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刻尔克 敦刻尔克 8.4分

谁不是人生困境里的求生者?

蘑菇姑姑
2018-03-27 12:54:1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养生党们占据着电视和公号热点内容的不小比例;
自我实现者怀着意义感,创造最伟大的公司、名牌、作品、理论;
明星、名人轮番上着热搜,以最强大公关能力抢占人们的视野;
……
这是一个不惜一切强调着“生”的世界,对抗着个体的渺小和“消亡“
 
观看电影《敦刻尔克》的时候,首先唤起的是对自我覆灭的超级恐惧。
 
这种随时灰飞烟灭的紧迫是一种高悬头顶的悬念,在紧锣密鼓的滴答滴答的配乐中,驱赶着观者的神经。
 
这跟我看《权力的游戏》时,感到如此草菅人命的直接式暴力不一样,这种紧迫感是与电影中的求生意志同步的,它是不断勾引你的心理战术。一会上船,一会弃船,一会又要上船,一会又被炸……总是不得生还,总是气喘吁吁。
 
弗洛伊德说,在人类的心灵生活中,分别有两类本能对应有机体的消解和建构这样两个对立的过程,一个是生本能,一个是死本能。
 
这两种本能在生命体中有规则地混合存在着,生命或生活就在于表现出它们争斗和互动的过程。
 
战争这个放大器中,两者的冲突愈加尖锐。巨大的恐惧,带来本能里的高度共情,他们在逃生,观众也在逃逃生。在海陆空三个故事里,















...
显示全文
养生党们占据着电视和公号热点内容的不小比例;
自我实现者怀着意义感,创造最伟大的公司、名牌、作品、理论;
明星、名人轮番上着热搜,以最强大公关能力抢占人们的视野;
……
这是一个不惜一切强调着“生”的世界,对抗着个体的渺小和“消亡“
 
观看电影《敦刻尔克》的时候,首先唤起的是对自我覆灭的超级恐惧。
 
这种随时灰飞烟灭的紧迫是一种高悬头顶的悬念,在紧锣密鼓的滴答滴答的配乐中,驱赶着观者的神经。
 
这跟我看《权力的游戏》时,感到如此草菅人命的直接式暴力不一样,这种紧迫感是与电影中的求生意志同步的,它是不断勾引你的心理战术。一会上船,一会弃船,一会又要上船,一会又被炸……总是不得生还,总是气喘吁吁。
 
弗洛伊德说,在人类的心灵生活中,分别有两类本能对应有机体的消解和建构这样两个对立的过程,一个是生本能,一个是死本能。
 
这两种本能在生命体中有规则地混合存在着,生命或生活就在于表现出它们争斗和互动的过程。
 
战争这个放大器中,两者的冲突愈加尖锐。巨大的恐惧,带来本能里的高度共情,他们在逃生,观众也在逃逃生。在海陆空三个故事里,在电影在硝烟弥漫的大场面里,并没有拯救世界的孤胆英雄,只有平凡参与者的渺小挣扎,以及种种选择。
 
战争,象征着强大的客观力量,带着自身的逻辑和规则,把活生生的人,席卷进自己的时空里,个人只能在有限的选择和自由下,找寻活着的可能和意义,努力而又悲壮地把战争纳入成为自身生命的一部分。
 


战争是每个人一生的悲剧故事

影片中不断提到的一个词是“home“,一次是军官遥望英国的方向,一次是海平面上驶来各种颜色的小船来接士兵回家,军官热泪盈眶地说了home,一次是战士被救后,火车第二天早上开到了英国的乡村……Home,与其说是个国家,不如说是一个心理象征,是归属感和求生意志。
 
而影片也没有展示任何一个具体的德国士兵,对敌军甚至没有称呼为德国,只是叫做“enemy”。
 
对立的双方,是虚化的两个符号,它们到底是什么已经不太重要了,诺兰在接受采访说,这是一个关于求生的悬疑故事,我不熟悉战争,但是我知道每个人都想活着。
 
每个人都在心里书写活着的意义:
 
老船长说“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发动战争,然后叫你们年轻人去送死。”他义无反顾去救援,他理解战争的痛彻心扉之处,他丢失了自己的儿子,所以他对士兵不顾一切的救援像是完成对儿子的不能救援的补偿;
 
而战争在年轻的帮工眼中有另外的意义。他在老船长的船被海军征用出发救援的最后一刻,跳上船。他在学校里是一个问题孩子,他一直想得到荣誉,梦想着上战场当一次英雄。最后,他不幸在与救援上来的炮弹综合症的士兵搏斗中死去。他用死获得了英雄的称号,还没有机会感知生命的价值大于英雄主义。
 
更多年轻的士兵,为保护家园而来,他们有极强的荣誉感,然而在战场上看到死去同伴和敌人,也是具体活生生的有血有肉、也有父母妻儿的人,结果心理不堪重负,他们成群结队,一波波地逃生,而逃回国来又怀揣着无价值感,怕被当作没能打胜仗的逃兵,他们被吓坏了,谁都不知道他们心里承受的重量。
 
反战小说里,退伍士兵说“我不觉得战争使我变得比别人优秀。它不过是日复一日重复上演的悲剧。“
 
悲剧是无法拼合的破碎,参战时所谓的荣誉感,在血淋淋的、活生生的残酷中迅速幻灭,他们的价值观需要重建,谁来解释他们的失败?谁来整合他们心中的意义和价值感?
 
正如人生的任何一场灾难,苟活下来的人,都不得不悲壮地以自己的方式消化这场灾难,每个人都无法负荷,被恐惧驱赶到生命的绝境,也许余生都要与之为伴。
 

 
选择:用生命代价换来的生命感

当然,战争除了残酷,也是人性的体验场,在极端的绝境中,促成了人的价值选择。“Howmany roads does a man must walk, before we call him a man ?”答案正在炮火中,飘向年轻人。
 
青年人的成长和价值选择,一直是作为战争反思的视角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中比利从战场回到祖国,经历了荒谬的人和事,他痛苦地怀疑自己的价值,最终战场仿佛成了他的归属感,他回到了队友中间,回到了战场;《血战钢锯岭》中的少年誓死不拿枪上战场,遭到了重重嘲笑甚至是审判,当他凭借勇敢,终于赤手空拳在钢锯岭一夜之间冒死救下上百伤兵,他用信仰的力量证明了自己。
 
作家说“唯一能让人们铭记战争的办法,不是拍一部关于战争的电影,而是拍一部关于一个孩子的电影,讲述他的成长经历。”
 
没有“希望之少年”,不成为一部好的战争片。少年心灵的升华和强健,强调了生的意义,这是从战场上浴火而生的精神涅槃。“
 
同时,战争也在讲述着一种有限下的自由与高贵。
 
即使是在战场,人依然可以选择自由。这种自由是“will”,自由意志,在动物自保的本能之外,人还有人性,在它的熊熊火光下,人找到了生命最极致的力量。
 
救援的老船长和儿子打捞上来一个海里漂流的战士,他的潜艇被雨雷击中,他侥幸逃生。然而,得知这艘船正在驶往敦刻尔克救援,他强烈要求返回英国,在争执中,他失手打伤了船上的小帮工。
 
冷静下来后,他对冲动有悔意,关心地问那个年轻人的伤势,“他怎么样了?还好吧?”船长的儿子其实知道同伴已死,但是他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表示年轻人还好。在那个时候他不想再给被炮火伤害的士兵任何心理负担,他没有怪罪士兵伤害了自己的朋友,而是将一切归结为战争,给了他最大的保护和仁慈。
 
当上百条小船,驶出平静的英国海港,冲向炮火,有渔船、游艇、旅行船……他们花花绿绿,招摇过海,向着炮火的方向开行,最终将可以撤退的士兵从三万,增加到三十万,保护了国家的儿子;
 
飞行员在没有油的时候还在与敌军作战,他们选择不返航,一直搏斗到燃油烧尽,迫降在敌人的海滩,即使成为俘虏也战斗到最后一刻;
 
本可以撤离的将军,自愿选择留下来帮助盟军撤离;
 
很多平民,甚至盲人也积极加入到迎接撤退士兵的队伍,他们一遍遍说“well done!”安抚每个落败战士的羞愧;
……
 
许知远在采访诺兰时,问他,如果你在电影中当一个人物,你会是谁?
诺兰说,这部电影其实在说,每个人不在战争中,并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什么。
 
是的,人们可能会被压垮,却也可能在战争这个外在困境中,在注定的渺小与可以成就的伟大之间,会不惜以肉身的消亡来换取生命的意义感,成就自我的超越。
 
 
 
人人都在生命的困境里——求生

在走出电影院的一刹那,我有一阵恍惚,仿佛好像从平行时空穿越而来。这时,头顶上恰好飞过一架飞机,我下意识第一反应竟是敌军又来丢炸弹了……
 
那一刻,我知道,电影中激发的死亡恐惧在我心里留下了某种印记。重回现实的刹那,我的感受跟士兵们一觉醒来,发现火车外是英国乡村宁静的田野风光一样,感觉到了阳光的温暖和对一切如常的不适应。
 
有时候想,我们为什么要在和平年代看《敦刻尔克》类的战争片。我想,可能是它给了我们一个紧迫的、随时失去生命的仿真体验,当我们再重回自己的生命,于是,平淡如水的日常也有了新的意义。
 
电影让我们有机会面对死亡、绝境,这样的生命难题。
 
生活中的死亡太平静而缓慢,觉察不到,人们不是在医院里失去生命,就是压抑、对抗着它,然而正如文首提到的那样,我们费尽一切心机的是去保卫“生”,构建自我的完整,扩张着它的边界,抵抗着消亡。
 
可能,只有穿越到战争的极端环境中,才能直面死亡。
 
死,可能不是对立,而是互生,与生一样,构建着活着这个事实,给了“生”一个有限又无限的舞台。
 
曾经在节目中看到过远古人类的死亡观:
 
更像是一种物种之间的友谊和和谐。当他们走出洞穴要打死一头鹿作为晚餐的时候,他们会祈求神灵的指引,在什么方向上有一头鹿愿意献出生命,而因为虔诚,原始人也绝不多打,就在这个方向打死那头必经的鹿,感恩地收下它的肉,祭奠它的付出,维持自己种族的生命,也保留鹿群的繁衍。
 
这里,死并不神秘,是作为生生不息的循环的节点。只是在近代,我们才把死看成是自我的终结,是走向无意义与恐惧。
 
正是在抵抗、压抑、逃避着对自我对死亡的恐惧时,人们反而更多地在生活中,有了更为暴躁的脾气,也更加沉迷于暴力、毒品、自杀等的自杀式迷醉中。
 
佛教徒甚至一生都在做死亡的准备,对死是持敬重、不逃避的态度,因为接受了随时到来的无常,因而把死亡与不幸、消亡一样看成是生命的自然过程,因而活在合适的期待里。
 
而更多没有修通死亡的人,如果以上帝的视角来看,也都如海滩上等待被拯救的芸芸众生,在随时、也必将来到的终点面前,困惑、未知、期待……如何逃生,逃往哪里,如何接受,如何选择,这在谁的心底不都是在经历一场战争呢?
 
如果“我”以及“我的死”并没那么重要,那什么是更重要的?
 
在逃生和不逃生之间,我相信都是一种人生,然而,我希望我的选择里恐惧更少,希望更多……
 
 
 
作者:蘑菇姑姑,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深媒体人,公号“Miss蘑菇姑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敦刻尔克的更多影评

推荐敦刻尔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