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鱼 绿鱼 7.6分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

任丘
2018-03-29 13:03:09

1997年的韩国电影,彼时还默默无闻,尚未来得及向世界揭开它神秘的面纱。谁也无法预料,在短短的几年以后,韩国电影便迅速崛起,成为亚洲电影版图中最为重要的一股势力。而当我们回顾1997年的韩国影坛时,便会发现,在这个被世人遗忘了近半个世纪的半岛,那些积蓄了多年的能量,正在等待着最后的爆发。在政策层面,1996年宪法裁判所的司法判决,终结了实行多年的电影审查制度,韩国电影就此甩掉了枷锁,开启了腾飞之路。电影作品逐步推陈出新,类型愈加多元化,以及带有浓郁作者风格的新人导演的大量涌现,都预示着韩国电影的未来,不可限量。

在日后成为韩影中坚力量的五虎上将中,洪尚秀已经在1996年拍出了自己的处女作《猪堕井的那天》,并获得了评论界的极高评价,被认为是韩国作者电影的领军人物,“用孤傲的独特形式提升了韩国电影的价值”。从影生涯争议不断的金基德,当时已有两部作品面世,分别是描写汉江流浪汉的《鳄鱼藏尸日记》和带有自传色彩的《野兽之都》,在不被评论界看好的情况下,依旧在执拗的坚持着自己的创作。六年后以《老男孩》震惊世界影坛的朴赞郁,因为1992年的处女作《月亮是太阳做的梦》票房和口碑的双重失败,此时正处于无戏

...
显示全文

1997年的韩国电影,彼时还默默无闻,尚未来得及向世界揭开它神秘的面纱。谁也无法预料,在短短的几年以后,韩国电影便迅速崛起,成为亚洲电影版图中最为重要的一股势力。而当我们回顾1997年的韩国影坛时,便会发现,在这个被世人遗忘了近半个世纪的半岛,那些积蓄了多年的能量,正在等待着最后的爆发。在政策层面,1996年宪法裁判所的司法判决,终结了实行多年的电影审查制度,韩国电影就此甩掉了枷锁,开启了腾飞之路。电影作品逐步推陈出新,类型愈加多元化,以及带有浓郁作者风格的新人导演的大量涌现,都预示着韩国电影的未来,不可限量。

在日后成为韩影中坚力量的五虎上将中,洪尚秀已经在1996年拍出了自己的处女作《猪堕井的那天》,并获得了评论界的极高评价,被认为是韩国作者电影的领军人物,“用孤傲的独特形式提升了韩国电影的价值”。从影生涯争议不断的金基德,当时已有两部作品面世,分别是描写汉江流浪汉的《鳄鱼藏尸日记》和带有自传色彩的《野兽之都》,在不被评论界看好的情况下,依旧在执拗的坚持着自己的创作。六年后以《老男孩》震惊世界影坛的朴赞郁,因为1992年的处女作《月亮是太阳做的梦》票房和口碑的双重失败,此时正处于无戏可拍的悲惨境地,只能凭借自己对电影的深刻理解,在杂志上写写影评,聊以自慰。而日后凭借《杀人回忆》蜚声国际的奉俊昊,当时还只能混迹于片场,做做副导演和编剧,解决生计。

和其他几位导演相比,李沧东的境遇不好不坏。作家出身的他,感怀于纯文学作品受众的局限性,才毅然投身影坛。幸运的是,从影伊始,李沧东就遇到了亦师亦友的领路人朴光洙。朴光洙是韩国电影新浪潮的代表人物之一,其代表作《黑色共和国》,拍摄于1990年,通过一个即将废弃的采矿小镇的众生浮世绘,来展现光州事件带给国家和民众的无法磨灭的伤害。矿工、逃亡者、妓女、老板,每个人身上都隐藏着伤痛,浮萍般相聚,短暂的相爱,依旧改变不了离散的结局。在第五共和国3S政策横行的年代,能够有勇气去揭历史的疮疤,直面现实的黑暗,这本身就表明了导演创作的态度。而从李沧东1987年发表的小说《烧纸》(收录在《黑暗之魂-韩国分断小说选》,上海译文出版社,2004年出版,也是唯一一篇被翻译到国内的李沧东小说作品)中,我们也可窥见,对于时代留给民众的创伤,对于威权时代专制的控诉,对于普通个体的同情和关注,在这些创作理念上,李沧东和朴光洙的态度不谋而合,因此才有了两人后来的合作。1993年的《想去那座岛》和1995年的《美丽青年全泰壹》皆由李沧东编剧,朴光洙执导,且李沧东还在《想去那座岛》中担任执行导演,进而熟悉了电影行业的制作流程,为他之后的导演之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宋康昊当时还在跑龙套

在和朴光洙合作两部影片之后,李沧东迅速推出了自己的处女作《绿鱼》。和李沧东之后完全作者化风格不同的是,《绿鱼》套用了一个相对稳妥的黑帮类型片的架构。在第五共和国时期,香港电影作为娱乐产品,被大量引进韩国,经过十几年的耳晕目染,香港黑帮片在韩国拥有极好的观众基础,周润发在《英雄本色》中饰演的小马哥,同样风靡一时,为万千少男少女所崇拜。其实在《绿鱼》的主线故事当中,比如两个黑道大哥争地盘、小弟暗恋老大的女人,甚至老二不堪其辱转投另一大哥门下等桥段,都可看出模仿港片的痕迹。不过李沧东自有他的过人之处,能在看似平庸的故事中,融入强烈的个人风格,调用一切电影手法,完成对现实的指涉和诗意的表达。

片头的老照片

其实所谓的李沧东个人风格,在我看来,就是利用细节的设置,形成象征和隐喻,并在影片过程中不断加以强调和重复,借此深入人物的内心世界,延展影片表达的空间。以影片开头的段落为例,影片一开场的几幅照片,便交待了主人公莫东的成长背景,动物园、春游、家门口的全家福、中学时代的乐队,还有门前的大树,对面的水塘,短短几十秒,一个成长于首尔城乡结合部的青年形象,便被清晰的勾勒出来。正片开始于蜿蜒行进的列车,莫东将身体探出车门,(很好奇,在韩国电影中不止一次看到类似场景,韩国的车厢门都可以随便开启吗,难道是为了方便旅客随时跳车?)见到了那个改变他一生的女人美妍,神秘、性感、成熟、艳丽,随风吹来的红色纱巾,更是确定了他们之间的缘分。在这里,红色纱巾乃是影片的重要符号,对刚刚退伍、前途一片迷惘且又血气方刚的莫东而言,纱巾首先是性的诱惑,也是前途未知的牵引,为此他挺身而出,却被混混群殴。之后,在卫生间里洗去脸上的血污,莫东再次将纱巾罩在了自己的脸上,确认了自己追随诱惑的决心。然而红色纱巾罩在头上的情形,实在不可描述,像极了虐恋中的游戏。而在影片后来的发展中,我们可以看到,莫东和美妍的关系,乃至裴太昆和美妍的关系,对应的正是施虐与受虐的两组CP,就如纱巾本身的意象一样,系在美妍胸前,是美丽的化身,随风飘来,是异性的呼唤,而当真的罩在头上,则成了枷锁。随后的情节,莫东取出行李中的功勋牌,计划利用下车间隙去报复混混,但功亏一篑,没能追上启动的列车。结合前面挨揍的情节,我们可以分析出莫东的性格,战斗力不强,但绝不服软,有很强的求胜欲,这种性格决定了他后来加入黑帮的命运。另外,用功勋牌当做武器,则说明了莫东对来自军队的荣誉毫不在意,或者引申一下,是对政府或者官方的荣誉缺乏认同感,这也是李沧东在影片中夹带的私货。这个段落的结尾,莫东拼命追逐载着美妍和莫东行李的列车,却力不从心,最后只能渐行渐远,望天兴叹。这也预示了莫东后来的结局,注定无法得到美妍,而且在这场追逐中,会失去自我(丢失的行李)。

红纱巾的意象

不可描述

在这个段落中出现的诸多意象,都贯穿于李沧东作品的始终。比如火车的意象,在《薄荷糖》中被发挥到极致,金永浩的人生中每一个阶段,皆有列车的轰鸣,甚至列车本身,已经成为金永浩人生的象征。但令人心酸的是,金永浩终其一生,却始终未能踏上任何一列火车。最接近的一次,也是在1980年那个人生转折的关口,金永浩依靠在火车站停靠的列车前,转头向车厢里投上艳羡的目光。在《绿鱼》中,火车是故事开始的场景,也是美妍想要逃离的工具。美妍和裴太昆的关系,其实也是相互伤害和相互依偎共存,这才有了美妍的数次逃离。联想到影片开头,美妍和莫东的相遇,应该也是某次逃离的途中吧。在后来的那次乘坐火车的虚拟私奔中,美妍给了莫东一个深情的长吻,同时也给了莫东一个暗示的选择,要么听大哥的话,回归现实,要么不理他,两人亡命天涯。然而莫东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大哥。莫东的选择,是和他的成长环境密不可分的,父亲的缺席,母亲的操劳,传统的儒家观念,都让他的选择,一切以家庭优先。裴太昆的出现,对莫东的器重和推心置腹,以至于在莫东的心中,他取代了父亲的位置,莫东的挣扎,还是源于对裴太昆的忠和对家庭的孝之间的矛盾,至于爱情,似乎压根没在他的考虑序列当中。因此,在莫东决定去刺杀金老大之前,他用打火机点燃了红色纱巾,任由燃烧的纱巾在墨镜的映射中灰飞烟灭,就是在忠孝的选择当中,首先必须牺牲的就是自己的爱情。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只是一颗棋子,在为大哥除去强敌之后,亲手来终结自己的,正是他爱戴的大哥。在那座黑漆漆的废弃建筑里,莫东拿出火机给大哥点烟的火苗,是他生命中最后一丝火光。正因为如此,他才心有不甘,用尽最后一丝气力,挣扎着将自己的脸贴到了挡风玻璃上。影片特意给出了脸部的特写镜头,莫东半张脸怒目而向,似乎在问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然而,另半张脸因紧贴玻璃而扭曲变形,大口呼出的热气,凝成了一片水雾。或许这就是现实的残酷,莫东抛却了爱情,选择了对大哥的忠诚,最后才发现,所谓忠诚,不过是更为高明的控制方式而已。

墨镜中的火光

莫东的不甘

莫东家门口的大树,亦是重要意象之一。大树首次出现,是在片头的褪色照片上,树后面,是一片恬静的水塘。而当莫东回家,同样是这棵大树,背后则变成了一排排的高楼大厦。城市化的进程,改善了某些百姓的生活,也同时挤压了另一些百姓的生活。大树随风摇曳的树枝,正代表莫东内心的波澜。美妍之所以会向莫东索要那张大树的照片,也是看中了莫东未被社会玷污的纯洁吧,大树在这里又有了另一层指代,隐喻那段未竟的纯洁的爱恋。当莫东去世之后,家人终于如莫东所愿,开了家庭餐厅,和睦的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影片并未明确给出答案,但观众应该可以想到,家人是用莫东的卖命钱,才能改变自己的生活。在这个段落,大树再次出现,换了相反的角度,温暖的阳光,静止的树枝,似乎是在天国的莫东,在冥冥中庇护着家人。而角度的变化,也在说明莫东家人也终于融入到了城市化进程当中,顺应了历史的潮流,成为了受益者。怀孕的美妍和裴太昆无意间来到此地用餐,但直到离开时,美妍才发觉门口的大树,正是莫东留给她的照片中的大树。她手忙脚乱的翻出照片,确认之后,泣不成声。是愧疚,是怀念,还是后悔,我们不得而知,镜头转向大树,原本静止的树枝,再度摇曳,在汽车的挡风玻璃上,和美妍的哭泣形成了并置。在这时代的华美盛宴上,莫东只是匆匆的过客,周遭的人,都在这场宴会找到了自己合适的位置,浑然忘却了,莫东曾经付出的年轻的生命的代价。而美妍的眼泪,和树枝的摇曳,在这一刻,便是莫东曾经存在过的证据和意义。

远处的高楼大厦

换了角度的大树

大树和眼泪的并置,镜面反射镜头

作为处女作,《绿鱼》讲述了一个并不太高明的故事,但李沧东已经摸索出属于他特有的影像文学化的表现方式,就是借助细节和道具的象征和隐喻功能,将看似毫无用处的闲笔,化作人物内心世界的波澜,从而在残酷现实的底色上,晕染出几分动人的诗意。

结尾的视点,耐人寻味

8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绿鱼的更多影评

推荐绿鱼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