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灭 湮灭 7.3分

《湮灭》心理学解读——是毁灭,也是希望

炟炟
2018-03-27 20:48:36

Lena进入X区域后所看到的生物变异,显得过分光怪陆离,如梦境一般,甚至不符合生物学常识,动物与植物界限不清:如树形延展的腐败尸体、长着开花树杈的小鹿、人形的植物……因此,Lena看到的一切不合逻辑的“变异”,都很有可能是她作为生物学家在意识层面,对周围环境的一种解读,一切皆为幻境。

1.自毁、自噬机制和闪光

是什么力量促使人们不断组成探险队进入X区域?Lena也曾问Ventress,是什么促使自己的丈夫Kane自杀式进入X区域?Ventress从心理学层面进行解释:“这是“自毁”机制(Self-Destruction),与“自杀”有很大不同,“自毁”机制几乎存在于我们所有人行为当中,存在于我们生命里——酗酒、吸毒、自毁前程、自毁婚姻……“自毁”不经过我们决策,而发于我们的冲动。或许从生物学层面上说,“自毁”机制它们被编译进我们基因,印在我们的每一个细胞中”。 Ventress提到的“自毁”机制(Self-Destruction)是一个心理学概念。人类的“自毁”式行为最初源于我们的冲动,经潜意识的刻意,逐渐发展成行为习惯。当我们面对重压而不知所措时,“自毁”式行为就被用来作为一种解决现实问题的机制。例如,面对紧迫的学术评估,人们可能会选择破坏他

...
显示全文

Lena进入X区域后所看到的生物变异,显得过分光怪陆离,如梦境一般,甚至不符合生物学常识,动物与植物界限不清:如树形延展的腐败尸体、长着开花树杈的小鹿、人形的植物……因此,Lena看到的一切不合逻辑的“变异”,都很有可能是她作为生物学家在意识层面,对周围环境的一种解读,一切皆为幻境。

1.自毁、自噬机制和闪光

是什么力量促使人们不断组成探险队进入X区域?Lena也曾问Ventress,是什么促使自己的丈夫Kane自杀式进入X区域?Ventress从心理学层面进行解释:“这是“自毁”机制(Self-Destruction),与“自杀”有很大不同,“自毁”机制几乎存在于我们所有人行为当中,存在于我们生命里——酗酒、吸毒、自毁前程、自毁婚姻……“自毁”不经过我们决策,而发于我们的冲动。或许从生物学层面上说,“自毁”机制它们被编译进我们基因,印在我们的每一个细胞中”。 Ventress提到的“自毁”机制(Self-Destruction)是一个心理学概念。人类的“自毁”式行为最初源于我们的冲动,经潜意识的刻意,逐渐发展成行为习惯。当我们面对重压而不知所措时,“自毁”式行为就被用来作为一种解决现实问题的机制。例如,面对紧迫的学术评估,人们可能会选择破坏他们的工作,而不是应对压力。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这样“破罐子破摔”的心理问题,只是或轻或重罢了。当Kane预感到Lena的出轨,促使他毅然决然走上自毁之路。 在生物学中,细胞的类似机制被称为“自噬”(Autophagic),在片头作为生物学家的Lena给学生讲课时提到了细胞的“自噬”机制。什么是自噬?自噬是自然中、可调节的、具有破坏性的细胞机制;通过自噬机制消解不必要的或功能障碍的细胞成分,使得细胞成分有序降解和再循环,自噬机制由基因执行。犹如一把利剑的两面性,“自噬”既可能是一种毁灭机制,也可能是一种生存机制。 片中所有探险队员都有来自生活的创伤,怀着“向死而生”的心态走向未知区域。正如篇章名称叫《Shimmer》(闪光、微光、闪回)一样,起初人性的“自毁”冲动很微弱,随着逐渐走近灯塔,队员们所观察到的生物变异现象越来越明显,人性间的冲突也越明显。可以做这样的假设:灯塔发出的闪光脉冲,放大人们的心理自毁冲动,引诱人们走向自我湮灭。

2. 折射

折射,也可解释为是X区域中的“闪光”物质(Shimmer)对人类在心理和意识层面的影响,扭曲了意识。Ventress最后说:“身体和意识将被分解为最小片段,直到每块片段消解,最终湮灭”(“Our bodies and our minds will be fragmented into their smallest parts until...not one part remains,Annihilation.”)。这说明“意识”也是可以被分解,被打乱,被重组的。 意识折射,在影片中的象征物是水杯。Lena和Kane不着边际的谈话,有很长镜头是他们之间水杯;Kane没头没脑的说:“我那时就在房间外,有床的房间,门开着,我看见你,我认出了你,你的脸,我感觉非常不好”。Kane的描述是视觉化的,仿佛他亲眼看到了Lena的出轨。因此,很有可能是经过了意识洗礼的Kane,将自己的潜意识显性化了。而在Lena逃出X区域后,面对审问时,身边也放着一个水杯;暗示了她所说的事实,可能都是经视觉化后的潜意识。

3. 回响效应

Lena是这样描述“变异”现象的:“刚开始很微妙,而后随着距离灯塔越近,而越来越极端,出现了形状的腐败,形状的复制”。说到“复制”的时候,Lena低头看了看左臂上的纹身,说到:“回响共鸣(Echoes)”。显然,这里的“回响”并不是生物学概念,更像是在说意识细节的反射、折射,思维幻觉。正如Lena所描述的X区域环境:“如梦幻般的,有时像噩梦,有时又很美。”但这一切,却又同时发生在所有团队身上,他们相互之间共享了一些意识片段(“they were shared among all of us”),可以解释为集体幻觉。 思维片段被不断投射、重组,发生回响与共鸣(Echoes)效益,最终在意识层完成镜像般的复制。如互为镜像的小鹿、互为镜像的人类。

4. 视觉意识片段——“衔尾蛇”纹身

意识的折射似乎也解释了,“衔尾蛇”反复出现在女队员、男尸、逃出后的Lena左臂上。即“衔尾蛇”纹身这一思维片段,被反复折射到了不同人的身上。在现实层面,这可能是Lena左臂位置的挫伤;而潜意识层面,就可能是女队员Josie左臂位置长出的植物……

5. 听觉意识片段——变异熊的“求助声”

意识的折射将Sheppard濒死前的“求助声”作用在变异熊身上,让一只野兽发出拟人的声音。这是听觉意识片段的错乱。 Ventress说:“我们正在瓦解,身体和意识的快速瓦解,我们逐渐失去了理智”,为了快结束这一切,Ventress选择尽快前往灯塔。面对“闪光”Shimmer,Ventress选择了面对,Lena选择抗争,而Josie则二者都不想,她选择消解在Shimmer中,她失去了理智。

6.其他

当一切化为灰烬后,X区域内的所有信息都来自Lena的口述。Lena和Kane在走出X区域内后都没有发生形体上的变异。从某种程度上说,一切超自然现象可能只存在于他们的思维层面。


灯塔的微光 指引了“向死而生”的方向 为着探寻内心已有的答案 消解,湮灭,重生 是毁灭,也是希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湮灭的更多影评

推荐湮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