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28 19:01:05

《恐惧吞噬灵魂》是一部叙述普通人生活的影片,是一个爱情故事,由两个年龄、国籍不同,而各自又感到孤独的男女相爱谱写而成的。可这爱情遭到家人、邻居、同事以及社会上的反对,他们感到恐惧,为逃避这一现状外出度假。回来后,外界的因素变了,儿子、邻居、商店的老板对埃米的态度一反常态,可埃米与阿里之间内在的差异因素冒了出来。埃米年龄大对性生活不感兴趣,对儿子、邻居从初时另眼相看演变为乐于接受;阿里却正相反,因而闷闷不乐,只好找女招待芭芭拉去睡觉,借饮酒、赌钱来消遣。俩人之间的感情越来越疏远……

法斯宾德叙述的这个不该发生的爱情故事发生了,并在影片中展现了它的现实的可能性。但法斯宾德自己也认为,如果埃米与阿里之间的关系再继续发展下去的话,这个故事不知如何再写下去。

一对恋人希望得到一点点幸福,但他们两人之间的差异如此之大,又是在那样的社会环境中,所以不可能是永远快乐的。因此,影片的导言首先告诉人们“幸福不永远是快乐的”,而且在电影中早已安排了一个寓意深刻的一幕:埃米把孩子们都请到家中来,希望一起庆贺一下她的新婚,从中享受欢乐,可孩子们不能理解母亲找了一个年轻肮脏的摩洛哥人,小儿子把电视机

...
显示全文

《恐惧吞噬灵魂》是一部叙述普通人生活的影片,是一个爱情故事,由两个年龄、国籍不同,而各自又感到孤独的男女相爱谱写而成的。可这爱情遭到家人、邻居、同事以及社会上的反对,他们感到恐惧,为逃避这一现状外出度假。回来后,外界的因素变了,儿子、邻居、商店的老板对埃米的态度一反常态,可埃米与阿里之间内在的差异因素冒了出来。埃米年龄大对性生活不感兴趣,对儿子、邻居从初时另眼相看演变为乐于接受;阿里却正相反,因而闷闷不乐,只好找女招待芭芭拉去睡觉,借饮酒、赌钱来消遣。俩人之间的感情越来越疏远……

法斯宾德叙述的这个不该发生的爱情故事发生了,并在影片中展现了它的现实的可能性。但法斯宾德自己也认为,如果埃米与阿里之间的关系再继续发展下去的话,这个故事不知如何再写下去。

一对恋人希望得到一点点幸福,但他们两人之间的差异如此之大,又是在那样的社会环境中,所以不可能是永远快乐的。因此,影片的导言首先告诉人们“幸福不永远是快乐的”,而且在电影中早已安排了一个寓意深刻的一幕:埃米把孩子们都请到家中来,希望一起庆贺一下她的新婚,从中享受欢乐,可孩子们不能理解母亲找了一个年轻肮脏的摩洛哥人,小儿子把电视机踢得粉碎,大家不欢而散。这一场戏是导演的伏笔,反映了他的观点,这样不协调的婚姻会像这电视机的下场一样。如果爱得如此艰难,也就不可能得到幸福、快乐!

从这个故事的编剧到搬上银幕反映了法斯宾德本人对社会的一种批判。首先是对德国社会对外籍工人的偏见、排斥,不公正的待遇,其次是对社会上已存在的老人孤独,需要家庭温暖的现象的剖析。他揭示了悲剧的原因是来自人物的身份、性别、年龄间的差异;来自社会的歧视与误解;来自命运无可奈何的摆弄(由于法斯宾德的阶级立场,他不可能用阶级观点来分析),所以影片中的人物永远陷于悲剧之中而不能自拔,就像影片结尾大夫对埃米说的:“阿里患的是严重胃溃疡,这是外籍工人的常见病,会康复的,但半年后又会复发的。”整个作品显示出导演的微妙的失落感以及剖析复杂人生的胆识。

法斯宾德的全部作品都有其引人注目的个性特征,他的影片就是他的生活。有一个记者采访时问他:“怎样才算得上一部完美的影片?”法斯宾德回答:“在我看来,最出色的影片是最为个性化的影片。”他认为,任何生活故事都要与情节剧有着极密切的联系,人的日常生活即由无数的情节剧贯串而成的,因此他认为情节剧电影应当成为常规的电影,但又要让人看到情节剧的另一面,就是要在影片中蕴含着对人生、对社会的批判。因此,法斯宾德对德国社会各阶层的关注,对各类社会问题的洞察,其视野和深切程度不同凡响。他不拍任何没有政治内容的影片,他经常在影片中通过对特定的历史时期的特定的社会环境、特定阶层的人物命运的精心刻画来揭露社会的不公,批评社会对人的压迫,探讨现实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法斯宾德曾说过:“我是为德国观众拍德国影片的德国人。”由此可见,法斯宾德是一个具有很高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的电影导演。他的影片也成了呼唤社会变革的政治纪实。他的大部分影片涉及当代德国社会问题:偏执、歧视、排外、社会异化、老年人的孤独,在丧失个性和扼杀个性的社会中人与人交往的困难,剥削及出卖灵魂等等。《恐惧吞噬灵魂》就是其中一例。

法斯宾德之所以能为许多观众所逐渐接受,成为塑造当代社会破败形象的能手,得益于他一方面保留了好莱坞传统手法,另一方面又借助反叙事手法摧毁了现实的幻觉。好莱坞情节剧大师道格拉斯·西尔克曾说:“我和我夫人一起去看了《恐惧吞噬灵魂》一片,这是法斯宾德拍得最美最好的一部影片。”法斯宾德一向崇拜西尔克。从1970年在慕尼黑的一次电影回顾展中看了西尔克的影片起,法斯宾德常去瑞士拜访西尔克,俩人建立了友情。法斯宾德认为西尔克的影片比较符合自己的意图。他从西尔克的电影语言中提取了美学的双重成分:间离和解说。他最喜欢西尔克的一部影片是《仿效生活》,因为这部影片中的普通人的生活就像关在监狱里一样,与世隔绝。法斯宾德拍的《恐惧吞噬灵魂》显然就是对西尔克《纯属天意》一片的仿效。他把焦点放在日常生活的本质和最没有吸引力的层面,即不受欢迎的外籍工人上面。他采用了通俗剧的若干手法,如设计精致的灯光,夸张而吸引人的画面,炫目的室内布置,镜中映像的运用,以及重要时刻猝然响起的音乐。

在“映象结构”中,法斯宾德所采用的最引人瞩目的手法是通过摄影机的位置将人物与背景的环境融合为一,从而对人物作出评述。例如,阿里两次去找女招待芭芭拉,在她房间里做爱,那几乎成了一个机械运动,摄影机摆在走廊的尽头,不交换任何角度拍摄着,好像在注视着这一男一女的拥抱,互相脱衣服,一直到上床,然后画面渐暗以至消失。

法斯宾德又喜欢经常变换镜头角度,从片中人物的主观视点变为一位可能是全知的观察者,几乎不带主观色彩的视点,然后再变回来。他通过这种镜头角度的频繁交错,合成了一种具有多种解构的视点。这种变换透视造成了观众的惶惑,使观众的预期受控。例如《恐惧吞噬灵魂》中摄影机放在埃米居住公寓大楼前的人行道上,从街道的水平面上拍摄两位主人公——此时是情人,这对情人谨慎而温柔地互相道别。这一场景还带有点乐观色彩,然而当阿里与埃米分手后,这一场景的气氛很快便遭到破坏,摄影机沿着楼房的一侧摇上去,显露出一个个无事生非、恶意很浓的邻居,那个胖女人正探身窗外不怀好意地注视着他们一道走出来,又分别离去。这一视点的突然变化所暗含的挖苦味,使观众意识到自己正在窥视,不仅窥视着埃米和阿里的生活,还窥视着那个邻居隐秘的恶习。它要求观众意识到自己是一个观察者,要对这位邻居的价值观和判断力产生敌意,同时又蕴含着他们对自己的价值观和判断力产生敌意的可能性。

一个巧妙的视觉映象,将那种情节剧的固定模式——无事生非的邻居转化为一个有力的间离手段,它允许你超越直接的情感冲动而唤起一种批评式的理性态度。

从《恐惧吞噬灵魂》中,可以看到法斯宾德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导演,他仅仅活了36岁,然而在这短暂的一生中却拍出了43部影片,其中有许多部都获得国际性的赞誉,这是任何一个导演都无法与他相比的。他自己说:“我是这个地球的幸运儿。”新德国电影造就了法斯宾德,而法斯宾德的作品又是风格迥异,给新德国电影增添了光彩。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恐惧吞噬灵魂的更多影评

推荐恐惧吞噬灵魂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