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卡 契卡 7.3分

经济不好的时候别当党员

Razor
2018-03-27 23:42:20
经济条件不好的时候,要成为党员得谨慎。因为你可能会成为投机分子,或者疯掉。历史上没有中国现在的党员更幸福的共产党员了。

最近沉迷于多伊彻描写俄国革命家托洛茨基的传记《先知三部曲》,我发现,英雄主义果然是知识的春药,俄罗斯革命的苦难行军给了我很大的震动。从小被灌输的政治学知识,因为突然浸泡了历史的鲜血变成了不一样的东西,
顺着《先知》的脉络,我开始接触描写苏俄时期的影视作品,描写十月革命后苏俄特务的影片《契卡》进入了我的视野,推荐热爱电影的朋友看一看,即使不是历史爱好者,这也是值得一看的惊悚(疑)电影。

契卡(全称为全俄肃清反革命及怠工非常委员会)是臭名昭著的克劳勃(KGB)前身,苏维埃的警察机构,诞生于十月革命之后。这个时代背景被一再回顾:十月革命发生之前,俄罗斯的民主立宪、孟什维克等革命右派、护国主义者占据多数的联合政府与布尔什维克份子占据多数的苏维埃政权发生激烈的矛盾,在布尔什维克左派领袖的运动下,苏维埃推翻了联合政府,实现了“一切政权归苏维埃”。

这同时也意味着,苏维埃代表的那些人,即无产阶级,以及苏维埃拉拢的农民阶级得到了权力,苏维埃无意代表的那些人被流放到政






...
显示全文
经济条件不好的时候,要成为党员得谨慎。因为你可能会成为投机分子,或者疯掉。历史上没有中国现在的党员更幸福的共产党员了。

最近沉迷于多伊彻描写俄国革命家托洛茨基的传记《先知三部曲》,我发现,英雄主义果然是知识的春药,俄罗斯革命的苦难行军给了我很大的震动。从小被灌输的政治学知识,因为突然浸泡了历史的鲜血变成了不一样的东西,
顺着《先知》的脉络,我开始接触描写苏俄时期的影视作品,描写十月革命后苏俄特务的影片《契卡》进入了我的视野,推荐热爱电影的朋友看一看,即使不是历史爱好者,这也是值得一看的惊悚(疑)电影。

契卡(全称为全俄肃清反革命及怠工非常委员会)是臭名昭著的克劳勃(KGB)前身,苏维埃的警察机构,诞生于十月革命之后。这个时代背景被一再回顾:十月革命发生之前,俄罗斯的民主立宪、孟什维克等革命右派、护国主义者占据多数的联合政府与布尔什维克份子占据多数的苏维埃政权发生激烈的矛盾,在布尔什维克左派领袖的运动下,苏维埃推翻了联合政府,实现了“一切政权归苏维埃”。

这同时也意味着,苏维埃代表的那些人,即无产阶级,以及苏维埃拉拢的农民阶级得到了权力,苏维埃无意代表的那些人被流放到政权以外,成为了政治上的不安定因素,这包括了无意拥护苏维埃的资产阶级,就这个阶级来说,自由主义是他们的意识形态,但俄罗斯资本主义经济的薄弱基础造成的是政治上保守的自由主义者,按照托洛茨基的看法,这些自由主义者无力完成其历史使命——完成资产阶级革命,这些本应该追求自由的人,会承受不起自由。

按照托洛茨基的看法,布尔什维克的任务是领导苏维埃将资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毕其功于一役。社会主义学说在经过伯恩斯坦等人的修正主义变得温情脉脉后,在苦难的俄罗斯化身为失去了刹车的蒸汽机车,在它的倾轧下,历史要滚滚往前走,皇帝和资产阶级会被一起碾压过去。十月革命,响起了指挥列车加速的哨声。

资产阶级从开始就式微的社会里,无产阶级的力量可能壮大吗? 苏维埃不能单靠自己的代表性来稳固政权,于是军队、警察、枪炮开始走上前台,发挥着雅各宾党人(法国大革命的一支领导政党)“断头台”的作用。

“契卡”就是苏维埃的“断头台”,相比于中国锦衣卫,契卡与雅各宾恐怖机构的最大区别在于后者的成员调用了,或者至少援引了在当时看来很进步的观念来为其恐怖行为创造正当性。

《契卡》的主角,地方契卡首领斯鲁波夫就是一种进步思想家式的契卡,在电影前半部分,他反复向契卡官厅里的女仆灌输他的流血革命思想,试图用革命的严酷来正当手段的严酷。

摘部分如下:“不!革命不仅仅是一个概念,它是一个大肚子孕妇,是孕育新生命的女人,她的衣衫褴褛,身上爬满寄生虫,我们必须清洗她!尤其是在这个国家里,对权威的崇拜几百年来受到侵蚀和破坏,我们比任何人更加需要铁的法律和秩序,否则,我们就会寸步难行。“

他的言辞是如此激烈,与平时沉默寡言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背后可能反映了其内心作为肉体凡胎的那部分与革命机器的那部分艰苦的斗争和妥协,他人道主义的灵魂越是想要冲上身体的甲板,他革命的思想就越是狰狞,“一线断时,落落磊磊”,这刽子手终于还是发疯了。

《契卡》是一部场景简单,但每个角色都有鲜明寓意的电影。被大屠杀的各色人物是如此紧密而简练地勾画了一副民众被极权任意迫害,异化的浮世绘。多样性也使得一一叙述过于艰难,这里不表。



谈回斯鲁波夫,作为哲学家的革命者斯鲁波夫区别于他的军阀同事(领导?),前者的思想挣扎在后者那里根本不存在。这种对立是如此鲜明,让人拍案叫绝。军人身上的工具性使他免除了任何精神上的负担,也使他不可能是个真正合格的党员。斯鲁波夫让我看到,真正的党员在那种处境下可能发生什么。也让我意识到反乌托邦小说《1984》中出现的美名为“双重思想”的精神分裂何以有自然发生的可能性。

一个值得认真谈论的人物是不停被斯鲁波夫等人教育、取笑、玩弄的胖女仆。仆从在我看来是个在社会主义学说中很有意思的阶层,首先,他们虽然大多出身于农民,其经济生活却不是严格的有产农民阶层,不是工人无产阶级,更不是资产阶级。事实上,无论哪个阶级走上政治前台,他们都默默的擦着自己的地板,一言不发。

电影中的女仆首先是某种精神纯洁的象征,她看上去蛮憨、蠢笨,从不发表意见,完全不说话,静静看待一切,忍受一切,对斯鲁波夫的教育从不承认或者否认。共产党员的精神痛苦,在她那里是不存在的。电影中有一个场景,斯鲁波夫在她身旁的水管下沐浴,看着她臃肿却健康的裸体,那种眼神,是不是一种艳羡和钦慕的眼神呢?英姿飒爽的斯鲁波夫倾慕一介肥胖、毫无魅力可言的女仆,那种钦慕只能作为一种象征来看——多思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式的灵魂倾慕无忧的、空白的灵魂。

《契卡》在描写女仆的时候有一笔妙笔,她在整部电影中唯一发声的时候,是唱歌。尼采的艺术论影响了很多人对音乐的看法,作为一种非理性活动,音乐艺术是人的解放,是的,女仆是整部电影中唯一自由的人。没人迫害她,因为没有人相信整个哑巴值得迫害……

可见,经济情况不好的时候,在红色政权里当女仆是最安全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契卡的更多影评

推荐契卡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