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流者 同流者 8.6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27 看过

影片的原片名“conformista”源自英语,系指皈依英国圣公会教派者;以后,这个词传为法语和意大利语后,逐渐演变为意指那种自命循规蹈矩、随大流的正统主义者。

影片《随波逐流的人》是导演贝尔托鲁奇根据意大利著名作家莫拉维亚的同名小说改编的。莫拉维亚这部政治色彩较浓的小说的出现,是同1960年代中期以后在国际上出现的一些政治事件分不开的。(当时出现了许多事件,包括匈牙利事件,捷克斯洛伐克事件以及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和随后在意大利和法国国内出现的极“左”思潮。)这使许多人,尤其是知识分子的原有价值观念产生了变化。70年代初,意大利电影中出现了一批揭露社会现实和揭示人物的社会心理的政治影片。贝尔托鲁奇所表现的正是一个陷入思想危机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他实际上是个政治上的投机分子,却不时以“顺应时代发展趋势”来作自我辩解。

在影片中,贝尔托鲁奇尽管把故事背景置于30年代意大利法西斯统治时期,但影片的内容本身却含有强烈的影射当前现实的意义。1930年代是意大利法西斯统治取得巩固后的“鼎盛”时期,法西斯政权通过高压政策在国内经济发展中取得的某些成就,既使墨索里尼进一步目空一切,加紧与德国纳粹勾结,也使一部分知识分子误认为法西斯统治已成为时代主流,而无视对抗法西斯力量的实际存在及其所进行的正义斗争。许多人为了自身目的决定随法西斯的“大流”,甚至准备“把灵魂出卖给魔鬼”。马尔切洛就是这样一种知识分子:他为了摆脱家庭和精神困境,把自己的灵魂卖给法西斯;他把法西斯的指令当作法律来执行;他不再顾及道德,不仅出卖自己的老师,还把老师的妻子安娜加以占有;他可以对自己的妻子曾遭人糟踏无动于衷,因为在他的心目中,无论是肉体上或政治上的贞洁都无关紧要;他可以冷漠地配合法西斯暗杀自己的老师,也可以看着他在血泊中死去;但是,一旦法西斯垮台,他又能够抓住时机,摇身一变,成为“勇敢的”反法西斯者,甚至敢于公开揭露法西斯分子,这比他在法西斯时期只敢于告密又“进了一步”。

从表面上看,贝尔托鲁奇似乎试图从阶级观点去分析马尔切洛的性格及其政治上的投机性,他在马尔切洛的家庭出身及其父母的秉性行为方面,费了不少笔墨,以便说明马尔切洛的政治表现均有其阶级烙印。但是,一旦深看,就会发现,贝尔托鲁奇的基点还是人性论;他始终把马尔切洛的所作所为视为人性的自然表现:马尔切洛先是为了自己的生活困境而投靠法西斯,后来是为了生理上的欲望而勾引教授的漂亮妻子,最后在法西斯垮台时,他为了生存而摇身一变,成了反法西斯的勇敢分子。贝尔托鲁奇在整部影片中主要是从“生物学的人”和“生存的本能”这个角度去分析马尔切洛的所作所为,把他表现为一个只是受本能驱使的“人”,这自然降低了影片的政治意义。

在影片中,贝尔托鲁奇是以一种蔑视和嘲讽的态度去表现马尔切洛的,特别是最后一场戏:当马尔切洛在法西斯垮台之日当众狂叫“蒙达纳利是法西斯分子!”时,他的行径引人耻笑,因为蒙达纳利原是把马尔切洛领进法西斯组织的人。马尔切洛的这一举动也可能被视为狂人之举,因为影片在此前已经暗示马尔切洛有着神经病的遗传基因;他父亲是精神病患者,他母亲又是个嗜毒者。

这也正好说明,贝尔托鲁奇在这里所运用的手法跟他的其他影片有共通之处,那就是对弗洛伊德精神分析法的运用。弗洛伊德认为生命就意味着“本能的目标在欲恢复事物的较早期状态”。这个目标被弗洛伊德称为“复归的强迫性”,也就是说,生命只是某种循环,开始与结尾是相接的,无区别的,相混的。根据这一点,马尔切洛最初投靠法西斯与他最后高喊反法西斯原本是一码事,他的结尾正是他开端的必然结果,其间原无开端与结尾,他只不过是完成了一次循环。再如教授被法西斯特务杀害后,马尔切洛曾产生拯救安娜、让她免于一死的念头,按照弗洛伊德的学说,这一闪念不能理解为马尔切洛身上的“人性复归”或是人所共有的“恻隐之心”,而只能看成是马尔切洛的潜意识表现,因为他与安娜有过某种不寻常的性关系。正是这种肉体关系使他产生救下安娜的念头,以便继续满足自己的欲望。这原是一种潜意识流露,因此,当特务指出,他们不能留下目击者时,他立即放弃这救人的念头也就是必然的了。

对这部影片,意大利影评界曾给予一定的重视。例如著名影评家隆多里尼就曾指出,“《随波逐流的人》不仅是一部精神分析影片,它同时也是这样一代人的故事:他们在1968年时满腔热情,到了以后却心灰意懒,从此在批判现实过程中就再也找不到正确的出路”。隆多里尼是结合意大利总的政治发展趋势去看这部影片的,他这段话似乎在给人们作一些必要的提醒和启示。

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同流者的更多影评

推荐同流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