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再被复制第二遍的动画神作

阿底
2018-03-28 10:47:3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作为一枚阅片无数的老司机,如果你问我最爱的电影是哪一部,我可能一时答不上来;但如果问的是动画片,那么在我的最爱排行榜上,将一定有它——
[攻壳机动队]

说到这部1995年出品的电影版,就不得不先说原著——《攻壳机动队》是由漫画家士郎正宗讲谈社青年漫画刊物《周刊Young Magazine》海贼版1989年5月号—1991年11月号连载的漫画。由于漫画内容偏重于网络、机械和人的关系的探讨,在当时热血漫画、少女漫画铺天盖地的8、90年代,并没有引起多大反响;直到被押井守搬上大屏幕,才算真正开启了这类动画的时代。

“原作粉碎机”押井守

可以说,没有押井守,就不会有[攻壳机动队]日后的成功;但也不妨说,正是这部作品,真正促成了押井守。

...
显示全文

作为一枚阅片无数的老司机,如果你问我最爱的电影是哪一部,我可能一时答不上来;但如果问的是动画片,那么在我的最爱排行榜上,将一定有它——
[攻壳机动队]

说到这部1995年出品的电影版,就不得不先说原著——《攻壳机动队》是由漫画家士郎正宗讲谈社青年漫画刊物《周刊Young Magazine》海贼版1989年5月号—1991年11月号连载的漫画。由于漫画内容偏重于网络、机械和人的关系的探讨,在当时热血漫画、少女漫画铺天盖地的8、90年代,并没有引起多大反响;直到被押井守搬上大屏幕,才算真正开启了这类动画的时代。

“原作粉碎机”押井守

可以说,没有押井守,就不会有[攻壳机动队]日后的成功;但也不妨说,正是这部作品,真正促成了押井守。

事实上,押井守一直是争议颇大的导演。他不像宫崎骏,总能维持一贯的风格,创作出的作品老少咸宜;他也不是学院派,26岁才入行动画,至今也不怎么擅长用画面来叙事;然而他的内心,却又储藏着大量的信息,似乎必须要通过什么媒介,才能往外源源不断地输送出自己的能量。

或许正因为如此,他才会矢志不渝地,在别人的作品中,执着地阐述着自己的理念。

押井守的[攻壳机动队],讲了什么?

故事发生在公元2029年,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人工智能与义体技术的革新,促成了专门用来打击高科技犯罪的特殊部门——公安九课(即攻壳机动队)的建立。在一次追捕程序员外逃的事件中,九课队长、少佐草薙素子介入了对传说中的黑客“傀儡师”的调查。然而在追查的过程中,素子一次次质疑着存在的意义、人体与义体的边界。直到与“傀儡师”的意外相遇,一切都在向着似乎是不可收拾、其实又是必然的方向而去。

有意思的是,[攻壳机动队]在问世初期,并没有受到过多的关注,票房始终平平,也没有获得过国际类、或是稍有分量的奖项;但在许多影迷心目中,它却是毫无争议的真正神作,并且直接影响了当年的沃卓斯基兄弟,可以说,它,才是[骇客帝国]的灵感缪斯。

那么,[攻壳机动队],究竟牛在哪里?

用今天的眼光来看,这部诞生在23年前的作品,CG场面或许已然有些过时,但在紧凑的剧情、探讨的焦点、内核的延伸方面,它非但没有落后,甚至远超时代,至今看来,有些地方仍能令人不寒而栗。

它的好,至少体现在三个不同的层面,既互为补充,又逐渐递进并深入:

第一个层面,在于画面、故事、音乐高度贴切且能完美融合。

从故事的开始,素子脱掉衣服,利用义体“热光学迷彩”的隐身功能,从楼顶一跃而下,这个经典场景就已经奠定了整部电影的基调:在热闹追逐的背后,带着无穷尽的怀疑、寂寥和伤感。

随后一首《傀儡谣》响起,无论是暗喻素子最后命运的唱词,还是宛如宗教仪式中“祭祀”一般的唱调,都将电影原本晦暗生涩的氛围,增加了几分鬼魅,还平添一丝撩拨。

第二个层面,在于探讨科技高速的发展,对于人类的生存,究竟是好、还是坏?

由于义体的存在,九课的大部分成员都拥有着无可比拟的力量、速度、敏捷,大大提升了工作效率;但当队员之一、几乎就是人类原装身体的陀古萨,好奇队长素子为何会选择自己加入九课时,素子回答:如果同一系统中各部分反应都一样,那便是这个系统的致命缺陷;个人也好,集体也罢,过于单一化只会走向毁灭。

在这个层面,电影为我们呈现的,始终是高科技的两面性:一面是人类应用高科技给自己带来的种种便利;另一面,却是人类不断被科技所压榨——从义体到电子脑,直至有一天,被科技反噬,由此,达到了这部电影的第三层面。

第三个层面,电影开始拷问:何以为人?

除了脑部以外,身体其它部分均已义体化的素子,最初认为人类赖以存在的,正是宝贵的记忆;但当她发现人的记忆也可被植入、修改甚至重写时,她逐渐认为,人类与机器的差别,或许在于无可替换的“GHOST”;然而当她最终与“傀儡师”相遇,才发现,原来它是拥有了自我意识、或者说已经开始觉醒的人工智能。

当到达这个阶段,人与机器的差别、或者说两者之间的边界,又究竟在哪里?

电影最后,素子与“傀儡师”结合在一起,两者的义体均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少女义体,暗合着这个崭新人物的诞生。在少女望向这个未知的世界时,《傀儡谣》再度响起:

若吾起舞时,丽人皆沉醉。

若吾起舞时,皓月亦鸣音。

神降合婚夜,破晓鸫鸟啼。

歌词的最后一句,意谓“异变的前兆”。素子的重生虽然只是个体,但似乎也是在提醒着所有的观者:你所以为遥远的未来,也许早已是当下;你所以为的工具,也许在某一日便能轻易取代你。

K�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攻壳机动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攻壳机动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