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们该如何谈论喜剧?

魏佳鑫
2018-03-28 10:30:3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们暂且不对国产喜剧电影的发展史追根溯源。

为内地电影市场筑建起商业片概念的冯小刚;不作声响地用国产喜剧炸出罕见爆款的徐峥;以及近两年风头无两,被相当部分观众评价为内地新生代喜剧标杆的开心麻花——回望视角里唱念做打的喜剧电影人们,挖空心思牵扯出的跌宕波轨,都不在这次的讨论范围内。

今次出现的这部喜剧电影,从百分之八十的纬度延展开,并不具备和以上列举或未及列举的喜剧域景观的任何对标意义。它的可谈论性在于,当中国的广大观众在看一部喜剧片时,他们希望看到什么?又或者说,新世纪以来,观众审美口味的变化,与类型片电影人的创作规划之间,对撞出怎样的角力关系。

电影名唤《我说的都是真的》,刘仪伟导演,小沈阳、陈意涵、吴越、连凯等人主演。阵容连加延档,卖相上先败一城,位处当下以“一周”为单位迎来送往旧作新片的电影市场,竞争力几乎为零。纸面数据横拉竖拽,都和上一支喜剧片爆款《羞羞的铁拳》不在同等量级上。

却也恰巧因此,在潜意识自动将期待值拖至低位的前提下观影,竟于几个不经意的时间段里,意外抓住了一副高级喜剧的外壳,和斤两趁手的诚意。

==============================













...
显示全文
我们暂且不对国产喜剧电影的发展史追根溯源。

为内地电影市场筑建起商业片概念的冯小刚;不作声响地用国产喜剧炸出罕见爆款的徐峥;以及近两年风头无两,被相当部分观众评价为内地新生代喜剧标杆的开心麻花——回望视角里唱念做打的喜剧电影人们,挖空心思牵扯出的跌宕波轨,都不在这次的讨论范围内。

今次出现的这部喜剧电影,从百分之八十的纬度延展开,并不具备和以上列举或未及列举的喜剧域景观的任何对标意义。它的可谈论性在于,当中国的广大观众在看一部喜剧片时,他们希望看到什么?又或者说,新世纪以来,观众审美口味的变化,与类型片电影人的创作规划之间,对撞出怎样的角力关系。

电影名唤《我说的都是真的》,刘仪伟导演,小沈阳、陈意涵、吴越、连凯等人主演。阵容连加延档,卖相上先败一城,位处当下以“一周”为单位迎来送往旧作新片的电影市场,竞争力几乎为零。纸面数据横拉竖拽,都和上一支喜剧片爆款《羞羞的铁拳》不在同等量级上。

却也恰巧因此,在潜意识自动将期待值拖至低位的前提下观影,竟于几个不经意的时间段里,意外抓住了一副高级喜剧的外壳,和斤两趁手的诚意。

==============================

首先,《我说的都是真的》好在创意。

影片挪移“狼来了”的概念基底,搭建出“谎话成真,引祸上身”的剧作轮廓,小沈阳饰演的男主角夏至,中年危机换了学名——间歇性酒后臆想综合症,说的是这老爷们儿一沾酒精,打的嗝都不够有说服力。

因这撒谎成性的臭毛病,夏至丢了妻女,没了朋友,整日泡在一名对其心仪的女老板开的餐吧里,吹功嘘名,不可一世。某天偶然,夏至亲见一起绑架,照例跟客人说道,不料被犯罪团伙一傻缺喽啰偷听去。这才引出“谎言正中阴谋,歹徒欲取其命”的荒腔遭遇。

“谎言”是贯穿影片始终的重要题眼,初执导筒的刘仪伟将这两个字用各种方式与视角拆分,排列组合出富具张力的多元素诙谐桥段。其核心矛盾在于——当被周遭人戳盖了标签的撒谎者,突然讲起生死攸关的真话以求援救时,面对质疑该如何自证。这就相当于,改邪归正的杀手需要向目标人物证明自己是保镖。

推翻自我以往坚持的人设,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这样一种底层逻辑的支撑下,《我说的都是真的》在铺排、叙述的过程中,意识统一,目标明确,规避了“烂片”固有的形神俱散的尴尬。简单点说,它在帮助观众建立观影感受乃至三观构架的方面中,显得非常实用落地。

归根究底,是创意打开了局面,萌芽了功德。

之于高级形态的喜剧片而言,概念又或创意是当之无愧的骨架,形廓从根本上有了好看的潜力,后续注入的血液才有可能循环流动出健康的体貌。要知道,王晶念念不忘的那套屎尿屁,早已不是观众乐于自银幕中赏玩的音画。

作为一种不凭特技、视觉取胜的电影类型,喜剧片近两年的步履轨迹,充分证明了“故事为王”的必要性,而故事之本,则在概念。

万幸在于,刘仪伟为《我说的都是真的》找到了好概念,从而令影片在根本上,与一般靠扮丑、叫嚷等低劣技法触挠观众胳肢窝的恶俗喜剧片,产生了可贵的分别。

==============================

其次,《我说的都是真的》胜在编排。

影片有三段情节意外的出彩,更直观印证了刘仪伟映前所言:“影片的笑点,凭借的是情节的推动。”

当情节裹夹着喜剧模式的思维辗转腾挪,不冲破语境逻辑,必能保住戏剧张力与捧腹效用。

三段情节其一,两个杀手去夏至家中蹲点埋伏。值得一提的是,段落展开前,刘仪伟用一系列铺垫诸如砸花盆、车祸、煤气燃烧,来确保关键情节的成立,进展尚算顺畅,窒碍感不算严重。

到了夏至家中,有限空间与迷宫式布局带来密闭空间式的叙事场所,杀手与夏至父女两方人马在其间巧妙走位,几近相撞又惊险错开。戏外观众因此可在全知视角的立场中,笑观整场错位百出的诙谐戏码。

类似方式,《泰囧》使用过。将两拨甚至更多人聚集在有限的空间里,玩一出多方捉迷藏,是喜剧片编导们用来讨好观众笑点的常见有效方式。成本低且效率高,一扇门的关合,两个人的互相躲闪,都可能在顷刻间爆发出能量极强的笑点。

《我说的都是真的》将这种方式用上了,且从现场观众的反应来看,成果不错。

三段情节其二,夏至挑拨反派团伙。

夏至父女被犯罪团伙绑架,危急时刻,夏至再放“三寸不烂之舌”大招,凭借超高的撒谎造诣,成功挑拨了团队大哥与二当家的关系,致使后者命丧枪下。

上次看到类似的离间大法,是在一部阿根廷惊悚片《隧道尽头》中,男主三言两语,有理有据地指出了整桩恶行的漏洞,成功窥到一线生机。

《我说的都是真的》中夏至此举,若是第一遍看,说是刘仪伟的神来之笔也不为过。一具凉透的尸体,竟成全了“死无对证”的理论,顺带牵引出团伙内部脆弱的信用体系。

想来有趣,夏至用取巧的谎言,戳破了人性的真相。喜剧效果立竿见影,主题也得到有力挖掘,一举两得,着实高明。

三段情节其三,片尾“谎言”长镜头。

影片结尾的长镜头我个人是极爱的。一条街的运镜轨迹,见证多段被谎言与作态包装而成的寓言小品。刘仪伟高效而简洁地将影片围绕“谎言”展开的主题托至天花板。社会乱象各有姿态,嬉笑怒骂皆尝讽味。

最终夏至正面镜头,再抛一句“我说的都是真的”。谁又知道,过去99分钟的故事,是不是真的发生过?

==============================

最后,《我说的都是真的》弱在执行。

需要肯定的是,导演身份的刘仪伟很有想法。

从元素拼搭层面看,影片除了喜剧,亦不乏爱情、悬疑、侦探乃至惊悚类型的影子,夏至在餐吧进行脑内推理的桥段,更是拍出了几分《神探夏洛克》的味道。

人设塑造方面,反派团伙烧香拜佛,从招财猫瓷罐里取抢杀人的细节设定,已达成了暗寓的狂欢,不多赘述,观者自明。

但同时,影片略显生硬甚至是粗糙的镜头语言,令诸种80分的长处项,仅仅发挥了60分的功用。可以看出,刘仪伟的驾驭功力仍是不足,例如前半段频繁出现的主观特写镜头,极大程度割裂了视觉的连贯性,并对演员演技提出了超高要求,有种扬短避长的稚嫩。稍有应付之嫌。

再者,故事渐入佳境,对节奏的明快性提出更高要求时,又近一步暴露了刘仪伟的叙事短板和手段单薄,如杀手蹲点夏至家中小区,就拍得过于程式化,如同不伦不类的话剧,或者小品。而在后半段夏至勾引杀手时,剪辑、调度、配乐、运镜招式吃力笨拙。致使下沉于具微内容的该片,沾染了一种丰富性不够的小家子气。

==============================

诚然,《我说的都是真的》算不上高分喜剧片,甚至抛开概念和创意,它有很多肉眼可见的短板待补。但这并不妨碍在全然客观的目光中,电影剧作思维和规划砸落的高级性。

喜剧电影几十年走下来,迎撞的是不同年代的不同受众群体,对笑点模式的需求变化。屎尿屁的扮丑滚爬是银幕一角垂死挣扎的讨好逢迎,它早晚要被新时代的观众及业内工作者钉在喜剧电影的耻辱柱上,相对应的,如《我说的都是真的》这类表与核和高级性挂连的喜剧,或许才是未来观众讨论该类型的重点与习惯。

高级性,说白了就是故事层次的高低优劣,可喜的是,《我说的都是真的》做到了不少,不可否认有几处设计,找准了观众的G点。不过遗憾的是,刘仪伟这次做得还不够好。

电影院不是马戏团,电影也不是小丑。揪着某个角色的扮丑面相、摸爬滚打进行低端嘲笑的评价体系行将崩坍。或许有一天,我们会愿意从情节、台词、表演、节奏等相对准确的切口进入,谈论喜剧。届时,应该有更多和《我说的都是真的》这样出巧,同时也更高明的电影出现,继而将这场拉锯式的角力,变成皆大欢喜的双赢。

及此,谈论才能发挥价值,谎言才会显得可爱。


                                                                                                                         魏佳鑫
                                                                                                                         2018.03.28
30
4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4)

添加回应

我说的都是真的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说的都是真的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