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孔子的君子道比较《史记-刺客列传》和陈凯歌《刺秦》

欢喜陀
2018-03-28 03:55:19

司马迁《史记-刺客列传》主要歌颂的是“仁”、“义”、“忠”、“勇”四种品质,其中的人物性格都异常的刚勇、激烈,囫囵吞枣的读可能觉得写的过于简单,但若细细品味,一定会在电光火石般的刺杀过程中感受到刺客果断、决绝的勇气。这就是孔子提倡的近乎“仁”的刚德,富贵贫贱、威武患难、利害毁誉,皆不足慑其气,动其心。这些刺客用孟子的话就是修炼了至大至刚的浩然正气,所以能够舍生取义。

其中的荆轲以士君子的形象出现,文武双全("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以剑术说诸侯,然战国后期礼崩乐坏,诸侯都不讲礼,在比剑的过程中也不懂君子之争,虽屡遭呵斥,但荆轲总是默然离开,这正是君子修身中“克己复礼”和“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后来燕国的隐士狗屠高渐离与他结为好友,把酒当歌,相乐相泣,旁若无人。可见荆轲壮志未酬。而隐士田光则收留荆轲做门客,称赞他有不动心,是“神勇之人,怒而不动色”。

...
显示全文

司马迁《史记-刺客列传》主要歌颂的是“仁”、“义”、“忠”、“勇”四种品质,其中的人物性格都异常的刚勇、激烈,囫囵吞枣的读可能觉得写的过于简单,但若细细品味,一定会在电光火石般的刺杀过程中感受到刺客果断、决绝的勇气。这就是孔子提倡的近乎“仁”的刚德,富贵贫贱、威武患难、利害毁誉,皆不足慑其气,动其心。这些刺客用孟子的话就是修炼了至大至刚的浩然正气,所以能够舍生取义。

其中的荆轲以士君子的形象出现,文武双全("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以剑术说诸侯,然战国后期礼崩乐坏,诸侯都不讲礼,在比剑的过程中也不懂君子之争,虽屡遭呵斥,但荆轲总是默然离开,这正是君子修身中“克己复礼”和“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后来燕国的隐士狗屠高渐离与他结为好友,把酒当歌,相乐相泣,旁若无人。可见荆轲壮志未酬。而隐士田光则收留荆轲做门客,称赞他有不动心,是“神勇之人,怒而不动色”。

等到燕国太子丹决定刺秦时,田光以死激荆轲,让他报知遇之恩。太子丹也以君王之礼厚待荆轲“供太牢具,异物间进,车骑美女恣荆轲所欲”,具体下来莫说是千里马的肝,美女的手,就算是天上的星星,荆轲想要都给摘下来。在此之前,秦国罪将樊於期走投无路,虽然太傅坚决反对,说收留樊於期就是“资怨而助祸”,会加速燕国的灭亡,但是太子丹还是不忍心收留了樊於期。孟子说王的“不忍心”就近乎善,所以荆轲说“太子遇轲甚厚”,决定刺秦,而樊於期也自愿割下头颅助荆轲一臂之力,这也是孔子说的“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

荆轲出发刺秦,太子丹和群臣白衣送行,哀兵见仁。高渐离击筑,荆轲决定舍生取义,和而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这就隐士间的高山流水遇知音,剑死了,琴会很寂寞。后来荆轲失败,秦灭燕国,高渐离以铅置筑中,举筑击秦始皇,不中,被诛杀,亦是士为知己者死。

荆轲与高渐离的高山流水遇知音,剑死了,琴会很寂寞

陈凯歌的《刺秦》对《刺客列传》进行了改动,主要谈的是“情”和“惑”,秦王嬴政是从不惑到惑,被权力和身世迷惑了本心,从决心统一六国的始皇帝变成了“少恩而虎狼心,得志轻食人”的暴君;而荆轲和赵女是从迷惑到不惑,坚定了刺秦的决心,突出的是孔子的“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孔子的思想不单单是学而优则仕,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更多的是克己复礼为仁,“仁”源于本心,“礼”是践行。知耻而后勇,心有所耻,才能有所为,有所不为。

盲女视死如归的孝悌让荆轲“惑”

在电影里荆轲以刺客的身份出现,在完成了任务之后,却被盲女视死如归的孝悌所震撼,对自己的所为感到迷惑和耻辱,放弃刺客的身份,在燕国隐姓埋名,编草鞋作践自己,作为赎罪。受重伤后,被高渐离医好后却拒绝吃饭,高渐离说他“既不想活,又不想死”,可见他“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

赵女爱嬴政,是因为嬴政要统一六国,为的是结束战乱,就像孔子评价管仲“如其仁”,“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这也是大仁大义,赵女爱霸王,爱的是嬴政的不惑,不拘小节,不以匹夫之仁为仁。但是嫪毐的政变让嬴政知道自己是丞相吕不韦和母后的私生子,这个巨变让嬴政无法守其“仁心”,杀父逐母,吞六国,坑(活埋)四十万赵军,因为他的秘密让自己感到恐惧。嬴政杀父逐母是不孝,坑四十万赵军违背了他对赵女许诺(爱民、仁政),可谓不信。不信不孝又不知耻,可见他没有改过之心,这就是“惑”。

赵女不爱暴君嬴政,所以帮助刺客荆轲恢复“生”的欲望,孔子谈“未知生,焉知死?”因为死生本一体,生而迷惑,则死必茫然。“不惑”是自己认识自己,“知天命”是知道自己的可为和不可为,赵女对荆轲有“情”,太子丹和樊於期对荆轲有“礼”有“义”,让荆轲重新认识自己,不惑而知天命,方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决心舍生取义。

影片的结束是嬴政面对视死如归的荆轲。荆轲至始至终都在笑,因为他不但看出了嬴政的怯弱,更因为自己的义举涅槃重生;嬴政则迷惑世人竟可以不屈服于“权力”,荆轲的视死如归反衬出嬴政的怯弱,所以反复问“你为什么要杀我”,“你为什么要笑”,可谓“惑”之极也,到死也惘然。

怯弱的嬴政“惑”之极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荆轲刺秦王的更多影评

推荐荆轲刺秦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