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29 16:12:49

日本著名导演黑泽明早在拍摄本片前30年就读了俄国军事探险家阿尔谢尼耶夫的著作《在乌苏里的边沿地区》和《德尔苏·乌扎拉》,那时便萌发了把它们搬上银幕的愿望。过了10年,他打算把这个愿望付诸实践。但到北海道看了外景,发现在北海道的环境中不可能产生像德尔苏这样的人物性格,德尔苏只能与乌苏里的密林联系在一起,影片只能在俄罗斯的乌苏里拍,这在当时又不可能,于是只好作罢。黑泽明拍摄本片前已执导近30部影片,在这些影片中人与邪恶势力进行斗争时常常显得无能为力,对此黑泽明曾经痛苦得自杀过。后来,他感到应当与人的这种可怕的、无望的精神状态告别,他满怀热情地想在人的身上呼唤善良的感情,呼唤人性、人道主义,他重又想起了阿尔谢尼耶夫的作品,于是,1971年他去了苏联。黑泽明为本片的摄制花了整整四年功夫。此后很长一个时期,德尔苏一直活在他的眼前,只有德尔苏的形象淡出后他才能拍摄新的影片。

黑泽明说:“我拍这部影片是要表现这样一个人,这个人生活在大自然中,和大自然融成一体,成为大自然的一部分,我认为我们从这个人、也就是从德尔苏身上能学到很多东西。”黑泽明认为:谁要是破坏、消灭了大自然,也就消灭了自己和自己的未来。通

...
显示全文

日本著名导演黑泽明早在拍摄本片前30年就读了俄国军事探险家阿尔谢尼耶夫的著作《在乌苏里的边沿地区》和《德尔苏·乌扎拉》,那时便萌发了把它们搬上银幕的愿望。过了10年,他打算把这个愿望付诸实践。但到北海道看了外景,发现在北海道的环境中不可能产生像德尔苏这样的人物性格,德尔苏只能与乌苏里的密林联系在一起,影片只能在俄罗斯的乌苏里拍,这在当时又不可能,于是只好作罢。黑泽明拍摄本片前已执导近30部影片,在这些影片中人与邪恶势力进行斗争时常常显得无能为力,对此黑泽明曾经痛苦得自杀过。后来,他感到应当与人的这种可怕的、无望的精神状态告别,他满怀热情地想在人的身上呼唤善良的感情,呼唤人性、人道主义,他重又想起了阿尔谢尼耶夫的作品,于是,1971年他去了苏联。黑泽明为本片的摄制花了整整四年功夫。此后很长一个时期,德尔苏一直活在他的眼前,只有德尔苏的形象淡出后他才能拍摄新的影片。

黑泽明说:“我拍这部影片是要表现这样一个人,这个人生活在大自然中,和大自然融成一体,成为大自然的一部分,我认为我们从这个人、也就是从德尔苏身上能学到很多东西。”黑泽明认为:谁要是破坏、消灭了大自然,也就消灭了自己和自己的未来。通过《德尔苏·乌扎拉》这部影片,黑泽明呼吁全世界的人爱护大自然,他认为现代文明常常建筑在破坏大自然的基础上,总有一天,大自然会被破坏得使人无法生存,人类的进步应建筑在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基础上。这也就是本片的主题思想。

拍摄前黑泽明和苏联剧作家尤·纳吉宾各写了一个文学剧本。结果他们根据同一作品写出的剧本竟迥然不同:纳吉宾的剧本注重惊险情节,而黑泽明则淡化戏剧性,着重描写人与大自然。最后,两人取得了一致意见。本片的节奏似乎比较徐缓,这是影片深邃的内涵所要求的。黑泽明说,他要让观众有思考的余地。

影片的主人公实际上有三个:阿尔谢尼耶夫、德尔苏和大自然。阿尔谢尼耶夫系军人出身,来自城市,受过高等教育,懂得科学知识;德尔苏是在密林中土生土长的,没有进入过文明社会,这两个反差很大的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友谊的基础是他们对大自然共同的热爱。阿尔谢尼耶夫以一个军事家、科学家的身份对乌苏里的密林、河流、山峦进行科学考察,而德尔苏对大自然的理解是朴素的,完全凭他的直觉和经验。他在密林中度过了他的一生,他知道大自然是人的衣食父母,给人以温暖和栖身之地,人只要摸准了大自然的习性,就能得到它无尽的恩泽。

影片充溢着善与正义的思想,这在阿尔谢尼耶夫身上得到充分体现;他阻止探险队员向鹿群射击,填平捕鹿的陷阱,并将一头母鹿放回密林,他请李春平喝茶,还把德尔苏接到家里养老。影片通过主人公极其具体的行动展现了他们精神面貌。再如德尔苏修补茅屋,为后来人准备用物这一行为使阿尔谢尼耶夫深为感动。德尔苏像大自然一样纯朴。他不知道自己的年龄;不明白那些商人为什么要骗他的钱;见探险队员把吃剩的肉扔在火里就生气,因为有“人”来了还可以吃,在他看来,獾、狼、乌鸦、老鼠,周围的一切都是人;影片成功地通过一件件琐事展示了德尔苏博大的胸怀,朴实的感情。德尔苏看铁路,碰到冰凉的铁轨立即把手缩回来这一动作生动地说明他远离文明社会,从来没有见过火车;他对城里什么都要花钱买感到非常愤慨,认为水和柴禾都是属于大自然的,而大自然是无偿地恩赐给人类的。他对事物有他独特的理解,因为他是大自然的一部分。

阿尔谢尼耶夫与德尔苏离别五年后,于1907年再次相遇这场戏处理得很生动:两人隔着灌木丛奔向对方,两人已到了几乎可以拥抱的距离了,但他们之间却横卧着一株粗大的树身,他们欢笑着围着树身奔跑,彼此相望,但他们的手却碰不着。他们绕过树身总算一起在篝火旁坐了下来,在后景中,四个哥萨克队员在轻轻地唱着非本地的、遥远的、草原上的歌,前景中,阿尔谢尼耶夫和德尔苏在低声谈话,周围是密林。前景和后景中的人彼此谁也不妨碍谁,他们的世界是完全不一样的:德尔苏、阿尔谢尼耶夫和密林是融洽和谐的,而那四个新来的哥萨克探险队员和周围的自然环境却多少有些不协调。

影片中的激流、狂风、冰雪等场面拍摄得十分真实,使人感受到大自然变幻无穷及其巨大威力。狂风大作的时候,银幕上的天昏地暗,刺骨的寒风刮得人都站立不稳。天边红日的画面也拍得颇为壮观。黑泽明说,影片中最难拍的是大自然,因为它不听从导演的指挥。

影片生动、具体、富有艺术性地表现了深邃的哲理思想:生于自然又回归自然的规律是不可逾越的。当德尔苏打猎时发现视力下降、衰老的症象已悄悄在他身上出现时,阿尔谢尼耶夫明白:德尔苏的密林生活即将结束了,这一切都是顺乎自然的。人与大自然的联盟不是田园诗,悲剧不可避免地会发生。结尾这场戏的处理,如在过去,黑泽明一定会让阿尔谢尼耶夫因这不公正的悲剧而愤懑、痛苦,对着德尔苏的尸体表现自己极度的哀伤,但在本片中,他却把这场戏拍得很平静:他让镜头缓缓地往上摇,银幕上出现了小丘,再往上摇,出现了松树的树梢,然后是广阔无垠的密林,这一切,使人意识到自然规律是不可抗拒的,从大自然、密林中来的德尔苏又回到密林,回到大自然中去了。画面上出现一个中景,阿尔谢尼耶夫在德尔苏的坟墓上插了一根树棍,这是德尔苏常用的那种带杈的小棍。不到来年春天,它就会被风吹走,日后的风还会把坟墓的土包也吹走,会带来新的生活……作为个人,老了,离开这个世界,可能是悲剧,但作为人类,生命仍然在延续;万物有新陈代谢,但大自然却是长存的!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德尔苏·乌扎拉的更多影评

推荐德尔苏·乌扎拉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