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28 看过

艺术家在他垂暮之年,自感生命即将结束前,往往都想创作出一部辉煌之作,既表示“谢世”,也表示对自我的总结。这种“辉煌”之作可以是一部宏伟的力作,也可以是一部深沉的自我思考性作品。《死于威尼斯》应该说是属于后一类作品的范畴,说得具体些,就是维斯康蒂在闻知癌症即将夺去他生命前,对自我,对艺术,对生活的一种反思。正因为他是一个现实主义者,《死于威尼斯》并不是追忆他对艺术作了多少贡献,对生命是那样眷恋,相反,他是在哀叹他对艺术已不能再留下什么,尽管他在此前,也曾作过努力,试图再让他的艺术生命发出一点光辉。

《死于威尼斯》是维斯康蒂根据德国作家托玛斯·曼的同名小说改编的,但是,像他在改编《罗科和他的兄弟们》和《豹》一样,他从不拘泥于再现原作的一字一句,而是根据他自己对事物、对社会、对人生的理解,作了增删或改动。

在托玛斯·曼的原作中,《死于威尼斯》的主人公是一位作家,但是,维斯康蒂却将他改为音乐家。显然,在维斯康蒂看来,音乐虽与文学并列为艺术,但是音乐却能更直接地表现作者的感受与心理变化,他的喜怒哀乐、激奋、沮丧能准确或比较准确地从每一个音符的组合中表现出来,也易为其他人所领悟,所感应。其次,维斯康蒂也并没有把原作较低沉的主题,即局限于对死亡的痛苦思考照搬上银幕,而是赋予影片以更积极的内涵,即表现一个艺术家在弥留之际,还想作出最后的与生命的搏斗,但他却注定要失败,因为必然的死亡使他再也没有力量去完成自己的艺术,再也无力去阻拦、制止暴力对于美和艺术的攻击和破坏。因此,完全可以把《死于威尼斯》看成是维斯康蒂在去世之前的心灵表现和遗言。

事实上,像在《罗科和他的兄弟们》和《豹》中一样,维斯康蒂总是把自己作品中的主题尽量同人物所生活的现实环境相结合,使作品本身始终带有一种强烈的社会性与时代感。

在《死于威尼斯》中,维斯康蒂事实上是把主人公的“残余人生”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表现他在得知自己的病情后,只身来到美丽的威尼斯,企求从威尼斯自身的美中去获得创作灵感和进行创作的力量,直到他发现少年达齐奥,并从他身上找到了他所要求得到的美。这是他有限的生命由低沉转向高昂的表现阶段。维斯康蒂试图说明,艺术家终于从美的化身中,汲取到一种力量;这种力量无疑也是他自我斗争后的积极成果;他终于战胜了绝望的、垂死的自我,而成了另一个自我。这是一种自我的升华,至此,古斯塔夫是个胜利者。但是转入第二阶段后,古斯塔夫却面临着另一个阻碍他进行新的创造的对手,那就是代表死亡的传染病霍乱。为了拯救他终于找到的美的化身,他甘愿以自我牺牲为代价,去通知达齐奥外逃。这一举动在主人公古斯塔夫身上并不是一种特别的“英雄壮举”,在维斯康蒂看来,这本来只是古斯塔夫战胜自我后必然的延伸和发展。问题就在于,当达齐奥被许多人按倒和殴打时,他却无法去救他。这倒不在于他没有这勇气和愿望,而是他并没有足够的体力去拯救达齐奥。至此,原来已趋向激昂的生命的音乐旋律又不得不下降,由激昂、亢奋转为低沉、悲凉。

维斯康蒂似乎是在古斯塔夫对待自己的余生与艺术的关系上,作了这样的结语:在最后的拼搏中,战胜自我只要靠自己的努力还能达到,但是在战胜客观的对抗力量,在制止旨在破坏美和艺术的势力时,就难得多了,甚至是无望战胜的,因为他的生命本身已将死亡。

于是,维斯康蒂就像一个哲学家那样,对生命价值作了较深的探讨:他似乎发现,人总是在衰老和新生的矛盾中反复在自信和怀疑中交替着进行;他也像一个音乐家一样,用旋律的起伏和变奏来表现生命的最后一刻,这就使人不难联想到《天鹅湖》中“天鹅之死”那一段。如果说在《罗科和他的兄弟们》中,维斯康蒂是剖析了一个社会和家庭;在《豹》中,他又剖析了历史,那么在《死于威尼斯》中,他又对生命与死亡作了探究,维斯康蒂在电影创作上所表现出的那种魄力似乎也就不言而喻了。

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魂断威尼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魂断威尼斯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