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中的女人 恋爱中的女人 暂无评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27 23:49:24

肯·罗素的影片《恋爱中的女人》,不但成功地再现了劳伦斯笔下的人物及其活动背景,而且以其独具一格的鲜明特征,为人们理解电影语言,电影观念和电影特性,展示了一个新的视角,开辟了一个新的天地。

首先,克莱默的电影改编浓缩了原著的情节使故事线索、人物关系和剧情发展更加简明紧凑。影片着重刻画了厄苏拉、古德伦姐妹和鲁波特、杰拉尔德这四个青年人,通过他们之间情感关系的发展变化,表现了三种不同的爱情。

第一种爱情发生在厄苏拉和鲁波特之间,是创作者认为比较理想的人类情爱和性爱表现形式。厄苏拉在此之前就已出现在劳伦斯的小说《虹》中。《虹》描写了纳廷汉姆郡庄园主汤姆·波兰格和波兰寡妇莱迪娅的婚姻及家庭变迁。他们结婚时,莱迪娅带走了女儿小安娜。汤姆和安娜之间一度出现过难以割舍的“父女情结”。安娜长大成人后,嫁给了汤姆的侄子威尔·波兰格,并给他生了六个子女。厄苏拉就是第一个孩子。小说描写了她从童年到成为一名大学生的经历,从而塑造出一个企图挣脱家庭关系羁绊,争取精神自由的摩登女性的鲜明形象。但是不论她作为一个乡间学校教师的经历还是她的爱情体验,都不能使她获得那种理想的自由。因此,在这部小说结尾,她凝

...
显示全文

肯·罗素的影片《恋爱中的女人》,不但成功地再现了劳伦斯笔下的人物及其活动背景,而且以其独具一格的鲜明特征,为人们理解电影语言,电影观念和电影特性,展示了一个新的视角,开辟了一个新的天地。

首先,克莱默的电影改编浓缩了原著的情节使故事线索、人物关系和剧情发展更加简明紧凑。影片着重刻画了厄苏拉、古德伦姐妹和鲁波特、杰拉尔德这四个青年人,通过他们之间情感关系的发展变化,表现了三种不同的爱情。

第一种爱情发生在厄苏拉和鲁波特之间,是创作者认为比较理想的人类情爱和性爱表现形式。厄苏拉在此之前就已出现在劳伦斯的小说《虹》中。《虹》描写了纳廷汉姆郡庄园主汤姆·波兰格和波兰寡妇莱迪娅的婚姻及家庭变迁。他们结婚时,莱迪娅带走了女儿小安娜。汤姆和安娜之间一度出现过难以割舍的“父女情结”。安娜长大成人后,嫁给了汤姆的侄子威尔·波兰格,并给他生了六个子女。厄苏拉就是第一个孩子。小说描写了她从童年到成为一名大学生的经历,从而塑造出一个企图挣脱家庭关系羁绊,争取精神自由的摩登女性的鲜明形象。但是不论她作为一个乡间学校教师的经历还是她的爱情体验,都不能使她获得那种理想的自由。因此,在这部小说结尾,她凝视着天上高悬的彩虹,憧憬着自己美好的未来。这里的彩虹,是一位新女性即将诞生的象征。在小说和影片《恋爱的女人》中,厄苏拉的身份依然是一位教师,与以往不同的是,她开始了新的爱情冒险。鲁波特·波金,作为她的新的恋爱对象,也是创作者心目中理想男性的化身。在相当程度上可以说,这个人物也是劳伦斯本人传达自己理想爱情和婚姻的载体。因为鲁波特传达出了劳伦斯的心声:如同天上的星星互相对称平衡一样,恋爱中的男女也应该是两个单一个体的绝妙平衡,他们应该是一个事物的两极,而不应该是合二为一。这同时也是一桩婚姻是否成功的重要标志之一。在小说和影片中,厄苏拉和鲁波特经过反复试探和种种曲折,终于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了自我,结为幸福的一对,而这种婚姻正是和谐的性关系和完美的爱情乃至新的社会秩序得以建立和巩固的基础。

第二种爱情,以古德伦和杰拉尔德为代表,是一种畸形的性爱和性爱反射。古德伦是一名艺术家,但桀骜不驯,并老是处于一种自我防御状态。她渴望异性之爱,但又不能容忍任何人凌驾于自己的自由意志之上。不幸的是,她的恋人杰拉尔德作为一名矿主,偏偏又把爱情的占有和事业的成功作为人生的最高目标,从而占据爱情和人生主导者的地位。显而易见,他们之间的爱情就只能是一种主导者和被拥有者之间的搏斗。这样的爱情,也只能以失败而告终。

第三种“爱情”,实际是一种男人之间的同性恋情,即鲁波特和杰拉尔德之间的特殊感情。杰拉尔德死后,鲁波特曾坦白地说,“如果没有另一种爱,没有与另一个男人的永恒的关系,我的生命就不会完整。”当然,除了同性恋的成分之外,这种“爱情”中还有一种明显的“兄弟情谊”。这也正是劳伦斯花费毕生精力研究的课题之一。

其次,罗素以卓越的蒙太奇技巧和视听构成手段,创造出一种新颖独特的电影叙事风格。尽管劳伦斯的小说本身,特别是其中对于男女恋情和肉欲的表现具有鲜明的视觉化风格,但是如上所述,影片所表现的内容,具有相当大的哲理因素和心理成分。因此,如何利用电影艺术的视听手段,生动形象地表现这些内容,便成了罗素刻意追求的目标。将人物的命运和内心世界视觉化并进行富有诗意的表现,便是罗素采用的电影手法之一。而对比蒙太奇和象征蒙太奇,更是罗素用来塑造充满诗意的视觉形象的重要手段。影片中最脍炙人口的段落,是厄苏拉与鲁波特在田野中的做爱和劳拉与新婚丈夫之死。厄苏拉和鲁波特第一次做爱的场景,是他们目睹新娘新郎溺水后伤感万千的必然结果。为了表现生命、爱情和死亡这些永恒的艺术主题以及它们在命运面前的不同呈现方式,影片将一对热恋中情侣绻缱攀缠在一起的血肉之躯,与一对新婚夫妇互相拥抱着死在一起的镜头组接起来,构成一个令人惊心动魄的蒙太奇段落,印证了爱的真谛,讴歌了爱情的永恒,赞美了生命的美好,哀悼了死者的亡灵……这组镜头的另外一种含义在于,“水能载舟,也能覆舟”。生活既能为人们提供生与爱的广阔天地,又能使人们在特定的情景中告别人生,走向死亡。这就是罗素对劳伦斯笔下那经常出现的水的象征意义的形象化解析。

动物、植物、自然环境以及色彩的象征意义,在这部影片中也得到了生动鲜明的体现。杰拉尔德策马横越铁路和古德伦边舞边唱吓退牛群的场景,显而易见是他们竭力摆脱生活羁绊的一种象征。在影片中,与不同的爱情表现形式相一致,美丽的鲜花、充满生命力的绿草总是出现在厄苏拉与鲁波特谈情说笑的场景中,而古德伦和杰拉尔德在一起的场景,则经常伴随着泥沼、黑夜和雨雪这些调子灰暗、冷涩的东西。又如,在表现富孀劳迪斯太太的午宴场景时,画面上人们坐在白色的椅子上,围在白色的餐桌旁,人们的衣着也以白色为主调。这一切与厄苏拉的衣裙和鲁波特的夹克衫那不同的颜色以及他们身后那绿色的草坪树木形成一种强烈而鲜明的对比。就在这种场景中,劳迪斯太太开始吃一只无花果,并鼓动鲁波特就无花果来由发表一篇富有诗意的演讲,细述无花果的性含义。影片采用大量特写镜头,既表现鲁波特演讲时的面部表情,又表现那些围桌而坐的听众静默的反应。这样,这组既作用于听觉又作用于视觉的镜头,不仅表现出鲁波特的性格,又反映出影片中反复渲染的性爱至上主义。应当提及的是,鲁波特演讲中吟诵的诗句,并非取自劳伦斯的这部小说,而是采用了劳伦斯的另一首诗作。

除了大量运用特写镜头使人物内心活动外在化、视觉化之外,罗素还采用了大量不同形式的运动镜头和不同角度的固定镜头去表现人物活动,从而赋予影片以一种韵律美。鲁波特被劳迪斯太太击伤后跑入树林和草地的段落,不但运用了跟拍摇晃镜头,而且还运用了虚实变换的主观镜头以及抒情性的慢动作镜头。在表现厄苏拉和鲁波特田野中追逐嬉戏的场景时,罗素独出心裁,把人物的姿势由垂直状态拍摄成水平状态。这样,人物在金色田野中的左右或前后运动,在画框中变成了上下运动,从而产生出一种人物躯体似乎要摆脱地球引力的视觉效果,令人叹为观止。

影片中几段舞蹈的运用,都是作为故事空间内的叙事因素而自然穿插的,不但丰富了影片的视听表现力,而且增强了影片的节奏感。诚如罗素所说,舞蹈的穿插是为了将某些视听形象音乐化。

这部影片的艺术成就和鲜明特色,首先是导演罗素对影视艺术不懈探索的结果, 1963年,他以故事片《法兰西连衣裙》登上英国影坛,并拍摄了《无人日记》、《邓肯传》和《夏日之歌》等电视片。1970年代初他因本片跻身于世界著名电影导演之列。此后,他又拍摄了《音乐情侣》、《恶魔》、《男友》、《激情的犯罪》、《虹》和《妓女》等影片。在这些影片中,他经常有意打破传统电影叙事逻辑,而把过去和现在、事实与幻想等不同因素有机结合在一起,从而体现出自己的创作个性。在这部影片中,他还亲自拍摄了许多镜头,显示出电影构图和镜头组接等方面的非凡才能。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恋爱中的女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