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don't want to hate any individual people

拉姆
2018-03-27 22:08:4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战争的主题永远不会说完。

日本当时需要对外战争来转移内部矛盾,全民的焦虑狂躁受到皇统信仰的号召,自上而下的思想洗脑,个人的意志统一为全体的意志。然而现实并不是那么简单,无论何时,个人的意志并不会全部都泯灭,当他们有自己的情感、自己的判断,就像劳伦斯说的“I don't want to hate any individual Japanese.”错误的强/权思想与专/制教育的洗脑,是统/治阶层绳民的手段。

亚洲文化中存在一种根深蒂固的奴役顺化惯性,电影的拍摄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内容则是二战四十年代的故事,我看着却觉得眼熟,仿佛本世纪。好歹日本这些年已经算作亚洲文明先锋,韩/国每任总统的倒下也不妨碍国民内部关于人/权民/主的思想,唯有我/国。

我也不想去恨,如今还愚昧无知地大喊我/国复/兴的那些人。

劳伦斯先生说:nobody is right.

他是最为仁慈、理性、平和、中立的一个人。他理解胜利,也理解失败。他对原桑说“Victory is hard to take.”我想了很久,并不能完全地感悟到对这个对象说这句话的深刻含义,最终只能折衷去解读。

无论是曾经妥协被俘虏,还是坚持信念一意孤行,胜利都是艰难不易的事。

而坂本龙一饰演的军官

...
显示全文

战争的主题永远不会说完。

日本当时需要对外战争来转移内部矛盾,全民的焦虑狂躁受到皇统信仰的号召,自上而下的思想洗脑,个人的意志统一为全体的意志。然而现实并不是那么简单,无论何时,个人的意志并不会全部都泯灭,当他们有自己的情感、自己的判断,就像劳伦斯说的“I don't want to hate any individual Japanese.”错误的强/权思想与专/制教育的洗脑,是统/治阶层绳民的手段。

亚洲文化中存在一种根深蒂固的奴役顺化惯性,电影的拍摄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内容则是二战四十年代的故事,我看着却觉得眼熟,仿佛本世纪。好歹日本这些年已经算作亚洲文明先锋,韩/国每任总统的倒下也不妨碍国民内部关于人/权民/主的思想,唯有我/国。

我也不想去恨,如今还愚昧无知地大喊我/国复/兴的那些人。

劳伦斯先生说:nobody is right.

他是最为仁慈、理性、平和、中立的一个人。他理解胜利,也理解失败。他对原桑说“Victory is hard to take.”我想了很久,并不能完全地感悟到对这个对象说这句话的深刻含义,最终只能折衷去解读。

无论是曾经妥协被俘虏,还是坚持信念一意孤行,胜利都是艰难不易的事。

而坂本龙一饰演的军官,他的爱,他的个人情感与塑造了他个人的思维模式、信仰逻辑之间的斗争纠葛更令人悲伤。他留了一缕挚爱的头发作为唯一的心灵慰藉。David Bowie饰演角色用一生去补偿内心愧疚,为坦荡的正义赴死,他英勇正直,完全吸引了对他既理解又不理解的世野井。怎么做得到拒绝爱上这样的人。

我太难过了。

卡尔维诺说的——

我对以一切形式处处表现出来使世界在劫难逃的恶表示遗憾。

可人的至情,却也至善。

最后,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战场上的快乐圣诞的更多影评

推荐战场上的快乐圣诞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