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是肉体的监狱

拾森
2018-03-28 19:58:38

神圣的肉体

《逃出绝命镇》揭示出了白人对黑人的暧昧心理——对黑人(身体)的迷恋、赞美和恐惧。在地下室段落介绍“伟大事业”的短片中,我们似可得知这一切的源始很可能是Rose祖父在柏林奥运会的失利。体育作为一个重要的大众竞技场,实际上是白人男性模棱两可的矛盾心理得以充分展现的关键场所,黑人在身体素质和运动能力方面的优势,不断加固了黑人的“身体性”:他是强壮的、肌肉发达的,也正因起身体蕴藏的极具爆发力的破坏能力被认为是野蛮的、自然的、未被规训的。这种刻板印象在影片中的反复出现将前半段造作的亲密氛围撕开了缝隙:Jermey对Chris从小练习更需要头脑的柔道显示出的鄙夷,“如果你将身体完全打开,你会成为一头野兽”;Gordon唯一熟识的黑人是老虎伍兹,众人对Chris身体与性能力的兴趣;甚至在最后,Rose在搜索引擎寻求下一个猎物时,所凝视的不过是另一具完美的肉体。

这种对黑人身体的复杂反应迫使白人寻求一种可以缓解焦虑和合法化差异的策略:将之变成一个恋物对象,将黑人简化成一具肉体,再将肉体抽象化、本质化,变成可以用“帝国之眼”凝视、赏玩的物品。不仅仅是肌肉,甚至单是肤色,正如霍米·巴巴所言,它“作为迷恋物中

...
显示全文

神圣的肉体

《逃出绝命镇》揭示出了白人对黑人的暧昧心理——对黑人(身体)的迷恋、赞美和恐惧。在地下室段落介绍“伟大事业”的短片中,我们似可得知这一切的源始很可能是Rose祖父在柏林奥运会的失利。体育作为一个重要的大众竞技场,实际上是白人男性模棱两可的矛盾心理得以充分展现的关键场所,黑人在身体素质和运动能力方面的优势,不断加固了黑人的“身体性”:他是强壮的、肌肉发达的,也正因起身体蕴藏的极具爆发力的破坏能力被认为是野蛮的、自然的、未被规训的。这种刻板印象在影片中的反复出现将前半段造作的亲密氛围撕开了缝隙:Jermey对Chris从小练习更需要头脑的柔道显示出的鄙夷,“如果你将身体完全打开,你会成为一头野兽”;Gordon唯一熟识的黑人是老虎伍兹,众人对Chris身体与性能力的兴趣;甚至在最后,Rose在搜索引擎寻求下一个猎物时,所凝视的不过是另一具完美的肉体。

这种对黑人身体的复杂反应迫使白人寻求一种可以缓解焦虑和合法化差异的策略:将之变成一个恋物对象,将黑人简化成一具肉体,再将肉体抽象化、本质化,变成可以用“帝国之眼”凝视、赏玩的物品。不仅仅是肌肉,甚至单是肤色,正如霍米·巴巴所言,它“作为迷恋物中最显而易见的东西”,是一种令人眩晕的光芒,是一种性的转喻物。庄园中无声的拍卖会,是奴隶制时期黑奴贩卖集会的回魂,这里的黑人从“物品”又转换成了可以交易、买卖、流通并炫耀的“商品”。

弗洛伊德曾指出恋物的最终指向是被遮蔽的阴 茎,恰巧黑人阴 茎大小的神话一直被视为白人仇视黑人的无意识症结:“黑人被遮蔽了,它变成了一具阴 茎,他就是一具阴 茎(弗朗兹·法农)”。《逃出绝命镇》中充满隐喻色彩的手术让白人拥有了梦寐以求之物。而从另一层面来看,恋物癖同样是对差异的否认,是将差异之物变成和自己一致之物,那么这种经由白人之手的需要精密操作能力和先进医疗技术的手术以及由此实现的对黑人身体的全面控制再一次确证了白人的控制力与优越性,如同过去时代的私刑,这一次又成功地对黑人身体完成了阉割。

黑面具,白灵魂

如果说白人对黑人身体的占有使其获得了双重快感,那么后一种精神上的自我确证才是更强烈的。西方思想自古希腊以来就被二元对立的思维方式所主宰,即物质形式是有缺陷的,真理栖居于与躯体分离的理念王国内。在殖民活动中,物质/精神被转译成野蛮/文明,白人同有教养、学识丰富等精神性相关,黑人则与受本能驱使的难以控制的身体性联系在一起。这种由权力派生的人类学知识将殖民阐释为为黑人带来现代性的功绩。那么在这种现代化进程中,最理想的成果莫过于仅仅将黑人视为一个盛放白人意识的容器,这种终极的殖民方式便是一家人意欲打造的“完人”。实际上对于这一点影片早有暗示,Dean在邀请Chris参观宅邸时说封锁地下室的原因是里面发霉了(black mold),实际上暗指等待填入白人意识的黑人身体(模具),而来访的客人无一例外驾驶着黑色的汽车,操纵着车辆的一举一动。

对于黑人来说,这种对意识的侵入、手术刀对大脑的穿透似乎与昔日种植园中黑人遭受的来自主人的强奸相呼应。正如Farley在 The Black Body as Fetish Object 中将种族歧视与强 奸联系起来:“受害者的身体并不是施暴者的目标,灵魂或身份才是,施暴者试图将受害者的身体强行烙印上自己的意义。”这种意义(白人性)形如病毒,受感染者会变得“毫无活力”(Chris在电话中向好友抱怨之语),而更为残酷的是这种白人性的占领剥夺了黑人的话语权,他们受到的羞辱遭到了否认,否认他人遭受的痛苦本身就是一种凌辱,受害者被陷入“暗坑”(Rose母亲提到的sunken place),一种形如无意识的领地。我们从而又能看到一种新的二元对立:意识、理性、白人/无意识、混乱、黑人。这似乎出现了一种权力倒置的可能性,正如Georgina无法控制的眼泪是一种无意识对意识的突围,然而也绘出了隐形的栅栏,在这里,灵魂是肉体的监狱。

受到这种病毒影响的似乎不仅仅是受害者们,Chris的好友将自己的惊人发现告诉警察局的黑人同事,却被当做笑料一笑了之,这些进入由白人控制的规训机器里的黑人们似乎已经失去了种族敏感性,那么那些在白人社会获得世俗性成功的黑人们呢,他们是不是也“白化”了?乔丹·皮尔似乎是对盛行于上世纪冷战时代的意识形态色彩浓厚的科幻惊悚片做了一次有趣的重写。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逃出绝命镇的更多影评

推荐逃出绝命镇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