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往事 童年往事 8.8分

树上的阿哈:侯孝贤的童年往事

一目
2018-03-28 23:39:3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童年往事》无数值得怀念的场景中,最经典的一幕莫过于阿婆带着年幼的阿哈采摘芭乐的那场。

婆孙二人沿着乡间土路缓缓走来,在某个岔路口,阿哈偶然间被路边的芭乐吸引,于是拽着婆婆摘来放在包裹里,随后他们在一户农家休息,两人玩起了抛掷芭乐的游戏,再往后,他们被黄包车夫送回了位于台湾一个叫凤山的小地方的家。

这个伟大的片段,为我们理解侯孝贤和他的电影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入口。

侯孝贤曾在采访中说过:"要表现某个特定的历史时期,无须表达对那个时期的态度,只要还原特定的氛围即可。"在影片中,八十岁的阿婆嘴里反复念叨着回大陆,她告诉阿哈:"沿着大路走,过了河坝,就是梅江桥,再走几步,就到湾下了。回到大陆可以拜祖宗呀!"在这个老人眼里,海峡对岸的梅江桥几乎近得不能更近,回乡似乎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然而,当阿婆询问路人时,却无人知晓梅江桥在哪里,在他们的回家之旅因路边的

...
显示全文

在《童年往事》无数值得怀念的场景中,最经典的一幕莫过于阿婆带着年幼的阿哈采摘芭乐的那场。

婆孙二人沿着乡间土路缓缓走来,在某个岔路口,阿哈偶然间被路边的芭乐吸引,于是拽着婆婆摘来放在包裹里,随后他们在一户农家休息,两人玩起了抛掷芭乐的游戏,再往后,他们被黄包车夫送回了位于台湾一个叫凤山的小地方的家。

这个伟大的片段,为我们理解侯孝贤和他的电影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入口。

侯孝贤曾在采访中说过:"要表现某个特定的历史时期,无须表达对那个时期的态度,只要还原特定的氛围即可。"在影片中,八十岁的阿婆嘴里反复念叨着回大陆,她告诉阿哈:"沿着大路走,过了河坝,就是梅江桥,再走几步,就到湾下了。回到大陆可以拜祖宗呀!"在这个老人眼里,海峡对岸的梅江桥几乎近得不能更近,回乡似乎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然而,当阿婆询问路人时,却无人知晓梅江桥在哪里,在他们的回家之旅因路边的芭乐无果而终之后,观众终于恍然大悟,回乡其实根本不可能。正如父亲在自传中所说,他本打算在台湾只住几年,因此连买的家具都是竹子做的便宜货,可以随时丢掉,谁曾想这一住就是一辈子,再也没能回到他们的梅江桥。

台湾民谣教父胡德夫曾经说过,那一代人的乡愁是足足几百万人的乡愁。面对如此沉重的话题,大多数二流电影会处理得激烈宏大,但侯孝贤只用几颗芭乐,就轻易地把这一代人的梦彻底击碎了。这看似随意的处理,却意味深长,阿婆每次出走都会被黄包车夫送回来,虽然她执意要回到大陆,但台湾那个叫凤山的地方才是她现实中的家,被送回来的阿婆包裹里掉出来的,依旧是那几颗芭乐。

《童年往事》是侯孝贤的自传,在影片的开头和结尾,他满怀深情地念完长达6分钟的独白,并以阿哈的视角拍完整部影片。这毫无疑问是非常个人化的处理方式,就像侯孝贤所说,他只想拍一部给自己的电影。

于是,我们不难理解为何历史在影片中似乎显得无足轻重,当收音机报道两岸军事冲突时,年幼的阿哈只顾着啃甘蔗,家里人也仅仅是念叨几句在金门服役的熟人而已。当一列骑兵穿过阿哈玩耍的场坝,镜头只给到阿哈注视的表情,最多配上马蹄声作为画外音,此外,夜里开过的坦克也仅仅以清晨路上的辙痕来让观众领会。

然而,《童年往事》的伟大在于它并非一部简单的青春片,影片中的三场死亡逐渐强化了沉重的历史感。首先发生在某个平静的夜晚里那场父亲的死亡,让尚不经人事的阿哈初次感受到离别的痛苦,即便此后他依然会在陈诚副总统辞世之际若无其事地打台球,对世界上发生的事情毫不关心。到了母亲去世,这个整日只知道打架、无所事事、泡姑娘甚至逛窑子的小流氓居然痛哭流涕,而影片快结束时阿婆的离去,终于让阿哈回想起儿时采摘芭乐的情景,和祖母心心念念的那条回大陆的路。长辈的离去意味着那一代人记忆的陨落,历史在时时刻刻发生着、变化着,然而年轻的一代却漠然不知,等他们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就像阿哈和弟弟发现祖母死去时,尸体已经烂掉,身上爬满蚂蚁,这些不肖子孙连祖母离世的确切时间都不知道。

影片除了父亲的扮演者田丰为职业演员之外,侯孝贤全部使用业余演员,营造出强烈的真实感,并配合他标志性的长镜头以及大量无人场景,例如门窗、竹椅、村口的大树、阿婆做带去阴间使用的元宝剪下来的碎纸屑,以及村口树下那条长长的路,掌握着整部影片从容不迫的节奏。不少人认为,侯孝贤用这样的空镜头和长镜头可以理解为中国传统小说中的"闲笔",或者传统山水画里的留白,其价值是颠覆了西方电影长期以来形成的以制造冲突和严密叙事为特征的戏剧传统,通过去情节化的方式创造出一种独具东方韵味的"散文电影"。

事实上,我十分愿意把这些貌似游离于情节之外的镜头当做摄影机背后那个人所看到的场景,那人就是侯孝贤自己,更确切地说,镜头里这些景物,都存在于侯孝贤的记忆里。如此一来,观众就很容易理解为何这部电影里很多镜头都恰似一个人的高度,就像影片中待在树上注视这个世界的阿哈,侯孝贤通过镜头注视着的,是记忆里发生的那些事情,以及那些景物。不同于小津安二郎类似机位的镜头那种冷静的距离感,这个失去者对回忆的凝视始终显得如此抒情,如此有温度。回到文章开头那一幕,当阿婆带着年幼的阿哈从路的尽头缓缓走近,多年以后的侯孝贤默默站在摄影机的位置,深情地凝望着婆孙二人本要走回大陆,却忍不住采摘芭乐,最后原路返回的场景。

影片结尾,侯孝贤的最后一句独白是:"一直到今天,我还常常会想起祖母那条回大陆的路,也许只有我陪祖母走过那条路,还有那天下午我们采了很多芭乐回来。 "

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一目电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童年往事的更多影评

推荐童年往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