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形物语 水形物语 7.2分

一个梦,一首诗

小米=qdmimi
2018-03-28 23:25:02

我觉得,王小波的《绿毛水怪》加陀螺的《水形物语》,正好凑成一场人类自我认知的大梦——青春有悔,死而无憾。

这部电影看上去太容易解读,招惹来太多的杂音。

对我来说,完成即是神迹。

因为十几年前,自己也做过一个类似的梦,并且在电影上映之前,写在了自己的诗集里。


...
显示全文

我觉得,王小波的《绿毛水怪》加陀螺的《水形物语》,正好凑成一场人类自我认知的大梦——青春有悔,死而无憾。

这部电影看上去太容易解读,招惹来太多的杂音。

对我来说,完成即是神迹。

因为十几年前,自己也做过一个类似的梦,并且在电影上映之前,写在了自己的诗集里。


最长的一首,献给可爱的怪陀螺和他的怪故事——

夜海之都

——夜行生物之八

公告:
馆内现正展出
深海怪兽一只
百年难遇
望踊跃购票
良机莫失

我被好奇的人群拥着

挤在漆黑的馆底深处

远远的巨大水箱里

有东西在痛苦的喘息

潜水员乱舞着铁叉

它在兴奋的口哨声中

艰难地躲避

那怪物有个人形的轮廓

却看不清面貌

围观者疯狂的嘶喊

因为他们买了票

想要看到刺激无比的

丑陋、黏滑、恶心的

墨绿色身体

我的目光落在它的脸上

虬结的肌肉间射出了光

穿透颅腔、空间与记忆

醒来时

四周空无一人

幽暗中只有它

蜷缩在混浊的水底

挣扎着起身

爬上高高的水箱边缘

俯身下望

重心和勇气忽然抽离了身体

坠落,漫长如从生到死

和被惊醒的它

四目相对

扣着铁链的四肢缠住我

绿色的丑脸贴紧我

我怕得发抖

它颤抖得更加剧烈

鼻下的裂缝微张

清楚地吐出一个词

“回……家……”

借助婚戒上早已黯淡的钻石

割开水箱脆弱的边缘

那一刹那仿佛身处海眼

巨力袭来扯断一切束缚

我架起瘦弱的它

它拖着断链

断链叮当乱响着没入夜色

回家!回家!回家!

回家!回家!回家!

回家!回家!回家!

回家!回家!回家!

回家!回家!回家!

回家!回家!回家!

回家!回家!回家!

重复的讯息侵袭着脑袋

眼前幻象翻滚

夜海汹涌

我脱下外衣

披在它墨绿的肩头

开始了一场

世上最缓慢的奔逃

它不停地撞上路沿、灯杆和石块

也许是天生目盲

也许根本未生双眸

胡思乱想

视线模糊

奇怪的灯光和声响

沿着水渍迫近

透支前的瞬间逃到大桥的中央

坐在高高的边沿双脚垂向虚空

桥两边火光晃动黑影憧憧

仿佛整个城市的高尚者、无聊者和犯罪者

都在同赴一场盛大的奔袭典礼

谁在笑,谁在狂妄地笑啊

他们——买票了没有

忽然被抱紧滚落空中

人生最长的几十丈

风和着夜和着无数的惊叫

快速地抽离身体

就这么毫无悬念地坠落

冲破水面

沉向吞噬一切的海底

掉落,向深渊寸寸掉落

无法呼吸

我艰难而狂躁地挥舞着手臂

徒劳而绝望地翕动着口鼻

怀里的它

却一直很安静

一直悄无声息

濒死的刹那

我又看到了幻影

怪物黑绿的皮肤片片剥落

露出纯白的轮廓

分明是人的形状

像世间所有光洁的美女

芳香而无常

我死了

在无边无垠的黑暗里

永远失去了声音

我还活着

呼吸代替了一切躁郁恐惧

不再有对未来的不安预感

时间垮塌于永夜的死寂

“到家了!”

她无声的呼喊在脑中回响

睁开双眼,艰难、沉重、滞涩

那套怪物皮囊附着在我身上

它开始生长,滑腻地溶贴着皮肤

呼吸,口鼻海水满溢

竟带来畅快的腥甜

她手指的方向

一片奇景绚烂

一座庄严的化城

一空静默的繁华

幽暗中流彩重重

一切惊愕、赞美的语词

都放弃了垂死挣扎

城中央

巨贝堆砌的塔顶

伤痕累累的我伏在壳心

像初离母体的婴儿

疼痛而好奇地从边缘下望

她高高地站在壳尖

碧绿的长发临波荡漾

脑波随水波起舞

这旧日陆地之主的蛰伏之处

劫难把一切没入海底

幸存的残部在黑暗中苟活

在逆流中摸索

一千一万年

从一个洪荒投入另一个洪荒

终于放弃回返陆地的誓言

放弃适应虚假光源的眼睛

一礁一贝

搭成这夜海之都

言语不再被需要

沉默的交汇胜过口舌的矫饰

伪装者遁逃化身珊瑚

如赤子不解羞赧

如海底物种牵连

无需衣物,远离惊惧悲苦

一空黑海,荡涤贪嗔痴毒

最轻软的盛装

最原始的善意

最无欲无求的心脏

甚至不再需要光亮

循着无止无休的波动

手牵着手出游

归去来兮,归去来兮

瑚海礁田,永不荒芜

永远守在一起

永远不知迷惘

无从分辨晨昏

时间失去意义

坐立难安

寒意入骨

纵使全身墨绿

我也不属于这里

蠢物离不开沉重的土地

这夜海之都

如此神秘 如此纯净

却无法书写 无法诉说

无法碰触 无法解脱

蒙尘太久的顽石

只配接受漩涡的荡涤

一世不安的洗礼

“回……家……”

我努力传送着讯息

她不言不语,挥动双臂

忘记这里的一切

永远不要提起

不要剥落粗糙的墨甲

留住生存的唯一凭据

我被推举着上升

摆脱笨拙的重力

撕破暗黑的海域

升腾犹如箭矢

近了,幽蓝的月光

她转身沉落,远去

洒落湛蓝的星辉一滴

向下望去

一片隆隆的死寂

巨城巍峨

除了建设者和鱼族

无人知晓

跨过时间的洪流

久久矗立

独自漂流向岸边

海水层层碎裂

无数生灵之眼

和我一同升起

我看到了空气中

唯一的永恒守夜人

——月亮

“怪——物!”

人们夸张地喊叫

咆哮着聚集

我张口却无法言语

声带痉挛虬结

一千一万句解释

犹如混浊的嘶吼

眼神多么熟悉

带着讶异的贪婪

和重获猎物的欣喜

更多的铁链锁住身体

更多旁观者疯狂的聚集

在被投入加厚水箱的刹那

忽然开始想念那座夜海之都

公告:
重新捕获
深海怪兽
千年难遇
提前订票
莫失良机

初稿于2006年5月

收录于《夜行:小米的诗》

1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7)

查看更多回应(7)

水形物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水形物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