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都没人理解未麻

天下兵马大都督
2018-03-28 23:25:39

实际上这只是一个普通女性的梦,而且很有可能是白日梦,发呆时候的那种,她遇到了成长的烦恼,本我和自我对于成长后的人格要求不同,产生冲突,仅此而已。本我只想要表达情绪,自我却一直想要解决问题。但是要解决问题就说明本我有问题,实际上本我并没有问题,也不想提出什么明确的要求,只是想表达一下不那么合理的情绪。自我愿意为本我做一切事,唯独做不了的是回到过去。同时,本我知道自己想要的这个东西再也得不到了,只是在梦里想一想而已,不会真的提出来。然后自我就觉得本我有要求却不和自己说,是自己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吗?然后就迷失了。

一直以来,当人们长大以后,都要通过付出努力换取资源。但是人们在小的时候,只要表达愿望,妈妈就能满足这个愿望,甚至在婴儿的时候,无需表达,就能被满足,因为这个愿望通常只是吃而已。随着年龄增长,家长不再只是照顾孩子,也会做为自我典范,要求孩子产生可控的自我人格。家长不会满足本我的所有需求,会告诉他们对与错,并且要克制错的,于是本我就会留有一部分愿望不敢表达。也就是说,当家长表现出自我典范人格后,孩子的本我就无法像从前一样相信他们,因为他们不再愿意理解自己。而自我成长为自我典范后

...
显示全文

实际上这只是一个普通女性的梦,而且很有可能是白日梦,发呆时候的那种,她遇到了成长的烦恼,本我和自我对于成长后的人格要求不同,产生冲突,仅此而已。本我只想要表达情绪,自我却一直想要解决问题。但是要解决问题就说明本我有问题,实际上本我并没有问题,也不想提出什么明确的要求,只是想表达一下不那么合理的情绪。自我愿意为本我做一切事,唯独做不了的是回到过去。同时,本我知道自己想要的这个东西再也得不到了,只是在梦里想一想而已,不会真的提出来。然后自我就觉得本我有要求却不和自己说,是自己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吗?然后就迷失了。

一直以来,当人们长大以后,都要通过付出努力换取资源。但是人们在小的时候,只要表达愿望,妈妈就能满足这个愿望,甚至在婴儿的时候,无需表达,就能被满足,因为这个愿望通常只是吃而已。随着年龄增长,家长不再只是照顾孩子,也会做为自我典范,要求孩子产生可控的自我人格。家长不会满足本我的所有需求,会告诉他们对与错,并且要克制错的,于是本我就会留有一部分愿望不敢表达。也就是说,当家长表现出自我典范人格后,孩子的本我就无法像从前一样相信他们,因为他们不再愿意理解自己。而自我成长为自我典范后,本我同样不相信自我,自我同样不理解本我。

大多数家庭是妈妈养孩子,爸爸去赚钱。本我想要的依靠是我可以相信她,她可以理解我,更偏向孩子对妈妈的想像,在片中留美是女性,代表表达愿望的合理性。自我想要的自我典范是接受和加入社会规则,付出并得到回报,更偏向孩子想成为爸爸,在片中田所是男性,代表用现实思路解决梦中问题的合理性。

现实里,蓝衣马脸男介绍未麻成为模特,拍了裸照。作为模特来讲,这是工作而已,所以我们并看不出她有什么受害者特征,坐电车、逛超市,只体现了“日常”两个字。现实中蓝衣马脸男想要未麻成为的身份可以达成现实里的愿望,于是未麻就在梦里想像出来一个外貌特征很像蓝衣马脸男的马脸男,来守护自己梦里的愿望。现实中有一天未麻在电车上听着歌,加上看见网络的广告,于是做了个梦。梦的愿望是“如果我没有做模特,我就可以做一个偶像歌手”。但是这个愿望是经过隐喻包装的,偶像歌手代表的是纯洁,而更根本的一层,纯洁代表的是从前那个无需努力,只要表达愿望就会被满足的时光。但是本我无法相信自我就不会和她说实话,只能说隐喻;自我无法理解本我,一直想照顾她却怎么也不能让她高兴,最后反而被她怨恨。梦的引子就是广告词“你也可以做一个互联网主页”,于是电车路过的房子就成了梦里的部屋,在这里是一切都是自由的。这个梦产生是因为听歌,联想到成为偶像歌手,但是未麻无法逆转她已经成为模特的现实,本我需要的是不想现实只做梦,自我想做的是在梦里合理化现实。

歌手、留美、马脸男、梦中未麻、莉香代表的都是本我,演员、田所、现实未麻、阳子代表的都是自我,洛合小姐代表的是自我典范。其他人对本我说的话、本我对本我说的话、本我对自我说的话,大都是愿望的表达;自我和自我典范说的话,大都是摆事实讲道理的说教。现实里只是当模特拍了裸照,并没有被强奸。强奸戏表达的愿望是既然模特不能由肮脏变为纯洁,就让偶像歌手从纯洁变为肮脏,这样自己做了模特并没有失去成为偶像歌手的理由。自我一直想要让梦合理化,因为这样就代表她可以照顾本我。

全篇的开场,三个面具人在演出中说会保护网络世界的和平,这实际上是梦中未麻希望在自由的世界(部屋)里满足愿望。观众说出:希望几个小混混今天不要捣乱。这是本我反向表达愿望,如果真的不希望有人捣乱,梦就不会造出几个小混混来,实际上是希望他们捣乱;演唱会之前组合里的人表现得很紧张,衣服也出问题,都是不希望演唱会发生,因为这个演唱会是未麻歌手身份的终结。

未麻在超市买了鱼食,未麻对鱼就是自我对本我的照顾关系,所以强奸戏后鱼死了,自我本来很释然,突然就崩溃了。

这里插入田所和留美的对话,田所说未麻该做演员而不是歌手,意思是她必须做个大人而不是孩子;电影里莉香说“我做不到”是指她已经是模特了,不能再做歌手了;留美替本我发声抗议,你说的这些都是不得不做的,但是有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感受?如果不能让自己开心,为什么非要去做?

小混混代表的是反抗社会秩序的愿望,观众代表的是社会秩序。演唱会中,歌快要唱完的时候小混混开始扔东西,因为唱完就会脱离歌手身份,而未麻不想;同时观众在鼓掌,是她希望社会秩序认为她唱歌很好,可以继续做个歌手。小混混和观众打斗,代表个人的一己愿望和理性的社会秩序打斗。最后让马脸男把小混混赶走,这样既可以不冲突社会秩序,又可以让自己的愿望顺从于守护自己歌手身份的人。

最后一首歌开唱前,本我又借着观众的嘴说“这对于她的经纪人理所当然,当偶像歌手赚不到钱”,表明她知道不得不长大,但是长大做模特是自我自私的想法,并不是本我想要的。

经过想像和现实的不断切换,未麻脱掉蓝色外套,就正式进入梦境。撕掉歌手的海报,被迫接受演员的身份。留美这个人物也是一种愿望,就是想当歌手但是没有当成。梦中未麻表示不是我当不成歌手,而是谁想当歌手都当不成。

电车听歌是现实中的未麻,姿势从抱臂变成敞开,表示歌手梦让她精神放松,可以从生活的奔波中暂时得到解脱。

我们看现实未麻的衣服,领口都是小白条压着蓝色宽边。

而梦中未麻的衣服蓝色宽边的位置一直在变,片名perfect blue,也就是说实际上这个梦不完美。尤其是在接妈妈电话的时候,蓝边位置特别混乱,表明和本我的梦相比,完全不完美。

未麻到家后,第一封信“请永远为我们唱歌”,未麻说“我做不到”,表达愿望被自我压制。本我又借着来电话的妈妈(曾经的依靠)表达了该做歌手的愿望,也是希望自己长大后形成的自我典范可以像曾经的妈妈一样理解自己,演员未麻刚提出歌手限制了自我的发展,本我马上就不开心。先用打错的电话打断,然后又用浴缸的水打断,实际上都是在打断自我讲道理。最后干脆不想再和她沟通,就气愤地发来了写满“叛徒”的传真,中断这个场景。

到了片场,演员们一开始在说笑,到了开拍突然变得很专业,表达的愿望是现实和戏可以完全相反。戏里的台词说出,莉香被杀了,而犯人取了她的皮,意思就是自我把本我的样子给剥夺了,并且害了她。犯人是男性,想要成为女性,意思是指责自我是社会人格,却非要成为偏女性的人格,理解和解决本我的愿望。这时的剧本是本我写的,是在指责自我,自我却理解错了,演员未麻充满期待想要学习洛合小姐做个合格的演员,解决本我的问题。她脱下蓝色外套,原因是未麻的本我脱下蓝色外套进入梦境表达情绪。演员未麻也这样做,本我做梦是想解决问题,自我就也进入梦境解决问题。

第一次进入演员角色,只有一句台词却很紧张,因为这句台词是“你是谁”,自我借着台词问本我“你是谁”,你就是我,有问题告诉我啊,我来帮你解决不好吗?本我看着周围的人,看到马脸男时马上低下头,因为这时她觉得自我既然入梦来帮她,她应该依靠和相信自我。这时自我开始编辑梦境,引入编剧和导演,用他们来写可以满足本我的剧情。自我十分寄希望于编剧和导演,表现就是田所想让他们给演员未麻更多戏份,还说未麻已经不是偶像歌手了。本我很生气,觉得自我在捣乱,于是她也开始捣乱,让信爆炸,惩罚田所一下。并且爆炸发生在开机之前,表明的愿望一个是不想让演员身份产生,还有就是做演员是不吉利的,而她本身是个很在乎迷信的人(如下车是哪只脚会带来霉运)。

学上网这一段,是本我的未麻,因为她和留美在一起像一个小孩子,还会带点撒娇语气,也就是本我人格间的对话,未麻提出叫警察,就是本我反省自己是不是过分了。她也知道自我是想为了她好,但是没控制好情绪伤害了自我。但是田所告诉留美说不用,表明自我还不想终结梦境,依然想在梦的框架内解决问题。随后未麻学会上网,利用广告词“你也可以做一个互联网主页”,而自己就身在部屋之中,加强成为歌手的合理性。本我未麻发现,网上写文章的人特别了解自己,她笑得很开心,因为她想要的只是被理解。而这个网上的文章本来就是本我写的,当然了解自己了。但是文章写着写着,自我又乱入了,因为她看见本我很喜欢网上的文章,就想借网上的文章说教,讲到了现实里逛超市的事和羡慕演员身份的事。到这未麻就变得不开心了。本我反问自我你是谁,答案是“你是我,你为什么反而不能理解我”!

回到片场,戏里面洛合小姐回答“你是谁”时,说“是你已过世姐姐的心理医生”,首先表明演员身份正式开始,其次因为本我不和自己吐露心声,于是指责莉香心理有问题。然后本我就借着留美试着向田所吐露心声,说还是该当偶像歌手,但是刚一表达,田所就说现在和过去不一样了。实际上留美知道现在和过去不一样,她只是有个想回到过去的梦,她理解田所,田所却不理解她。“她来到东京是为了唱歌的”,意思是这个梦是为了表达情绪的,田所却说唱歌不赚钱,也就是表达情绪没有意义。然后本我就让原组合出现了,她们做的很好,完全不是田所说的不能在社会继续下去。

这部戏的名字double bind也是,双重困境。评论三人组说谁来帮帮未麻呀,于是马脸男就出现了。这时电车上的应该是现实未麻,她把旁边看书的男人放进梦里成为评论三人组之一。这个地方现实和想像交替出现,出地铁站后,身影出现在电视机里,加深了演员身份的合理性。机动车肇事逃逸可能是现实里的事,后来被未麻用于梦境。出了地铁站,看见原组合上了排行榜,表达的愿望是歌手梦可以成功。她学着自我问到:“会有观众吗?”姐妹们很开心的说“别担心啦!”有没有观众、赚不赚钱是社会上的事,不要担心,我想放下这些,做自己开心的事。这句话,才是她想敞开心扉说给自我的。

接着自我想要让本我认可自己的模特身份,就用演戏把模特身份带入梦中。导演和编剧谈话,实际上是自我自己夸奖自己,我都没想到原来我这么厉害!田所带回一个强奸戏份,但是要不要接受还得看未麻的意思,留美想要保护本我,但是自我借着未麻的身份替本我答应了,说没事的,这不是真的。这也是在学着本我的方式帮助本我,你不是要用假的来解决问题吗,那我就用假的来解决问题。电车上依然是现实未麻,她有些疲惫,本我出来说“我可不同意”,表达抗议。

强奸戏拍之前,自我再次借导演口中表明这只是虚假的场景。戏中穿的衣服很像歌手衣服,这也是愿望的表达,演员是自我身份的代表,她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有错,强奸戏的意思就是你这个本我认为不能成为歌手的原因是咱们不纯洁了,那么只要让歌手被强奸,歌手就也可以是不纯洁的,就可以做个歌手,问题解决了!但是本我的根本愿望是回到从前、被人宠爱,她并不在乎纯洁和歌手,这些只是她借以表达愿望的载体而已。在戏里和拍完戏到车上,演员未麻精神上很放松,实际上是释然,她以为本我的愿望可以被满足了。不过拍摄时未麻还是希望自己就是歌手,于是被强奸时她哭了,留美哭了,这让田所惭愧却不知所措,他完全不知道自己错在哪了,拍戏时确实未麻又一度回到了歌手人格不是吗?在车上,演员未麻一脸天真以为完成了任务,田所想要告诉她什么却没说出口,只是安慰她你很努力了。回到家发现鱼(被照顾的事物)死了,演员未麻也很崩溃,我只是做了不得不做的事,而且是为了你,你怎么还不满意?本我想说的是:你把一切都弄反了,你根本不理解我,不光做不成歌手,你又把不纯洁的事拉进梦里。所以歌手身份出现了,开始笑话演员,并且在把心声写到网上。

随后演员休整了一下,借着采访来表达社会对她的认可,而本我继续借着评论三人组来吐槽。演员想看看本我对自己的看法,就去浏览网页,发现本我很不满意编剧。而且本我说我可以看穿你,意思是可以透过自我看到本我,本我想要的就是当歌手。本我这时想要和自我分离,指出你是肮脏的,演员未麻不断反驳,不肯承认。这时本我要放弃自我,她认为自我的成功是马脸男带领的,而梦里的马脸男是站在歌手这一边的,于是她敢发声了,而且状态十分放飞。

本我指责编剧的罪名是写了double bind,用蓝色的收音机杀了他。田所和演员未麻讨论这件事,这是不是本我在怪咱们坏了事呀?田所安慰她说并不是这样。

但是这时本我已经不开心了,她开始一件又一件事指责自我,引出拍裸照的事。接着表达你应该做一个歌手哦,没人希望你做模特,马脸男可以让未麻当歌手。连歌词都是“我只想走我自己的路”。从这里开始,本我再次掌控了梦境舆论,说演员成了脱星。马脸男买下了全部杂志,收回了现实里模特的事,打算延续歌手梦。本我选择完全依靠马脸男,除去自我。

这让自我产生了身份的迷失,说

然后作为自我典范的洛合小姐安慰自我说到“幻想是不会成为现实的”。这句话之后,未麻就知道这个马脸男是幻想,抬头再看他就不在了。演员未麻想证明其他都是幻想,于是去找以前的组合,却发现本我和她们坐在一起,依然不承认自己的身份。演员追出去马脸男又出现了,开车撞了过来。

因为这是个梦,本我想要吓唬自我,让她别来干扰自己,就让我做一个歌手梦吧。自我醒来后,本我化身留美去安慰她,自我也打算退出干扰,承认本我才是自己的根本人格。但是这时洛合小姐也就是自我典范出现,再次提醒自我那些只是幻想而不是现实,不用向她们妥协。但是自我又看见了马脸男,这样软弱让自我典范很不满意,就说再来一次。因为再来一次就能再提醒她一次。

接下来很有意思,自我再次和本我沟通,本我态度很好,但是她不知道自我已经和自我典范沟通过了。自我要改掉之前犯的错就要重回到好久没见过留美的时刻,而本我希望的是接着昨天的谈话,两个人格达成和解。

自我夹在本我和自我典范之间十分无奈,两边对她有不同的期待。于是自我典范借着戏里医生,再次说明马脸男是不存在的。

之后,自我典范还说被杀的人都是对她没用的人,是在告诉自我:你必须要对本我有用,她有问题你就帮她解决问题才行,如果她不需要你,你就会消失了!

为了刺激自我,自我典范就安排了摄影师被杀。看看吧,如果我们曾经做过模特的事对她不是帮助而是阻碍,这就是我们的下场。然后她安排自我未麻再次醒过来,这次为了不让留美来找她,直接就用摄影师之死来开场。演员未麻家中出现了血衣是她希望站出来担罪,这样她就对本我有用了。一开门外面都是记者追问她摄影师被杀的事,果然很长时间梦里都没出现歌手身份和马脸男。

本我很沮丧,在这个梦里没法做歌手了,于是她说这是不是个梦,如果这是梦就好了,这里不让我表达情绪,等我离开这里,就可以表达了吧!演员未麻想要解决前面的问题,就把杀人的事算成是戏里的情节,但是她太累了,昏了过去。

这时自我典范再次重置情景,她要教会自我进行身份认证,不是自我要学习成为本我,而是本我要学习成为自我。当演员认可自己身份之后,梦就可以继续下去了。接下来自我典范讲的道理是要把幻想变成梦中有害的事情,这样接受现实就是一种解脱。

于是她说阳子被强奸是梦中的事实,阳子做的选择是变成姐姐,接受姐姐的身份来得到解脱。演员未麻觉得这个设定可以接受,承认了模特的身份,全场欢呼。于是自我典范就可以退出梦境,让自我来掌控梦境了。临走再次提醒她幻想不会成为现实,赶快醒过来吧。

随后演员未麻按照学会的思路,把马脸男安排成伤害未麻的人,这样本我就没法再依靠马脸男而只能选择依靠自己。而本我借着马脸男再次发泄不满,说演员未麻只是装成未麻的样子。

再次回到未麻的部屋,演员未麻给田所打电话,但是田所死了,死因应该是接了更大尺度的戏给未麻,而让他死的是本我人格,因为水箱里的鱼又活了,表明本我人格再次强力表达不满。马脸男的尸体在演员未麻编织的梦里消失,现在再次出现在田所身边,表明这时的梦境是由本我掌控的。而本我即使没有马脸男,也不选择依靠自我,而是依靠留美。既然演员未麻想控制幻想,想变成现实,那么留美就让她知道她也是个幻想,所以才说“当然不是(你的家),因为这里是未麻的部屋”,窗外的电车也提示着演员未麻,你的家只是被电车经过时才产生的梦。随后留美和未麻争斗,都说对方该醒醒了。

留美最初的作用是证明谁想当歌手都当不成,在这里反而成了弱点,演员未麻把面具撕开,彻底击垮了本我的愿望依靠。本我宁死也要成为一个歌手,她只想要开心而已。自我不能让本我死掉,因为她一定要保护本我,但是自我知道再也没有办法让她依靠自己。如果本我不想对自己表达愿望,那就只有自我作为主要人格而继续存在了。在把留美关在精神病院后,未麻说“多亏了她,我才能成为今天的自己”。本我借着护士的嘴说这个女人怎么会是未麻,“可能只是个长得像她的人吧”,来表达最后的抗议。然而演员未麻对着镜子说“我可是真的哦”。至此,本我如同在现实里一样,再次被自我压制,自我以为问题解决了,却和本我产生了更深的隔阂,不相信和不理解互相更进了一步。

片中多次出现的数次3,起源于未麻现实的钥匙链上有3把钥匙,钥匙通常是指关键的东西,于是梦里有了开篇三个战士、cham的最新报导只剩三本,组合有三个人,评论有三个人,演唱会在3点准时开始,第一幕戏总共有三个镜头,表达的愿望是什么都是三个最好,也就是组合的三个人不该分离,该一直做个歌手,而且演员的戏演完第一幕就该结束了。

总结:最初,本我想要相信自我,多次尝试表达,但是自我不能理解本我,虽然想要照顾她,却一直搞砸。这个阶段俩人从最开始在小摩擦中伤害对方会觉得自己不对,愈演愈烈变成激烈指责。然后本我开始选择依靠别人,自我寻求学习自我典范。这个阶段矛盾不断激化变成不可共存,最后不管谁能胜出都是两败俱伤。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未麻的部屋的更多影评

推荐未麻的部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