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形物语 水形物语 7.2分

浮满泡沫的奥斯卡最佳影片

邓飞
2018-03-28 22:09:10
不久之前的第90届奥斯卡上,被诸多媒体看到的另类佳片《水形物语》成功带走了四尊小金人,成为了本届颁奖礼的最大赢家。然而在最后的压轴大将最佳影片公布的时候,还是有相当多的人发出了非议的声音。它到底是颠覆的经典,还是虚张声势的凡品,下面就是笔者的个人观点:

首先,就《水形物语》摘得的四项奥斯卡桂冠中,私以为最佳原创配乐和最佳艺术指导可谓实至名归,甚至如果没有《银翼杀手2049》更加大胆的运镜,拿下最佳摄影也说得过去。配合“黑暗成人童话”的主题风格,全片在绿色的主色调上,通过浑然一体的视听语言,让观众切身地感受到了上世纪的怀旧气息、海洋的广袤与生命活力、冷峻暴力的国家机器和深夜里互相慰藉的丝丝温暖。

影片所展现的这个“世界”的真实感,自然最大得归功于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全面的驾驭能力,从《潘神的迷宫》到《环太平洋》,吉尔莫•托罗总是能带着观众走进他构筑的另外一个世界里,暂时忘却掉身边固有的这个现实。他获得最佳导演,也是对这种导演能力的认可。可惜的是,这最后的分量最重的奖项最佳影片,《水形物语》就真是差点意思了。

如果我们把最佳外语片这个奖项粗略的理解为“当年度最好看的非美国影片”,同理“最佳影片”就是当年度最“好看”的影片。大家有所微词,就说明是有一部分人,跟笔者我一样,并不觉得这部影片足够“好看”。当然这里并不是指影片的声音画面“物理指标”不够优秀,而是将这些幕后的元素综合在一起,作为一个整体,一部影片来观看的时候,它无法达到把人紧紧按在椅子上等片尾字幕放出都还久久回味的那样吸引人。

直接就从最直观的生理感受说起,当故事进行到艾丽莎深夜辗转难眠,脱掉睡衣进入人鱼那个泡满了疑似海草的浴缸交合的时候,我本能地觉得恶心。荧幕上关于跨物种的感情早在黑白胶片时代的《金刚》中就有过展现,迪士尼更是有《美女与野兽》的动画电影,但前者金刚和美女的爱恋仅限于精神层面,后者最终野兽还是变成了王子恢复了人类的生活。甚至同样是人鱼恋的童话故事《美人鱼》,也是人鱼先变成了人形才开始接近王子。

在这一部黑暗童话中,最终是“公主”变成了“人鱼”。也就是从一个人类,变成了非人的异类。虽然随着人类文明程度的提高,我们对于自身与自然的相处的方式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反思,也努力承担起这个星球生态系统最具决定性和破坏力一环应有的责任。但同时我们也当牢记,人类同样是地球居民的一种,我们寻求自身生存空间和前景的权力,同其他生物也别无二致。所以,同为人类,我本能的无法接受放弃作为一个人类的存在方式的做法。

况且就影片所展示的情节来看,女主角的遭遇也无法引起观众较好的共情。是的,她是一个残障人士,但她有自己的住所,楼下的友好房东电影院老板甚至会免费邀请她去看电影;她有自己的工作,还有两个会关心她跟她交谈的朋友。生活给她的压力甚至比不上《当幸福来敲门》里的克瑞斯。难道她必须过上《公主日记》那样的生活才算是这个世界没有亏待她?

而她生活的变数,来自那条理查德特工从南美抓回来的人鱼。艾丽莎和人鱼建立感情的过程,换一条狗整个逻辑也不会有多大偏差,给动物投喂食物获取信任,慢慢让它明白自己的喜怒哀乐,而且起码再凶猛的狗也不会一口把你家里猫的脑袋啃下来吃了。它从头到尾,都不是一个人,哪怕看起来有点点像。

片中作为反派的理查德特工,他身上创作者想要批判的原始野蛮,欲望无限膨胀的蛮荒资本主义力量,如果没有它,也同样不会有片中念念不忘的电影工业,艾丽莎这样的残障人士,在19世纪之前的基本生活水平,只能是更糟。

当然,影片中的艾丽莎小时候被人从河里发现,自幼无法说话,脖颈上与生俱来的三道伤口在影片的最后变成了“鱼鳃”,可以有一个浪漫的说法是艾丽莎本就不是个人类,她从来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他们才是真正的同类。那艾丽莎在片中这一个多小时的心路历程同样站不住脚。如果她本来就不是个人类,那为什么要对人类社会对她必须包容,巴普洛夫需要为欺骗了狗而受到谴责吗?

主角的人物心理转变弧光无法被观众认同,主要价值矛盾冲突逻辑无法自洽,这就是这部电影让人看起来磕磕绊绊的主要原因。但凭借白人对黑人和残障人士等社会边缘人物的压制,对那个早已逝去的老电影时代的“强行致敬”,导演集主创人员的移民身份,对传统叙事的反叛等标签,它还是成功凑足了分数在特朗普总统的治下拿到了这个曾经《通天塔》都没能获取的奖项。这不是《水形物语》的荣幸,这是奥斯卡的悲哀。

如果一定要用一句话来表达我个人的观影体验,我脑中第一时间想起的是它:


你居然去泡一条鱼!!——《美人鱼》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水形物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水形物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