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冬至 大雪冬至 6.1分

这种孤单的表达是种固定语法

2018-03-28 08:50:26
80岁老戏骨祝希娟,在堪称独角戏的《大雪冬至》里,诠释了独居老太魏大雪的孤单。



这大概是2018年初最动人的小成本文艺片之一。朋友圈不少人力荐,但在文青老巢豆瓣网上,大部分观众显然不太买账。5.9分,感觉有点对不起祝奶奶。



主角是一人一狗。丈夫早在特殊年代“自绝于人民”,女儿定居在工作地上海,年迈的魏大雪独自在北京生活,与她相伴的只有一条叫做冬子的狗。




四十年前丈夫的遗书。



座古老的四合院里日子如水般平淡,年复一年,看似波澜不惊,日光之下,老太太的孤单总在试图遁形。



她很介意院里的租客几天没回家却不提前打个招呼,跟女儿通电话时总爱东拉西扯尽量多讲几句话,每天不忘在丈夫遗像前添碗饭,有时还对着那张无动于衷的黑白照片絮叨个没完……



大雪与冬子的日常。



电影有个出人意料的结构。起初观众会误以为是行云流水的线性叙事,等到接近尾声才发现上了导演的当,情节发生大逆转,原来所有故事都是魏大雪孤单而死之后,一个类似第三者身份的全知视角对她人生最后经历的想象。



结局令人唏嘘,甚至在2018年这个春天看
































...
显示全文
80岁老戏骨祝希娟,在堪称独角戏的《大雪冬至》里,诠释了独居老太魏大雪的孤单。



这大概是2018年初最动人的小成本文艺片之一。朋友圈不少人力荐,但在文青老巢豆瓣网上,大部分观众显然不太买账。5.9分,感觉有点对不起祝奶奶。



主角是一人一狗。丈夫早在特殊年代“自绝于人民”,女儿定居在工作地上海,年迈的魏大雪独自在北京生活,与她相伴的只有一条叫做冬子的狗。




四十年前丈夫的遗书。



座古老的四合院里日子如水般平淡,年复一年,看似波澜不惊,日光之下,老太太的孤单总在试图遁形。



她很介意院里的租客几天没回家却不提前打个招呼,跟女儿通电话时总爱东拉西扯尽量多讲几句话,每天不忘在丈夫遗像前添碗饭,有时还对着那张无动于衷的黑白照片絮叨个没完……



大雪与冬子的日常。



电影有个出人意料的结构。起初观众会误以为是行云流水的线性叙事,等到接近尾声才发现上了导演的当,情节发生大逆转,原来所有故事都是魏大雪孤单而死之后,一个类似第三者身份的全知视角对她人生最后经历的想象。



结局令人唏嘘,甚至在2018年这个春天看这部片子时,我还莫名有些不寒而栗。就像目睹一根行将熄灭的蜡烛,在地冻天寒的岁末,观众们眼看着魏大雪身上活气渐散,除了感叹,别无他法。



祝希娟的演技没有太大问题,我感觉剧本的主题先行是值得商榷的原因,它让原本可以成为清流范本的这部电影,有了明确的说教嫌疑,比如胡同里的邻居大爷死后子女互相指责那段戏简直不要太违和。




大雪的台词可以更少些,留白的地方更多些,完全可以放大她看人的眼神、走路的姿态、开门的动作,挂下电话的叹息等细节去勾勒孤单的细节。



很少认真说出口,却在心里极度渴望家人的温暖,孤单又倔强,很多老人都这样。



80岁的祝希娟。



我在北京生活时,曾在一位八旬老人家里寄居过一阵子。是北大西门芙蓉里小区的一套三居室,朝北的一间光线最好,老人自己住着,朝南两间其一做了客厅,另一间租给了我。



我叫他王爷爷,他的经历也确实有些像我爷爷。早年曾是海淀区基层干部,退休多年还保留着读报习惯。每天下午送来的《北京晚报》一定要看的,他看完就放我房间写字台上,让我晚上下班回来翻翻。



一儿一女,儿子是工程师,女儿条件差点,下了岗。当然,北京土著就算下岗也不会差哪儿去。兄妹俩几乎没有同时探望,通常的情形是,儿子周末来陪老爸吃个饭,女儿往往在周中出现,帮老人做饭收拾屋子,在客厅的床上留下过夜。



儿女当然早已成家,我印象里却从没见他们带家眷来过。倒是王爷爷曾把家庭相册翻出来,指给我看,孙子和外孙女小时候长啥样子。



我从只言片语中得知,他将来会把房子留给女儿,心疼她下岗女工,儿子这边就多分一些现金,表面协商一致,兄妹间却难免嫌隙。



他真的很爱聊过去,说起幼年时被日本占领的老家,小时候学的日本国歌至今记得。起初我碍于情面不好婉拒,始终扮演着良好的倾听者,后来久了,他似乎察觉到我不感兴趣,渐渐不再多讲。



我们确实并无太多共同话题。每天朝九晚五,回到房间我更喜欢一个人待着,安静的看书追剧。有时晚上进城看演出,回来已是深夜,他的房间一片漆黑,我蹑手蹑脚害怕把他吵到,他却总在幽暗中冒出声来,提醒把门关好。



毕竟八十多了,他走路很慢,讲话却中气十足,老干部做派,尤其热心公共事务。



有件事印象很深,他似乎为了什么公共纠纷想代表社区群众托我帮忙,当然我只能抱歉的给他解释我服务的门户网虽然全国第一但从媒体监督属性来说与《北京晚报》毫无可比性,他一脸失望与不解。



我跟他住了大约半年,后来在苏州街找到更合适的房子,便从北大西门搬去了人大西门。搬家前几乎怀着迫切的欣喜,彼时心情近似胜利逃亡。我得承认,他身上散发的寂寞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我,那是一种骨子里的孤单,令人同情却又无可奈何。



最后一次结算房租水电气,他认真的把数字写在笔记本里,我才注意到他写字的样子,像是用尽了力气握笔,仍止不住颤抖。自此我们再无联系。



比《大雪冬至》更早的《我们俩》里,时年80岁的人艺老艺术家金雅琴,也曾诠释过类似的孤单。她还凭借这部小成本文艺片加冕为最年长东京电影节影后。



金雅琴是我进京前对胡同老太的想象。



《我们俩》比《大雪冬至》提前约十年问世,我觉得两部片子的得与失,或许也在某种程度上可算影射中国电影十年变迁的镜子。



然而无论电影或现实,这种孤单的表达已经成为情感世界一种固定语法,越来越多人关注它、讨论它。它似乎也在提醒,前进的人们要不要放慢脚步,时过境迁,回头看看,不忘来时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雪冬至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雪冬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