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谈 十日谈 7.4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27 23:57:20

这部影片是根据文艺复兴运动先驱薄伽丘的《十日谈》改编的。《十日谈》写的是1348年黑热病流行,10名青年男女乡间避难时,每人每天讲一个故事,10天讲了100个故事。这些故事的主线是人文主义思想,批判了天主教会,表达了当时平民阶级要求摆脱中世纪教会束缚的要求。这些故事还歌颂了现世生活,赞美爱情,谴责禁欲主义,颂扬青年男女大胆冲破封建礼教和金钱关系的羁绊,谋求幸福的斗争。这是一部现实主义的作品,被誉为同但丁的《神曲》并驾齐驱的“人曲”,以文学的形式向主宰欧洲精神世界长达千年的天主教会发出了有力的挑战,吹响了文艺复兴运动的号角。这部作品也成为一部传颂不朽的世界古典文学名著。

帕索里尼的这部影片仅仅选择了这100个故事中的8个,但充分体现了原作对教会的尖锐批判精神,揭露了教士们的奸诈、伪善和教会腐朽黑暗的内幕,不仅剥掉了教士僧侣们道貌岸然的外衣,而且揭露了教会将腐朽树为神奇的西洋镜,进而暗示了所谓圣徒、所谓神的奇迹,只不过是欺骗世人的把戏,教会的本质暴露无遗。影片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的重点是夏泼莱托的故事,第二部分以画匠在教堂作画把几个故事串连起来。在第一部分,夏泼莱托的故事最能说明教会是如何欺骗群众、最能暴露教会内幕的一个典型事例。夏泼莱托本来是个无恶不作的歹徒,在他临死时,借住在其家的两兄弟的议论,从侧面说明了这个家伙一生有多大的罪恶,而下这结论的是两个高利贷者,而不是虔诚的宗教徒,连这样手辣心狠的两个人都认为是这样,足见其罪孽的深重了。可是,夏泼莱托并不着急,这个恶棍自有恶棍对教会的看法,他胸有成竹。老实人在骗术面前往往容易受骗,而恶棍对付骗术则常常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他叫两兄弟请来当地最有声望的圣洁神甫,他要忏悔,以求得天主的赦免。神甫一到,他主动出击,说是尽管住在高利贷者家里,有这样的人做朋友,但他从未干过重利盘剥的勾当,而是把做生意赚来的钱分一半周济穷人。在神甫问他有没有委屈过别人时,他的回答是:有这样的念头的话,难道天主还能容忍我吗?这样一来,那“圣洁的神甫”便对他肃然起敬。问他作为商人有没有骗过人时,他的回答竟十分干脆:“骗过。”但他编造的事实却是,一个人赊购了他的布,一年后才来还钱,他当场没有数,后来才发现多了4文钱,等了一年也未见有人来找,就把这4文钱施舍给了穷人。这种连小孩子都骗不了的编造,不仅骗了最有声望的“圣洁神甫”,而且使这神甫对他肃然起敬。讲了这类无稽之谈后,这歹徒依然叹息不止,追问之下才说,他还有一个大罪:说过母亲的坏话。就这样,一个歹徒,略施小计,把“最有声望的圣洁神甫”彻底蒙住了,说明这神甫不过是个白痴而已。神甫在大受感动之余,将信徒们召来,慷慨激昂地列数夏泼莱托的模范行为,指着鼻子骂信徒们如何不如这位“虔诚的信徒”。最后,大肆张扬,把夏泼莱托的尸体裹上白布,尊为“圣徒”,要众人顶礼膜拜。看了这些,教人不觉叹道:呜呼,历史上多少圣徒原来是这样被教会捧起来的。教会为“圣徒”们披上的神秘面纱给扯了个粉碎。这故事让观众看到,一个毫无宗教顾忌的坏蛋,愚弄了圣洁的神甫,而更深刻的含义还在于,从教会方面来说,要捧出一个所谓“圣徒”是根本无需看他一生一世都干了些什么的,是真正的圣徒也好,名副其实的歹徒也罢,对教会来说反正是一回事,只要借助他能欺骗群众、能煽动起宗教狂热的迷信就够了。评论界一般认为,这是原著中最富思想性的故事之一,帕索里尼也正是把这一故事当作了影片第一部分的压轴戏。

在第二个故事中,小修士犯了色戒,自知会受罚,他设了个圈套,院长果然中计,因为他见到姑娘后也不能自禁,照样犯了色戒,对小修士的惩罚只能不了了之。在修道院里,原来大家都是一路货色,所谓清规戒律,也原本是一纸空文。第三个故事中女院长和8个修女干的是一样的勾当,甚至大家能公开同“哑巴”做爱。在“哑巴”向女院长求情时,女院长竟情不自禁地大喊“奇迹,奇迹!”在她看来,是天主使这“哑巴”开了口,因之可以同这个男人长期公开做爱了。众修女拥到“哑巴”周围,伸手触摸他,以获取天主神迹的恩惠。观众看到这里,也会叹道:奇迹,原来这就是神的奇迹!在第六个故事的开头,观众又看到了另一场教会造出来的“奇迹”:一个虔诚的德国教徒死了,摸了他的尸体,“奇迹”就会出现,有病的去病,无病的免灾。于是人们纷纷将那些病残之躯拖了来。观众看了女修道院的“奇迹”之后再看这一场面,头脑中不能不生出两个字来:闹剧。值得一提的是,原作的这一段是一个单独的故事,三个外地人也挤了进去,其中一人装成残疾,摸了尸体后手指当即伸直。偏偏这一把戏被一同乡看到,当场揭穿,这一恶作剧引起众怒,三个外地人求助当地官员才得以解脱。影片未写这三个外地人的介入,更浓缩了反教会的主题。

在揭露教会的同时,影片自然要揭露僧侣教士们的虚伪、奸诈,这样一些人构成的那个王国究竟如何,自然可想而知。在第一个故事中,大主教死后带走的是价值连城的红宝石戒指,这令人想起我国的封建帝王,这主教生前的生活如何,不言自明。而前往盗墓的不是别人,就是知情的神甫们。如果这些只是从侧面着笔来描写神职人员的话,那么,最后一个故事则是正面描写了神甫的奸诈与荒淫。当神甫来到小贩家时,他完全看出了女主人的贪婪无知和男主人的愚蠢。于是便准备施其奸计,先是装作清高,佯称住马厩即可,然后又说可将母马变成姑娘,其实是在挑逗。女主人求他时,他还要推三托四,这样才好施展其奸。最后说插尾巴最难,不许男主人插话,足见其奸诈。在他实际与女主人做爱之际,男主人大叫不干,神甫早已满足了他的兽欲,还把“奇迹”不成的责任推到了男主人身上。这就是道貌岸然的神甫们的真正嘴脸。

影片像原著一样批判了教会宣扬的禁欲主义。禁欲是天主教教义的核心,教会要人们对天堂幸福抱有幻想,这就需要在现世忍受,禁欲苦修。影片以男女两修道院的事实说明,禁欲是虚伪的,也是不可能的。女修道院长大喊“奇迹”后,同“哑巴”做爱成了公开的事,禁欲成了纵欲,这就揭露了教会宣扬禁欲的内幕:要别人禁欲,在教会内是纵欲。

薄伽丘在批判禁欲主义时高举的是人性的大旗,人性突出地表现在爱情上。影片选择了两个爱情故事,都显得有声有色,一个是皆大欢喜的结尾,一个是悲剧式结局,但这悲剧也悲得很美。爱情的力量鼓舞着姑娘,姑娘的爱情培育出的是美丽的鲜花。帕索里尼还加上了画匠做梦这个原著中没有的情节,使他在教堂画出的就是这一鲜花,最后结尾时的喃喃自语也点出了梦中的美景才是真正的美景,歌颂了爱情之美。

帕索里尼的这部影片是他的“生命三部曲”之一(另两部是《坎特伯雷故事》和《一千零一夜》)。在这部影片中,也确实有一些裸体、做爱的镜头,但这些镜头都同神职人员有关,而像莉莎贝塔等普通人的爱情则是含蓄的,画面是“干净的”。影片不是在宣扬低级趣味,而是在同教会进行斗争。在影片描写的14世纪,封建宗教占据着全面统治地位,它对人民实行着无孔不入的精神统治。薄伽丘进行反封建的斗争,就必然把矛头指向教会。在600多年后的今天,对教会的批判和揭露并没有失去现实意义,在作为左派导演的帕索里尼心目中,这也是应当承担的义务。

帕索里尼是意大利著名作家、诗人、政治家和电影艺术家。从1960年代初拍摄的《迷惘的一代》、《罗马妈妈》等新现实主义式影片到1970年代摄制的“生命三部曲”,显示出他的思想和电影创作都经历了一番曲折变化过程。他在后期认为,严重的问题不是资产阶级的统治,而是“绝对的、不可逆转的、全面的一体化”,即人人都要对现代社会的问题负责,批判现实没有多大意义,唯一可能的是过去的故事。他认为过去的故事像灰烬中的余火,这余火可以引起人们对现实的不满。《十日谈》就是这样拍出来的。他在影片中选择的8个故事都发生在那不勒斯和南方(《十日谈》中的故事多发生在佛罗伦萨),他要描绘很有特色的南方生活。第一个故事和第四个故事描写的就是那不勒斯的情景,坑蒙拐骗、盗窃、偷情等等,构成当时那不勒斯社会生活的特色。而这些东西到现在并没有多大变化。帕索里尼正是要以这一问题来引起人们的思索和不满。但是,正是导演在选择原著中的故事时只局限于发生在南方的故事,一般认为更具有战斗力和批判意义的那些故事,只因不是发生在南方而未被选中,削弱了影片批判教会的力度。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十日谈的更多影评

推荐十日谈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