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在乎嫌疑吗?

乌鸦像书桌
2018-03-2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开场便是三隅焚尸拭血,被捕入狱后,重盛作为辩护人为三隅免除死刑,三隅之前便和重盛的父亲有过交道,他曾在家乡杀人烧屋,入狱三十年,被女儿唾弃,是“最好不被生出来的人”。在重盛的调查中,与社长夫人勾结的嫌疑,威胁社长食品造假的嫌疑,为社长女儿报仇的嫌疑,都一一浮出水面,让人捉摸不定。三隅也从一开始对死刑的淡然慢慢改变自己的口供,“我根本没有杀人”,然而一切为时已晚,三隅被判死刑,只求一个信任。重盛对于三隅最后的口供认为是对社长女儿的最后保护。“有些人被杀是天经地义”,“这或许是我最后的价值”。

这不是一部悬疑片,全片着眼处,仍然是役所广司饰演的三隅,杀没杀人已不重要,而是三隅对于“罪行”的态度,也是对于“最好不被生出来的人”的态度,重盛开始表示作为辩护人应该着眼于案件本身而不是和嫌疑人做朋友,但随着对三隅经历的调查,重盛无可避免的身陷三隅的生平,一个被女儿唾弃,被“情妇”利用,为“遭父亲性侵的女儿”复仇,认为承认罪行便可豁免死刑的人,而三隅想要寻找的价值,是入狱提前交好房租,为他养的鸟找好“归宿”。而重盛想要寻找的也是三隅这类边缘人的价值。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第三度嫌疑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三度嫌疑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