事实上,前三部导演作品与其惊叹他的才华,不如赞美他的诚恳——李樯编剧的《孔雀》剧本集出版后,影迷才看出那些飞扬的镜头神笔原本都呈现在文字里。姐姐在人群中骑车撑着伞飞扬,姐姐和弟弟在挑选西红柿时默默流泪……导演不过是通过他擅长的画面语言,精心照着剧本将这些细节重现出来。

大概,就像四年前顾长卫强调的:不是我变了,是你不了解我。他和同时期的张艺谋、陈凯歌一样,长于镜语,短于叙事。但顾长卫终究是一个诚恳且不拘泥于现状的人,他的不安生更过,“少年持重老来狂”或许是他现如今最佳的写照。面对这个充满着勃勃生机的新时代,他不愿意服老,不承认过时,孜孜以求地和年轻人混在一起,是个"青春期很长的导演。"

他说他不讨厌闹腾,喜欢“快乐信息量很大,很爽很脆的”东西。这八成不是客套或推辞。他和片中那些不甘愿被命运驯服的少年一样,渴望活得喷火冒烟,渴望在不朽的追梦路上撒丫狂奔,渴望多一点惊喜和兴奋,哪怕要“面对和解决各种困境、攀登各种高度、接受各种戏谑。”

斑马斑马 你会记得我吗

春心荡漾如斯,赋予影片几分动人的神采。电影里伴着宋冬野音乐现身的那匹“斑马”,黑夜中镇定自若踱着缓步,童话得目眩神迷。而在原著那里,这漂亮斑马在开头就遭撞死。冷冰冰现实当头,顾长卫选择提供慰藉,给困惑的男男女女留些幻想。毕竟,他是那么希望——不要和青春说再见。

4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遇见你真好的更多影评

推荐遇见你真好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