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 9.5分

一部从来都不是同志片的同志片

Honeymoon24
2018-03-28 11:06:1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这部影片和我想象的大相径庭,可能是时代变化思想潮流开放的原因,人们过度强调了它的“同志”标签,但我认为造成蝶衣悲剧的是自我意识的模糊。

自幼在妓院长大,被母亲送来戏班子谋生,“男儿大了不中留”与被母亲咬牙剁掉的小指头,在蝶衣心里埋下了自我定位错误的种子。一遍遍的背错《思凡》,甚至在贵客面前依旧难改,师兄小石头恨铁不成钢冲动之下拿起了烟锅直捣小豆子口腔,鲜血慢慢流下,小豆子彻底完成了心理上从“男儿郎”到“女娇娥”的转化。

长大后的蝶衣成为戏班的台柱子,和长大成人的师兄段小楼一起表演经典戏剧《霸王别姬》,其合作天衣无缝,充满了默契,场场表演座无虚席,常赢得满堂喝彩。然而蝶衣已经成为了真虞姬,

...
显示全文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这部影片和我想象的大相径庭,可能是时代变化思想潮流开放的原因,人们过度强调了它的“同志”标签,但我认为造成蝶衣悲剧的是自我意识的模糊。

自幼在妓院长大,被母亲送来戏班子谋生,“男儿大了不中留”与被母亲咬牙剁掉的小指头,在蝶衣心里埋下了自我定位错误的种子。一遍遍的背错《思凡》,甚至在贵客面前依旧难改,师兄小石头恨铁不成钢冲动之下拿起了烟锅直捣小豆子口腔,鲜血慢慢流下,小豆子彻底完成了心理上从“男儿郎”到“女娇娥”的转化。

长大后的蝶衣成为戏班的台柱子,和长大成人的师兄段小楼一起表演经典戏剧《霸王别姬》,其合作天衣无缝,充满了默契,场场表演座无虚席,常赢得满堂喝彩。然而蝶衣已经成为了真虞姬,而段小楼从来都不是真霸王,只有在戏台上这场惊天动地的感人爱情故事才会上演,生活中的段小楼仿佛凡夫俗子,很多细节体现出他对戏剧的态度并不如蝶衣严肃,只是把唱戏当成了一种谋生的手段。一次次的打击让蝶衣逐渐心寒,开始怀疑自我认识的准确性,在这种挣扎的过程中他也完成了自身的艺术化,逐渐与戏曲艺术合二为一。

时代变迁无人可测,段小楼、程蝶衣、菊仙三人的人生紧紧联系在一起,爱恨纠缠,跌宕起伏,终究逃不过天命。

文革三人“老底”被揭,曾经正义善良的段小楼为苟且偷生暴露出了丑恶的嘴脸,在愚昧暴怒的群众面前污蔑蝶衣,甚至编造了许多莫须有的罪名。菊仙彻底看透了,哀莫大于心死,在为蝶衣从火中抢回象征定情信物的宝剑后,沉默地走回婚房,将自己悲惨的一生终结于房梁上。片尾二人再次来到戏台,戏台依旧,人的心境早已不同,此时的蝶衣已全然清醒,开口缓缓唱出:“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故事开始于戏台,最后的最后,假霸王的一声哀鸣,看着真虞姬了结于戏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霸王别姬的更多影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