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枪 老枪 8.2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29 11:40:57

本片导演罗贝尔·昂里克1931年出生于法国,50年代毕业于法国高等电影学院, 1957年推出第一部影片。昂里克以拍摄战争和军事题材的影片见长,他的影片严谨、流畅、朴实而不乏震撼力。《老枪》即是他这种导演风格的代表作。该片不但获得了法国第一届电影恺撒奖最佳影片、最佳男演员、最佳音乐三项奖,还赢得了极高的票房收入。

《老枪》是一部没有壮观的战争场面的反法西斯战争片。30年代后期及四五十年代,法国成功地推出过不少反法西斯的战争片,取得了积极的社会意义。但传统战争片惯于从外部环境揭露法西斯的侵略罪行,塑造的是传奇式的战斗英雄。到了50年代,已开始逐渐注重人物的心理描写并不断向小人物进军。《老枪》则更加强化了这一点,将镜头插入到人物的心灵深处,通过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来延伸、扩展和深化影片的反法西斯的主题,它塑造的是一个立体的、有血有肉的、为追求美好生活而与法西斯血战到底的平凡人物。因此,这部影片不但具有反法西斯的社会意义,而且更具有现代电影所探索的人性情感价值意义。另外,由于导演娴熟地调动了紧张、悬念等动作片因素,使情节起伏跌宕,有很强的可视性。

为展示人物的内心活动,探索人物丰富的感情世界,影片

...
显示全文

本片导演罗贝尔·昂里克1931年出生于法国,50年代毕业于法国高等电影学院, 1957年推出第一部影片。昂里克以拍摄战争和军事题材的影片见长,他的影片严谨、流畅、朴实而不乏震撼力。《老枪》即是他这种导演风格的代表作。该片不但获得了法国第一届电影恺撒奖最佳影片、最佳男演员、最佳音乐三项奖,还赢得了极高的票房收入。

《老枪》是一部没有壮观的战争场面的反法西斯战争片。30年代后期及四五十年代,法国成功地推出过不少反法西斯的战争片,取得了积极的社会意义。但传统战争片惯于从外部环境揭露法西斯的侵略罪行,塑造的是传奇式的战斗英雄。到了50年代,已开始逐渐注重人物的心理描写并不断向小人物进军。《老枪》则更加强化了这一点,将镜头插入到人物的心灵深处,通过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来延伸、扩展和深化影片的反法西斯的主题,它塑造的是一个立体的、有血有肉的、为追求美好生活而与法西斯血战到底的平凡人物。因此,这部影片不但具有反法西斯的社会意义,而且更具有现代电影所探索的人性情感价值意义。另外,由于导演娴熟地调动了紧张、悬念等动作片因素,使情节起伏跌宕,有很强的可视性。

为展示人物的内心活动,探索人物丰富的感情世界,影片的独到之处在于大量而巧妙地使用了闪回,其出现频率多达11次,占据了五分之二的片长,如果抛开影片开头用来介绍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人物、戏剧氛围所占的篇幅外,闪回部分和现实部分的片长是平分秋色的,这在一般影片中极为少见。因此,该片在叙事结构上形成了对比鲜明的两个时空层次:一个是色彩暗淡、环境阴冷、充满暴力与血腥气的现实时空层次,另一个是色彩明亮、气氛欢快、充满浓郁家庭情趣的过去时的心理时空层次。这两个层次交替叙述着两个完全不同的故事,前者顺时序地表现二战结束前夕,法国外科医生于连因救治了一个游击队员而受到威胁,怕家人遭毒手,故将她们送到家乡古堡暂避风头,几天后,当他来看望她们时,发现妻子、女儿及众多村民全被丧尽天良的德国法西斯杀害了。为报仇雪恨,他机智勇敢地用祖传老枪只身歼灭了占领着古堡的十几个德国鬼子。后者则倒时序地描写于连触景生情,勾起对和平时期他家和睦的生活,特别是他与克拉拉之间的多姿多彩的情感关系的回忆。导演将这两个层次有机地融为一体,使残酷的现实层次触动着主人公美好的心理层次的展开,美好的心理层次又为残酷的现实层次的复仇行为提供着充分的依据,二者互为因果,相互对比、衬托,形成了一个统一、完美的故事情节。

闪回运用之巧主要表现在现实时空和心理时空自然流畅的衔接上。导演利用色彩、视线、构图位置、人物与摄像机的运动方向的匹配以及音乐、音响、对话的延续等手段在镜头运动过程中不留痕迹地进行转换,所以使电影动作能在复杂多变的时空中自由驰骋。同时,也可以使观众明白无误地知道哪些是现实时空,哪些是想像和回忆的心理时空。

影片中只有第一处闪回不是对过去和美的家庭生活的回忆,而是于连目睹了妻子和女儿的尸体后,想像了她们的死因:法西斯匪徒不仅肆意侮辱了两名软弱无力的妇孺,而且枪杀了幼女,用火焰喷射器烧死了他的娇妻。这段闪回拉开了于连复仇心理的序幕,具有较强的震撼力。它起了几方面的作用:使观众看到了于连的心理活动,体验到了他的愤怒之情;为于连的复仇行为提供了心理依据;激发了观众的同情心和正义感。

影片第二处闪回发生在于连看到神圣的教堂里尸横遍地时,抑制不住的悲愤导致他砸碎了圣像。此时,他想到克拉拉和女儿都是虔诚的教徒,但神并没有挽救他们。

紧接着,于连又回忆了他们夫妻爱情生活的美好时刻,并产生了复仇的决心,这样就发生了于连去古堡顶楼拿枪的动作。

擦枪过程中,他想到了和祖父去打猎并打死一只猪的情景,这寓意了于连将像打死这只猪一样打死鬼子。

在于连的回忆中,我们看到他与克拉拉的感情并不是十全十美的,如克拉拉曾和情人跳舞引起了于连的嫉妒,但这才符合生活的真实,嫉妒心情里边深深凝聚着于连对妻子的爱,凝聚着谅解和宽容。

当于连节节胜利,用火焰喷射器射向最后一个残敌并迎来了游击队和好友弗朗索瓦时,他表情冷漠,因为他失去的幸福生活永远也回不来了。观众的心情也和他一样沉甸甸的。甚至在影片结尾,于连破涕为笑,因为他又回忆起影片开头的美景——一家三口满面春风骑车远足时,观众压抑的心情也难以回转。因为这毕竟成为过去。

由此可见,影片在挖掘人性情感方面的成功,使影片更加突出了反法西斯的主题。

这部影片的成功,当然也离不开于连的饰演者菲利浦·努瓦莱的出色表演。影片那震撼人心的复仇故事全部是在努瓦莱始终沉默不语,完全靠演技完成的。他那游刃有余的表演曾受到不少著名导演的青睐,他们共同合作了很多颇有影响的影片,如《扎齐在地铁》(1960,路易·马勒),《圣保罗的钟表匠》(1974,塔维尼埃),《老姑娘》(1972,让-皮埃尔·布朗科),《三兄弟》(1981,罗西)等。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老枪的更多影评

推荐老枪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