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都撒谎|《第三度嫌疑人》

失物LOST
2018-03-29 07:33:4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真是个好故事呢!前提是,它是真的。

重盛驻足在十字街口,思考着。当他困惑于三隅这具没有灵魂的容器时,却发现自己的容器里已被三隅倾倒了很多东西。我们不知道,这次审判将给他的人生带去什么影响,但我相信,重盛一定会成为一个比过去更好的男人和父亲。在这个意义上,三隅这样的人,的确帮到了别人。这就是救赎的意义……

(本文首发微信公号:失物LOST 平台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取授权。全文约5000字,阅读需15分钟)

由日本导演是枝裕和执导的《第三度嫌疑人》将于3月30日接档《三块广告牌》,在全国艺联专线正式上映。这部电影不同于是枝裕和以往的作品。据了解,这部电影的创作灵感,来源于一起真实案例:有一凶犯两次入狱,第一次入狱是抢劫杀人,第二次入狱是因为保护某人而杀人。是枝裕和认识的一位律师认为,法庭只审判人,并不探求真相。这种与大众认知相悖的观点促使他

...
显示全文

真是个好故事呢!前提是,它是真的。

重盛驻足在十字街口,思考着。当他困惑于三隅这具没有灵魂的容器时,却发现自己的容器里已被三隅倾倒了很多东西。我们不知道,这次审判将给他的人生带去什么影响,但我相信,重盛一定会成为一个比过去更好的男人和父亲。在这个意义上,三隅这样的人,的确帮到了别人。这就是救赎的意义……

(本文首发微信公号:失物LOST 平台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取授权。全文约5000字,阅读需15分钟)

由日本导演是枝裕和执导的《第三度嫌疑人》将于3月30日接档《三块广告牌》,在全国艺联专线正式上映。这部电影不同于是枝裕和以往的作品。据了解,这部电影的创作灵感,来源于一起真实案例:有一凶犯两次入狱,第一次入狱是抢劫杀人,第二次入狱是因为保护某人而杀人。是枝裕和认识的一位律师认为,法庭只审判人,并不探求真相。这种与大众认知相悖的观点促使他拍摄了《第三度嫌疑人》。他没有按照罪案片惯常的推理过程演进,而是采用了逆向构思,在影片开头就把三隅杀人过程明确地呈现在观众面前。再通过律师重盛和嫌犯三隅的几次对峙,让观众完全进入辩护律师的视角,对看似明显的犯罪事实产生困惑和动摇,从而对人性之暗、事实真相、司法正义等现实问题进行深度思考。

影片在去年上映后,反应平淡,豆瓣给出了6.7的低分。我想,随着周五国内的上映,分数应该会不断提高。有些观众认为《第三度嫌疑人》作为悬疑类型片,缺乏叙事阻力。是枝裕和自己则把它定义为法庭心理片。或许是基于对心理题材的偏好,它是我一季度观看的电影中最喜欢的一部。不论是故事本身,还是是枝裕和缓慢克制的镜头,特别是剧中对光线和玻璃镜象反射的运用,都值得周末去影院二刷。

1、关于三次杀人 想要理解是枝裕和的这部作品,首先要从片名开始,日文直译:第三次的杀人。中译名与实际显然不符。不知译者为何要给谋杀二字打上马赛克。知道了原名,就来看看三次谋杀分别指哪三次?根据我个人的理解,列出两种可能的解释:

★第一种可能

第一次杀人,是指三隅30年前的旧案,杀害了两个讨债人。 第二次杀人,是指律师重盛的前法官父亲在审理上述案件时,帮助三隅逃脱死刑,致使他出狱后又杀死社长。这次杀人指得是前法官间接杀人。 第三次杀人,是指律师重盛帮助三隅获得死刑。间接杀死了三隅。

★第二种可能

从下面这三个镜头来看,答案一目了然:

第一次是三隅杀人:三隅杀人后,擦拭脸上的血。 第二次是咲江杀人:被害者的女儿咲江杀掉父亲后,擦拭脸上的血。 第三次是重盛杀人:律师重盛在三隅被判死刑后,在法庭门口擦拭脸的动作(杀人不见血)。

这三次杀人是指:三隅杀死社长,也杀死了过去的自己。咲江杀死了禽兽父亲,后因隐瞒真相,又间接杀死三隅。重盛通过帮助三隅翻供,间接杀死了三隅。

理解了这三个镜头,就离案件真相近了一步:三隅和咲江一起杀死了社长。用汽油处理尸体的是三隅。三隅通过帮助咲江铲除禽兽社长,挽救了咲江,也杀死了自己体内的魔鬼三隅,获得救赎,使自己不再是没有灵魂的容器。

以上两种可能性中的第三次杀人一致指向了律师重盛。片名所指的第三次杀人,毫无疑问就是特指司法制度下的死刑判决。

几处细节:三次鞋的出现。律师重盛去咲江家,看到她带有污渍的运动鞋。重盛晚上探视三隅,脚上穿着沾满泥土的皮鞋。结尾处,三隅走进会见室,穿着干净的白袜和拖鞋。两双沾有污渍的鞋,暗示着咲江和重盛都不清白,因为制裁者的鞋上一定会沾有被制裁人的血渍。也暗指他俩在此案中都撒了谎。而三隅最后出现的干净白袜和拖鞋,说明在此案中,他的目的不是制裁,而是拯救。后面再细说。

三隅和咲江在夜晚,站在燃烧的尸体旁。而律师重盛是在阳光下,法庭前 。三隅和咲江是在黑暗中执行私刑。重盛背后的法庭对三隅执行公开审判。私刑杀人和法庭死刑判决,同样是剥夺他人生命,但由于审判主体的不同,赋予了杀人不同的含义。这便引出了司法伦理问题。

2、有关司法伦理 《第三度嫌疑人》涉及到的内容很多。除了对人性黑暗、家庭伦理和自由意志的探讨之外,影片对现有司法制度,废除死刑、事实真相、法庭的意义,以及律师与检察官法理冲突等等问题都进行了非常深刻的反思。

重盛要求三隅正确面对自己的过去: 三隅 面对? 重盛 大家不是都在面对吗! 三隅 没有面对吧,你们那边很多事不装作没看见就活不下去吧!

美国著名法理学家埃德加·博登海默认为:法律是一个带有许多大厅、房间、凹角、拐角的大厦,在同一时间里想用一盏探照灯照亮每一间房间、凹角和拐角是极为困难的,尤其当技术知识和经验受到局限的情况下,照明系统不适当或至少不完备时,情形就更是如此了。那么,如果法庭无法还原案件的全部真相,公平正义从何而来?在正义迟到或者缺席的时候,人们可以执行私刑,快意恩仇吗?

不可以。在任何一个法治社会中都应该明确禁止。因为私刑若以合理性的身份出现,也就意味着法律的全面失效。就像培根在《论复仇》中写得那样:复仇是一种野生的判决。人类的天性越是向着它,法律就越应该根除它。因为头一个罪恶不过是触犯了法律,可是报复这种罪恶的举动却把法律的位子夺了。

三隅 世界上有那种没被生下来才好的人。 重盛 杀掉也不是能解决所有问题吧。 三隅 重盛先生那边不就是这样解决的吗? 重盛 你是说死刑?

人如果没有权利剥夺他人的生命权,是否应该废除死刑呢?据统计,全世界有三分之二的国家在立法或司法层面废除了死刑,57国保留。死刑存废问题自18世纪意大利刑事古典学派创始人贝卡里亚的《论犯罪与刑罚》一书面市以来,争论延续至今。片中重盛的前法官父亲,也在不断审视和反思自己过去所持观点的可靠性。

3、关于自由意志 影片中涉及到的自由意志问题,不仅是解开三隅杀人之谜和容器一说的关键,也是死刑存废争议应该考虑在内的重要因素。

房东对三隅的描述:爱整洁、喜欢安静、礼貌,是个按时交房租的好房客。与律师在监狱会面期间,三隅着装整齐、彬彬有礼,对局面有着极强的操控能力。这些特征基本符合美国FBI犯罪心理专家对重刑杀人犯所作出的外部描述。这样一个绅士形象,如果不是役所广司对三隅内心活动的精湛演绎,观众很难把他和杀人焚尸联系到一起。另外一项犯罪心理研究,颠覆了我们以往对于犯罪是由社会环境所致的传统认知,研究发现,在这些冷酷无情的反社会型人格类型中,基因影响率竟然高达70%;只有不到30%是由外部环境所致。

我一直是那个被制裁的人。 我以前一直想,要是我没被生下来多好! 只要我存在就会伤害别人。

在三隅自己的表述中,我们不难发现,他非常清楚自己的行为给他人带去的致命伤害。这说明,他无力改变和控制自己的恶。这也是重盛的前法官父亲经过反省后的结论:杀人和不杀人的人之间有条很深的鸿沟,是否跨越它,出生的时候就决定了。

关于自由意志,叔本华认为,意志是绝对的,意志自由并不依赖理性。人生如同上好铉的钟,盲目地走一切只听命于生存意志的摆布,人将永无止境地跳跃疾走在由灼热的煤炭所圈成的圆周线上。三隅显然是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说:只要我存在就会伤害别人。

如果以上结论是正确的,那么,这部分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人犯罪,和精神病人犯罪有何区别?社会和法律应该以何种方式对待他们?除了刑罚之外。这真是个难题。(法盲的困惑,专业人士请勿喷)

4、制裁,还是拯救

咲江的出现,让三隅产生了移情,把自己联想为她的父亲。社长对咲江的虐待,让他联想到自己几十年来对亲生女儿造成的伤害;咲江承受的痛苦,又让他联想到亲生女儿对自己的憎恨。因此,他痛恨社长,更恨自己体内的魔鬼三隅。他帮助咲江杀死禽兽社长,也是杀死过去的自己。之后,他没有逃走,而是提前交付了下月房租,用他认为合适的方式处理了豢养多时的金丝雀。准备以获取死刑的方式结束这一切,获得救赎。看一下他对金丝雀的处理方式:杀死并埋掉四只,放生一只,并用石子为金丝雀摆放了一个十字墓碑。

三隅对重盛说:就算现在放生,它们也活不下去的……现在天气还很凉,它怎么办呢?没人能喂它了。

★关于金丝雀,可作两种解读 第一种:放生的那只暗指女孩咲江。三隅再次更改口供,指认咲江母亲雇他谋杀亲夫。有一个细节,咲江做饭时,母亲在背后抱住她,做出非常暧昧的动作,虽是母女,但很令人不适。她是否参与了丈夫对女儿的性虐待,剧中没有交待,但三隅显然知道内情。如果咲江母亲被判入狱,食品厂倒闭,失去生活来源的咲江,生存将异常艰难。

第二种:笼中的金丝雀,代表着被囚禁在三隅体内的善,他不敢确定唤醒沉睡已久的东西,自己这具腐朽的身体能否适应,这令他惶恐不安。再邪恶的人也会出现对善的渴求瞬间,哪怕极为短暂,于是,他放生了一只,释放了他过去从未体验过的善意和希望。

金丝雀的十字墓碑和河边的灼烧十字一样,都指向救赎。

影片开头,律师重盛对同事说:他看起来不像想要减刑的样子。他从一开始就是求死的。三隅既然求死为何不断更改口供?或许,他只是想在获刑前找到一些答案:人们是否在意真相?自己能否被他人信任?是否有人愿意了解他这个人,而不是杀人犯三隅等等,所以他一直追问:

你相信我吗? 相信这种说法吗,还是说虽然不相信,因为这样更容易打赢官司? 是你想到这一点才决定帮我翻供的吗?

那么,他找到想要的答案了吗?没有。就像他曾经对咲江所说:这里每个人都撒谎。谁制裁谁,谁来决定?

制裁,还是拯救?这是律师重盛向三隅提出的问题。三隅已经作出过回答,他说:我一直是那个被制裁的人。导演是枝裕和也给出了答案,就藏在他对光的运用里。见下图:

回忆一下律师重盛和三隅的几次会面:前几次,周围的散光,很暗,感受不到阳光的照射。第一次出庭前的会面,阳光从重盛右上侧的窗户照射进来。法庭宣判前,牢房内,大面积的阳光泼洒在三隅身上。死刑宣判后,会面室大门打开,耀眼的阳光从三隅背后逼向重盛的脸,令他无法直视前方。三隅走进来,阳光透过天窗照耀着三隅的全身。

光的不断加强赋予了救赎的意义。圣经中有四百多处关于光的记载,我们看看其中三条:

光在你们中间还有不多的时候,应当趁着有光行走,免得黑暗临到你们;那在黑暗里行走的,不知道往何处去。(约12:35)

神救赎我的灵魂免入深坑,我的生命也必见光。(伯33:30)

我要引瞎子行不认识的道,领他们走不知道的路;在他们面前使黑暗变为光明,使弯曲变为平直。这些事我都要行,并不离弃他们。(赛42:16)

5、关于容器 我不会日语。不知容器一词在日语语境中是否有其他含义,只能按照中文来理解。容器,是指用来包装或装载物品的贮存器。空,既是它的特征,也是它具备实用价值的基本条件,它因空而装载。这里应该是指涉三隅是个没有灵魂的躯壳。他装满愤怒,就会倾倒愤怒。也正因如此,当他被咲江装满对女儿的幻想时,他倾倒出的就是父亲的保护欲。

三隅两次出庭,直到最后离开都没有注视过咲江一眼。有人认为他因保护咲江杀人这一说法,只是我们对恶人变好这一执念的一厢情愿,他杀社长只是杀戮本性使然。我的理解完全不同:从房东口中,我们可以看出三隅对咲江的关爱,桌子上摆满咲江爱吃的花生酱,咲江和三隅在一起时非常开心。三隅在牢房抹酱吃面包的表情,是在回忆与咲江相处时的短暂美好。再看一下宣布死刑后,他双手紧握律师重盛的手,感激他的成全。这些细节说明,现在的三隅和过去的容器三隅完全不同。

对于这个不顾自身名节说出被父亲性侵事实的咲江,他拒绝注视的原因只有一个:他不想以咲江父亲的形象留在她的记忆中。不想让咲江背负着和自己亲生女儿一样的道德重负。他拒绝做拯救者,他只想制裁自己,获取意义。三隅注视的缺席,咲江就不会获取他的完整记忆。让咲江忘记他,才是三隅想要的,这也一个父亲才能够为女儿做出的事情。

6、精彩结尾 影片结尾是最精彩的部分:律师重盛和犯人三隅被会面室的玻璃阻隔在两个世界里。随着谈话深入,他们的影像反射在玻璃上,两张脸不再相对,而是朝向同一方向。接近。交叠。分离。其实,他们面对的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些问题。只是理解不同罢了。容器大小、形状和质地的不同。决定了他们能装载什么,不能装载什么。我们来详细看一下:

重盛 你否认罪行的理由,我一直想到现在,如果否认杀人,她,咲江就不用说出那些痛苦的证词了。我想,你是这样思考的,故意否认…… 三隅 重盛先生,这是在向我提问吗? 重盛 我这么说,听起来不像提问吗? 三隅 我也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您是想到了这一点,才同意帮我翻供的吗? 重盛 嗯,不对吗? 三隅 不过,不错的故事呢,那真是不错的故事!我以前一直想自己要是没有生下来该多好! 重盛 为什么? 三隅 只要我存在就会伤害周围人。

这时,重盛和三隅的影像开始出现在玻璃上。重盛的影子静止,三隅的影子从他后面穿过,移动到重盛的前面。三隅接着说:如果刚刚您说的是真的,即使是这样的我,也能帮到了别人。

然后,三隅的影子开始静止。重盛慢慢向他靠近,几乎要重叠在一起。重盛问:即使……是杀人?

重盛再次静止。三隅继续向前移动。然后又慢慢重叠。再分开。

三隅 前提是,如果是真的。 重盛 也就是说,这想法只是我一厢情愿? 三隅 这样不行啊,重盛先生。像我这样的杀人犯不能抱有那种期望。

两个人的影子都不再移动,保持着距离。

重盛 那……也就是说……你只是……容器? 三隅 什么?容器?

重盛陷入困惑,自己摇了摇头,影子慢慢退隐到三隅的身后。

重盛找到真相了吗?不知道。作为律师的他,不过是个受过专业训练的合法说谎者。他要的真相不是犯罪事实,是他愿意相信并且能够帮他打赢官司的部分真相。三隅的话,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真正相信过。即使在他最后认为已经了解到事实的时候,他也不是相信真相本身。他只是像三隅一样,在咲江身上幻想出了理想父亲的形象。所以三隅没有告诉他答案,因为他明白:一个好故事,才是律师最想要的东西。

结尾,重盛驻足在十字街口,思考着。当他困惑于三隅这具没有灵魂的容器时,却发现自己的容器里已被三隅倾倒了很多东西。我们不知道,这次审判将给他的人生带去什么影响,但我相信,重盛一定会成为一个比过去更好的男人和父亲。在这个意义上,三隅这样的人,的确帮到了别人。这就是救赎的意义。(全文完 撰文/沙田)


收看更多内容,请扫码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失物LOST 原创文章,欢迎转发个人朋友圈 若平台转载请移步微信公号 联系作者获取授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三度嫌疑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三度嫌疑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