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窗 后窗 8.5分

懒得打字了…

何以不解忧堪忧
2018-03-28 16:17:09

...
显示全文

在索绪尔的结构主义语言学中,语言符号由能指和所指组成,能指和所指之间的关系本身具有任意性,但是当能指与所指相连结,符号的意义就被确定了下来。拉康的论点是,能指和所指间的关系并非如索绪尔所言,具备对称性和平衡性,它们中间有使主体分裂的一个“横杠”,为了使意义固定,意指结构和能指主体

经典的缝合表现有影片中的正反打镜头,影片中的缺席者被处于观看的观众取代了,场景中实现了一种影片与现实间的“呼应”。正反打的镜头通常是成组成系列地出现,观众不断地在观看中拥有双方的视点,我们对叙事的认知达到稳定,陷入了对电影的误识和“主体陷阱”中。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时,电影批评引入拉康的精神分析学。在观看初期,观众会与银幕中的形象产生自恋式的认同,银幕就像是婴儿时期的镜子。在电影的拍摄和观众的观看中,“缺席”和“在场”交互作用,观众使电影文本产生意义,同时也是被文本所定位的主体,这种建构与被建构的过程中,观众成为分裂的主体。

索绪尔的结构主义语言学中,语言符号是由能指和所指组成,能指和所指之间的关系本身具有任意性,但是当能指与所指相连结,符号的意义就被确定了下来。拉康的论点是,能指和所指间的关系并非具备对称性和平衡性,它们中间有使主体分裂的一个“横杠”,为了使意义固定,意指结构和能指主体之间就要建立一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后窗的更多影评

推荐后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