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气球 红气球 8.8分

被禁用的蒙太奇——评《白鬃野马》、《红气球》、《异鸟》

洛神
2018-03-27 16:49:57
《红气球》或许已是一部更富哲理因而较少稚气的作品了。隐含在这个神话故事中的象征意义是比较明显的,但是把它与《异鸟》相对照,就可以清楚显示出既适合成年人又适合儿童的诗意和仅仅能够满足儿童需要的稚气之间的差异。p47

影片《红气球》的情况与此相反。我发现,它没有借助,也完全不可能借助蒙太奇,下面,我将作些说明。这绝非奇谈怪论,尽管赋予非生物以动物的性态,要比动物拟人化更具幻想性。拉摩里斯的红气球确确实实在摄影机前做出各种运动,和我们在银幕上看到的情景一样。p49

这当然是特技,但是,它不属于电影本身的特技。在这部影片中,正如变魔术时一样,幻想来自于现实。幻想是实际存在的,而不是靠蒙太奇可能造成的效果产生出来的。

有人会说,既然结果相同,我们都会承认在银幕上有一个像小狗一样能跟着主人跑的气球,那么,方法不同,有什么关系!其实不然,如果用了蒙太奇,神奇的气球便仅仅是存在于银幕上的形象,而拉摩里斯的气球把我们引向现实。

这里或许应当强敌啊指出,蒙太奇的抽象特性,至少从心理学上看,并不是绝对的。正如在卢米埃尔的戏院中最初那些观众看到火车驶入车站的镜头时,曾经躲闪不迭一样,蒙太奇以







...
显示全文
《红气球》或许已是一部更富哲理因而较少稚气的作品了。隐含在这个神话故事中的象征意义是比较明显的,但是把它与《异鸟》相对照,就可以清楚显示出既适合成年人又适合儿童的诗意和仅仅能够满足儿童需要的稚气之间的差异。p47

影片《红气球》的情况与此相反。我发现,它没有借助,也完全不可能借助蒙太奇,下面,我将作些说明。这绝非奇谈怪论,尽管赋予非生物以动物的性态,要比动物拟人化更具幻想性。拉摩里斯的红气球确确实实在摄影机前做出各种运动,和我们在银幕上看到的情景一样。p49

这当然是特技,但是,它不属于电影本身的特技。在这部影片中,正如变魔术时一样,幻想来自于现实。幻想是实际存在的,而不是靠蒙太奇可能造成的效果产生出来的。

有人会说,既然结果相同,我们都会承认在银幕上有一个像小狗一样能跟着主人跑的气球,那么,方法不同,有什么关系!其实不然,如果用了蒙太奇,神奇的气球便仅仅是存在于银幕上的形象,而拉摩里斯的气球把我们引向现实。

这里或许应当强敌啊指出,蒙太奇的抽象特性,至少从心理学上看,并不是绝对的。正如在卢米埃尔的戏院中最初那些观众看到火车驶入车站的镜头时,曾经躲闪不迭一样,蒙太奇以其初始的幼稚形式出现时,人们还不觉得它是一种人工矫饰。但是,看电影的习惯使观众逐渐变得敏感。今天,大部分观众只要稍加留意,便能把“真实”的场面和仅由蒙太奇提示的场面区分开来。确实,还有另外一些方法,例如背景放映法,也能够把两个元素收入同一镜头,譬如让老虎和明星在同一镜头中,要是在现实中,这可能会出乱子。这里的幻象更加完美,但也并非特技,正如仿孚美尔的赝品纵然也美,但替代不了真迹。p50-51

有人会提出异议,说拉摩里斯的气球也有造假的成分,这是不言而喻的。因为,若非如此,我们看到的将是一部表现奇迹或魔术的纪录片,一部完全不同的影片了。然而,《红气球》是个电影童话,它纯属虚构,但重要的是,这个故事之所以说说完全靠电影来表现的,恰恰因为它基本上没有沿用任何电影技法。

我们完全可以把《红气球》设想为一个文学故事。但是,不论我们假设文字如何优美,图书恐怕不会与影片相似,因为,电影的魅力具有另一种属性。然而,同样是这个故事,纵使拍得很美,银幕上的内容未必比书中的描写更真实,假设拉摩里斯采用蒙太奇制造幻象(或者可能采用背景放映法),就可能是这种结果。那时候,影片将成为通过影像讲述的故事(正如用文字叙述故事一样),而不是现在这样,即是说,不是形象化故事,或者还可以说不是一部幻想性纪录片。

我认为,归根结底,“形象化故事”这个提法恰如其分地说明了拉摩里斯的创作意图。他的意图与谷克多拍《诗人之血》的意图相近,但有所区别,谷克多要拍的是一部关于幻想(亦称梦境)的纪录片。因此,我们的思考引出了一系列貌似荒谬实则正确的论断:人们一再对我说,蒙太奇是电影的本性,然而,在上述(以上p51)情况下,蒙太奇是典型的反电影性的文学手段。于此相反,电影的特性,暂就其纯粹状态而言,仅仅在于从摄影上严守空间的统一。

为了获得一部作品审美的完整性,就必须能够让我们既知道所叙事件是通过特技表现的,又相信这些事件的真实性。当然,观众丝毫不必特意去了解到底用了3匹马还是4匹马,也无需知道必须用一根尼龙丝穿在马的鼻子上才能使它适时转动头部。唯一重要的是使观众感觉到影片的素材是真实的,同时,也承认它“毕竟是电影”。这样,我们泉涌般丰富的幻想便可再现于银幕之上,幻想是从现实中汲取滋养的,但同时还准备替代它;神话是源自经验又超经验的。

但是,想象的内容又必须在银幕上有真实的空间密度。在这里,蒙太奇只能用于确定的限度之内,否则就会破坏电影神话的本性。(以上p54)

如果我们现在力求对这个难题作确定性的说明,我想,似乎可以将下述原则定为美学规律:“若一个事件的主要内容要求两个或多个动作元素同时存在,蒙太奇应被禁用。”(p55)一旦动作的意义不再取决于形体上的邻近(即使在这方面有所暗示),运用蒙太奇的权利便告恢复。(p56

只是当空间统一性的破坏可能会使真实的事件蜕变为单纯想象性的描述时,我们才要遵守空间的统一性。p56

故事片包括从《白鬃野马》这样的童话片刀《北方的纳努克》一类几乎没有故事性的纪录片。如上所述,这种故事片只有在它们的真实性同虚构内容融为一体时,才能显示出他们的全部意义,或严格说,才有价值。p57-58

在这方面,早起的滑稽片(特别是勃斯特基顿的影片)和卓别林的影片是富有教益的。滑稽片之所以在格里菲斯和蒙太奇之前盛行一时,正因为大部分噱头属于一种空间喜剧,表现了人与物、人与外部世界的关系。p58

《电影是什么?》,江苏教育出版社,2005年5月第1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红气球的更多影评

推荐红气球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