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感想

巨型猛犸象罐头
2018-03-2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目前国内NT live还没有上映,7月份据说会在上海大剧院放。到时候,我想我还是会去再看一下中文版的。

本人的英语水平属于听演员说莎剧台词感觉上似乎熟词不少,然而实际上几段过后,发现自己完全处于懵逼状态的那种。有英文字幕的话,会更便于我理解,但是英文语段的感染力对于我个人而言依然不及中文带来的力度大。因此我觉得本人在非母语状态下依然能感受到这版剧的魅力,这版也称得上优秀了。

repo

关键词

浸没式舞台

舞台设计是比较新颖的Arena stage,或者说中心舞台or浸没式舞台,有一半的观众参与其中,充当罗马暴民,舞台不断升降变,演员位于中间表演。这种360度的舞台不同于传统舞台的相对平面化,属于不同角度效果不同,横看成岭侧成峰的类型。参与其中的观众是劳累而幸福的,然而NTlive的拍摄的难度较大。但所幸录制的完成度还是可以的。对于这种舞台设计,我个人特别喜欢,一来是真的耳目一新,二来是和Julius Caesar这出戏的主题非常契合,三来是在观众的簇拥下观感上感染力更强。

摇滚乐暖场

暖场和开场的流畅过渡很可爱,虽然个人觉得15分钟的暖场时间较之138分钟的总时长稍显冗长,但在观感上没毛病。另外,在中后段有一首只唱了四句歌词的歌很好听。

现代版莎剧

这个纯粹是个人爱好。最初刚接触舞台剧时由于先入为主的偏见觉得莎剧咋能不用古装呢,但实际情况是剧开始十分钟不到就完全被吸引到剧情中去了,觉得内核远比修饰重要。再后来就完全爱上现代版改编,导致看RSC的古装莎剧反而不习惯。现代版的好处是不受到时空的束缚,能联想的比较多。

演员表演

这版Julius Caesar的四位主演都非常之厉害,在被观众包围的舞台中完全hold住了全场。David Calder的Caesar戏份不算多,却扎实有气场,Morrissey的Antony面对民众的讲演感染力极强,猫姨是很专业的舞台剧演员,神采奕奕。小本老师的Brutus不多说,他是一向稳的。

////////////////////////////////////////////////////////////////////

(题外话:我一向觉得谈演员(正常演员)演技是一个很废话的伪命题,而且一般敢演舞台剧的其实都不差,起码合格线以上,否则演不好就等于公开处刑。通常意义下,我在这儿夸四位主演其实是没啥必要的。

(舞台剧演员的业务能力我觉得有几个标准:肢体台词功底、人物塑造能力、与其他演员及场景的协调能力。)

///////////////////////////////////////////////////////////////////这部剧真的挺好看,在保证了莎剧内核的同时,娱乐性和观赏性挺强。已经算是把这么耳熟能详的老剧本翻出了新花样。

几天后补充

这Brutus挺夏瑜的…

说一说BW版Brutus的性格吧。在这版中,Brutus心事重、相当正直而理想化的纯粹(当然也有一丝心机)、急躁而固执。Brutus这个人物刺杀凯撒是出于高度的理想还是个人的争权心理。在这版中我认为侧重于理想而私欲较少,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在Cassius撺掇之前,无论出于哪种缘由,Brutus对于凯撒这种潜在的独裁者已经有了很深的戒心及焦虑甚至有了除掉他的某种隐隐约约的想法。但正是Cassius的撺掇,使得Brutus真正决定付诸行动。为什么说Brutus夺权私欲少而理想主义重,先不管那些平整的直接的台词中透露的信息,而是有一个细节方面的处理:群众欢呼“让Brutus成为Caesar”时,Brutus本能似失态的喊出No,然后大嚷Countrymen来让群众安静下来,他甚至无措到无法将枪一次性准确放入口袋中。Brutus此时猛然察觉到群众的羊群心理,即主动期盼独。裁。者的存在(哪怕是自己上位),发现事情的进展已然出乎自己的设想,其个人高呼着坚守着的自由民主是不被民众需要的。这时候我觉得是Brutus的第二次心理崩溃。(第一次心理转变应该是在刺杀Caesar后,怔住、猛然射杀、呆立着想着什么,然后极其情绪化的高呼政治主张,企图来自我麻痹)。无论是countrymen,还是Mark Antony,都背叛了自己,Brutus是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背离自己的初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穷途末路,但他依然相信自己所作所为是正确的,哪怕失败也是一往无前。Brutus的演讲不长,相比之用政治家的口才自我粉饰刺杀行为,我更觉得他像是在疾呼着宣泄着自己的初衷和理想,所以面对群众的反应,他感到自己的理想被误解被无视,因此失态。Ben演出了一位理想主义的知识分子的天真稚嫩的真诚感,他有些情绪的迸发已经不太像是在“演”了。这是一版不够光辉不够稳重不够毒辣老成,也没啥一呼百应的领袖力,但是非常非常鲜活的Brutus。他拥有我们喜欢去褒赞的理想主义,领导了仅以自由这种理想为退路的不计后果的血腥而赤裸裸的刺杀行为,显而易见的急躁心事重和固执己见,但在他这种不讨喜的情绪化下,他又是爱战友和妻子的。这位Brutus不仅有以一贯之的整体个性,同时也有情绪的递进。正是有情绪的递进,我能感觉到一个人逐渐筋疲力尽,逐渐走向透支,,作为观众都能体会到“是啊,到极限了,穷途末路了”,这样一来Brutus的死就极有说服力。不知怎么,我突然很喜欢Brutus要求别人杀死自己这个设定,感觉一方面是自身的脆弱和疲倦,一方面像是替Caesar复仇,又有点像是不想孤独的自尽,经历了背叛,想在生命的最后借助别人,得到别人的陪伴和评定。Ben通过凸显Brutus的个人情绪和心理状态很成功的将这个人物从平平整整的台词中拽了出来,使之平易近人而有说服力。说实在的,Ben的Brutus不是我在读剧本时脑补Brutus,但是他成功的说服了我。一些台词,Brutus说自己很久没睡觉了,Portia说他整天急躁的走来走去,这些都很符合Ben所展现的Brutus的精神状态,而这些是我在读剧本时根本没有在意的。但是这些台词,一经演员说出,再看表演出来的形象,我突然觉得挺对的。几位老戏骨是戏剧化的铿锵。初看觉得Mark Antony 更出彩,那段演讲极有煽动性,但最终反复回味之下,还是Brutus塑造的更完整(毕竟算是男主角),更有生命力,让我觉得那就是这么一个人。猫姨的舞台表现力极好。意外的,Caesar戏份不多,但味道很对,卡尔德爷爷真的稳。

我看到短评里有人说本的发挥中规中矩,我是非常理解这个回答的。理解归理解,但我认为小本的发挥除却刺杀凯撒后的那一段我保留意见以及强硬感不够(这个其实不能算,因为谁也不知道Brutus是怎样的)外,实质上已经是很不错了。Brutus,一个脱离了古罗马背景的Brutus,一个没有古典舞台服装作支撑的Brutus,一个在改编中脱离了战士设定的Brutus,一个存在于现代感的不停变动的狭小舞台上的Brutus,会是怎样的一个Brutus呢?一个连莎翁本人都没有细究过,只是在自己的剧中当作历史中的棋子用的男主角,如此的面目模糊。真正容易出彩的角色都是莎翁从性格上细剖的角色,虽然我也不知道哈姆雷特的具体形容气质和年龄,但这个角色是有很多关键词可以抓的。而在有性格关键词的角色中,越有个性越极端的角色越容易出彩,就像奥赛罗中的伊阿古可能锋芒个性会盖过奥赛罗一样。可是,Brutus真的是太模糊了,或者说,在莎翁的笔下太平整了太周全了,没有什么凹陷处可以当作角色塑造的突破口。这是一个对演员本身挺不利的一个角色,本喵也只干了一件让我能够服气的事,他让这个人物不仅仅活在了说出口的表明觉得身份台词中,他把这个人物变成了一个人,而不只是穿着戏服唱唱台词走走过场给角色贴了一个角色名的架子,他在某种程度上抓住了内在的某种东西。

最后,小本的那种孩子气在他年近40岁的时候依然保留,(我总觉得在他某一两点情绪爆发的时候依然有一种天真年轻的稚气)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叹息。

分割线——————————————

2018年7月22日上海大剧院

冒着台风🌀,我和我的基友迟到了5分钟终于到了上海大剧院。

对于小本,我对他的认知是:一个表现力极佳的演员。我们还是不要用什么“演技”之类的词了,这种词太空泛太敷衍了。对于优秀的演员们,我倾向于不要分高下,而是认可各自的特色。我喜欢本卫肖之处有三:一是他的演绎过程中带有的那种生命力,那种从骨子流露出的情绪化的张力(就像有人评价他的哈姆雷特“原始”“颤抖”“流浪儿”,以及我个人认为他的哈姆雷特是那种个人表现力感染力好到让人忽略了他专业技巧上些微的不成熟的典型案例,当然我基友嫌弃他小王子演的太乖张了😂😂)和那种人情味儿。当然很多人大概会不喜欢(因为有时候稍稍的一丢丢神经质带给观众的观感不够舒适,此处严重批评criminal justice😂)二是他沉默不语面无表情时的某种忧郁萧索破碎疏离带点审度感的气质(当然他面无表情的时候也会有其他气质…)三是他还有进步或是说转变的空间,我一直想看到他身上那种intense的特质渐渐沉淀内敛平复下来后的状况,感觉会很有意思。不知道等Ben年龄见长后他自身的特质会变成什么呢?人都是会变的,我曾经挚爱的他身上的那种young Hamlet的那种野蛮尖锐又轻盈柔弱的神经质已经在他的身上淡了下来(也许也许如果角色需要他还是能够表现出…)他近几年的状态是在厚重世故感和轻盈非社会化之间取了一个中点。

分割线——————————————

莎士比亚环球剧院版(非RSC版)与NT版比较

关键词:氛围

莎环明亮而古朴,露天剧院,场地固定,莎剧演出仅限于古装。其剧院本身建筑特色就使得其具有某种浸没式含义,但这种浸没式依然是观众和表演者区别分明的,只是一部分观众可以近距离观看表演乃至互动。此外,当开场锣鼓一响,演员穿过人群上台,无需多加修饰,氛围骤然成形,将观众带入到某个时代。现场观看气氛愉悦轻松,演出热热闹闹,观众也没什么拘束感。

NT版由于全员现代装,舞台又是非常新式的移动舞台,开场摇滚了二十分钟,代入感不够强,在演出正式开始后有所好转。设计理念是浸没式,主创人员非常任性的企图让观众忘记自己的观众身份(我觉得本意上有这层意思)。实际上效果平平,观众反应不一。我觉得观众融入感最强的一段是在Antony演讲的时候,剩下嘛,就那样,观众正常观看。现场灯光暗淡,蓝色光线为主,冷雾弥漫,气氛偏紧张。

关键词:表演

我觉得一方面是两个版本本身的理念不同。莎环就是那种原汁原味的表演,它的目的是让观众体会整个剧院的氛围(莎翁时代剧场的氛围)它就是在“演”,演员们的目的也就是告诉观众自己在“演”,告诉观众这里进展到了哪个情节,无论是情节还是人物的交流,都更像是在划考点,点到即止。NT版近些年基本上都倾向于现代版改变,这版凯撒也不例外。NT的理念是:不管能不能真正翻出新花样,我们一定要玩新花样。里子能改多少不要紧,面子尽量多贴点新标签。NT版的确也在演,但是能明显感觉到它并没有向观众时时刻刻的show,它希望的是观众自觉的融入。演员的表演是相对自我化的,可以看的出有的演员从头至尾都沉浸在某个角色中,完全把观众blank out了,表演者们之间的情感交融和碰撞也处理的更好。

另一个方面,是演员的水平。不得不说的是,NT版的四位主演的水平综合来看要明显高于莎环版。我一直怀疑Ben是不是演的不够强势,直到我看到莎环版演Brutus的小哥哥…啊…这才是纯良的Brutus啊。如果演员的表演分两层次来看:一是肢体台词,二是人物塑造。那么莎环的小哥哥肢体台词只是勉强合格而已,肢体表达比较随意琐碎也比较僵硬单调(可能跟莎环的特色也有关,毕竟他要照顾到观众,场子太大,表演偏散也可以理解)小哥哥的表情管理也还差一点,显得细节处理的不够好,更不提他个人表演的节奏感了。我个人觉得这位小哥哥到Brutus和Cassius争吵的后半段才找到某种感觉。至于人物塑造,莎环应该就是想原汁原味的塑一个古罗马武将,但小哥哥自身的气场不够,人物性格也没通过表演方式凹出来(人物空洞)。在这点上,Ben得益于NT版对于Brutus的定位的精准。

关键词:改编

莎环版几乎没有变动。NTlive版的删掉了不少台词,把不重要的情节加快赶过,更加突出的是四位主角,导演的意图也更明白。

关键词:节奏

莎环版的节奏是平铺直叙型,一幕幕来的那种。NT版的后半段节奏处理的一气呵成,能明显感觉到其中有股驱动力。

关键词:笑点

这两版的笑点不太一样。我一直觉得观察一下不同的演员的笑点处理方式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NT版的笑点主要在Caesar和Brutus上,莎环的主要在配角上。NT版就连刺杀Caesar的那一段都充满了迷之笑点(本质上是一种人物无措时的尴尬和荒诞感)

关键词:古典和现代

莎环是原汁原味的古典版,无论是服装还是配乐,它无需考虑现代观众是否能充分理解,因为它本来就是那样。NT版则充满了主创人员竭尽心思的去除古典感的意图,但由于台词变不了,很多地方的切合度是明显不如莎环版。除却台词,还有一些场景比如杀了Caesar之后众人把手肘都浸在血中,这段放在古典中会带有一丝野蛮而崇高的意味,在现代场景中就显得十分荒唐可笑。(附一下我第一次看时对这段的感想,现在想法改变了“全篇我最不喜欢的是刺杀凯撒后布鲁图斯的表现。我可能没大看懂。我以为有两种解释:第一种是布鲁图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开始恍惚慌乱乃至失智,第二种解释是小本在这里情绪处理的有点断层,趋向极端。在第二种解释中仍有两种可能,一是舞台剧的剪切导致,二是真的情绪断层。除去小本的表现,这一段仍是有些别扭奇怪的。莎翁的台词中的端正崇高的对于死亡和刺杀的理解脱离了古罗马背景后显得浮夸虚伪和不可信”)那些台词在演员的口中说出显得荒唐可笑,甚至不可信。而主创人员也将计就计,那就荒唐可笑着吧,我们无须避讳,于是,在NT版中这段就颇具黑色幽默感,顺便Brutus的性格也开始有了递进感(毕竟呼喊众人来浸血的就是仿佛迷失在某种自我理想中或是瞬间被空虚感吞噬的此时呈现出某种慌乱的神经质状态的Brutus),这样逻辑便说的过去了。当然,另一些重要段落如刺杀Caesar和Brutus之死,现代感的改编完全消解了古典崇高感,十分可惜。此外,Cassius的性转消除了某种惺惺相惜的兄弟情谊也是有一点遗憾。不同改编都是有得有失的。NT版最大的特点是凝聚感很好(舞台设计以及表演)、简洁明快、节奏感强、细节优秀、主题明确。它未必多智慧,但是很聪明

分割线---------——————————

我…可能是literally无聊,在继前两个版本后,昨天晚上把皇莎版的裘力斯凯撒看了…这部戏在原生语境下的魅力的确难以忽略,再加上在场景方面较为细致还原(主要是开头元老院的那一段,很罗马)不得不说是很不错的版本。优点包括1.原生语境的特有优势下台词以及人物行为(如悲壮的撞刀自尽)的无违和感以及古罗马的血性和开阔感确是有所体现,布景也精致。2.在角色方面,原生环境下的Antony和Cassius味道对,而性格偏质朴老实,体格稍强壮的Brutus可能也更原版。3.Cassius和Brutus之间的情感处理的感人(那种我有一点想嗑cp的感人,可能是我太容易嗑上cp了吧…)

这版看完,我最喜欢的人物是Cassius,在极其有限的时长内,这角色塑造使我认同:一个有卑劣感却也重情义有血性的人物。

至于Brutus,这版演员其实已经处理的尽力了。这位演员很专业,台词很好。可能质朴老实的人儿很难成为一个极有亮点的人儿,但看他自尽我有一种悲哀感。

如果要看古装版,推荐RSC(皇莎)2017年出品的这一版,值得一看。

反观NTLive,塔桥版是一版改编的目的性很强的版本,各主角都有不同程度的OOC(毕竟现代版改编)我觉得OOC没有多大关系,关键是人物能否在OOC的状况下立的住。现在想来,我对于这一版最大的遗憾在于Cassius与Brutus之间的connection存在感不强,其主要原因在于Cassius的稍显模糊以及Brutus的过于自我执着沉迷于某种狂热之中导致与其他人的关系削弱。或者说这两人更像是现代政坛上的同僚关系。

Ben的Brutus是我看过的三版中(性格)最强势、最中二、最自我、最固执脑抽、最理想主义的一款,也是我最喜欢的一款。他身上的那种狂热和激情,那种到最后燃尽的感觉,真的也很符合我的理想主义。

最后我深切的觉得,在下从根本上很难真正与塔桥版所要表达的内容共鸣,毕竟那些事对于我们这个国家而言并不迫在眉睫,或者说我们很难真正的去做些什么,抑或是我们有更多与普通民生相关的事情都没有解决,更遑论这些问题??那些问题于很多人可能只是思想上的调味料。一个没有压在喉咙管上的问题,又谈何动容?谈何共鸣?只是不近人情罢了。大多数的人,就如同在下,我,一介草民,什么也不懂,什么也做不了。但是我看到那样一个并不那么堂皇的Brutus,那个会因自己无法把控全局因为一切超乎预想的而慌乱却依然勉强着推动自己前行的傻子,我想起了很多很多,这个国家,这个世界上发生的很多事,在这些事件中的很多人,然后又想起了自己的无用和冷漠,我并没有泪如雨下,只是有点想哭。

这篇影评分了好几次写完,之间有一定的时间跨度,不同时间感受不同,所以前后会有一点矛盾,但都是每个阶段的真心话。

2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裘力斯·恺撒的更多影评

推荐裘力斯·恺撒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